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八十二章 京兆尹

第四百八十二章 京兆尹

    
  
      “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徐少尹看着这位忽然闯进来的年轻人,面色一寒,“大胆”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,却被郑教授赶忙拉到一边。
  
      “郑教授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嘘……”郑教授看着愤怒的徐少尹,立刻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小声道:“他,他好像是唐宁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听到这个名字,徐少尹脸上的愤怒之色如冰雪般消融,立刻道:“当真?”
  
      郑教授确信道:“当真,有一场十六卫大比我去看了,在场上见过他,不会认错的!”
  
      这个人的面容他当然不会认错,也不敢认错,就是担心什么时候得罪了他,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  
      徐少尹心底一寒,看着唐宁,缩回脖子,说道:“唐,唐大人……,本,本官找平安县令,是有要事,你,你别乱来。”
  
      这京兆少尹居然和礼部侍郎刘风是一个德性,他长得这么好看,看起来像是会乱来的人吗?
  
      他张了张嘴,还没说话,京兆少尹便立刻道:“钟县令,本,本官和郑教授先告辞了,明年你们平安县的教化考核要是还不合格,京兆府衙便会上奏陛下,将你调离京县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看了唐宁一眼之后,就逃也似的快步离开。
  
      钟明礼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摇了摇头,他也只是听了些传闻,却不知自家姑爷在京师已经有了如此威名。
  
      他将京兆府的警告抛到脑后,看着唐宁问道:“你们这次过来,有什么事情?”
  
      “有件事要告诉岳父大人。”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你先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心理准备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钟意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忽而喜道:“小意有喜了?”
  
      “爹!”钟意脸色一红,瞪了他一眼,跺跺脚跑开了。
  
  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小意,是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,你岳母有喜了?”钟明礼脸色一变,喃喃道:“这不可能,明明每次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停!”唐宁伸手打断他的话,急忙道:“没有人有喜,这件事情和你有关,你先听我说完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这才放下心,说道:“什么事情,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缓了口气,才道:“你可能要升京兆尹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怔了怔,表情比刚才以为妻子怀孕还要震惊,他当初从永安县令升任平安县令,已经是连升三级了,这才过了不到两年,又从平安县令升京兆尹,这怎么可能,朝廷的官职又不是大白菜……
  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也没做什么啊,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政绩,教化考核还不合格来着……
  
      他刚想到这里,门外忽然传来尖细的嗓音:“陛下有旨,平安县令钟明礼,出来接旨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徐少尹和郑教授走出房门,心下才松了口气,脚步放缓。
  
      郑教授心中惴惴不安,说道:“我怎么忘了,平安县令是那唐宁的岳父,要是被他记恨上,麻烦可就大了!昨天实在是不该听刘侍郎的话,答应他为难钟县令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徐少尹心中虽然也有些慌,还是强自镇定道:“慌什么,慌什么,他只是兵部郎中,又不是京兆尹,鞭长莫及,管不到咱们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郑教授想了想,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这才放下了心,说道:“孙大人去了吏部,不知道下一任京兆尹会是谁,会不会是徐少尹,就算不是你,也千万别是康王的人,要不然我们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陛下会选谁。”徐少尹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先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两人刚刚走到院中,忽然从院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两名宦官在几名禁卫的拥簇下,快步走进来。
  
      两人看了看那宦官手中的东西,不由的一怔。
  
      一名宦官走到院内,高声道:“陛下有旨,平安县令钟明礼接旨!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匆匆的从堂内出来,看到那宦官手中的圣旨时,有一瞬间的失神,想到唐宁刚才的话,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。
  
      不过也只是瞬间,他就回过神来,跪倒在地,说道:“臣接旨!”
  
      徐少尹和郑教授也双双跪下,他们可以见皇帝不跪,但跪接圣旨可是礼制。
  
      那宦官铺开圣旨,念道:“敕曰:平安县令钟明礼,敦厚贤良,为政期间,勤政爱民,风评甚好,深得朕心……,着吏部从重议奖,任京兆尹,即日上任,钦哉。”
  
      什么都没有做,天上忽然掉下来一个京兆尹,钟明礼一时间心绪难平,缓缓的伸出手,说道:“臣领旨,谢陛下隆恩!”
  
      “京,京兆尹……”徐少尹缓缓的转过头,望着郑教授,牙齿打颤,问道:“我,我没有听错吧?”
  
      郑教授如丧考妣,抿了抿嘴唇,说道:“没,没有,是,是京兆尹。”
  
      平安县令忽然就连升三级,变成了京兆尹,也就是说,他们刚才吼了他们的顶头上司,还向他们的顶头上司问罪……
  
      徐少尹身体晃了晃,小声道:“郑大人,扶着我点,我头晕……”
  
      郑教授颤声道:“徐大人别抓我,我也晕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院内,那宦官将圣旨递给钟明礼,说道:“钟大人,陛下说了,让您接旨之后,即刻进宫,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咽了口唾沫,从这天降喜事中回过神来,伸手道:“公公请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请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等到院内已经没有人的时候,徐少尹缓缓的站起身,看着郑教授,问道:“你说,钟大人以后会不会报复我们?”
  
      郑教授抿了抿嘴唇,不太确信道:“应该,应该不会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御书房内。
  
      钟明礼走到殿内,拱手躬身,低头道:“臣平安县令钟明礼,参见陛下!”
  
      陈皇放下手中的奏章,走下来,说道:“从刚才开始,你已经是京兆尹了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怔了怔,拱手道:“臣,臣京兆尹钟明礼,谢陛下隆恩!”
  
  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知道朕为什么让你做京兆尹吗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抬起头,嘴唇动了动,说道:“臣,臣不知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人都说,杀人放火平安令,三世不俢京兆尹,意思是上辈子杀人放火,这辈子才会做平安县令,三辈子不修德行,今世才当京兆尹,你觉得呢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拱手道:“回陛下,臣不信前世之说,无论是平安令还是京兆尹,臣只凭良心,行分内之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朕起初还还在犹豫,这么做是否有些草率,毕竟本朝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。”陈皇看着他,说道:“现在朕觉得,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位置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躬身道:“臣惶恐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不必谦恭。”陈皇看了看他,说道:“朕相信你能胜任这个位置,不过,京兆尹的确不是那么好当的,你可向朕提一个要求,朕会酌情考虑的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想了想,说道:“臣斗胆,请陛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片刻后,陈皇看着他走出去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这个京兆尹,有些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一道人影从帷幕后走出来,说道:“希望他以后是一个好官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看着他,说道:“放心吧,能提出这个要求的,一般都不是什么坏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