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八十九章 平地惊雷

第四百八十九章 平地惊雷

    如意小郎君正文卷第四百八十九章平地惊雷?刑部大理寺御史台的官员忽然造访礼部,当场拿下礼部侍郎刘风以及膳部与主客部郎中,连礼部尚书唐淮都被惊动。
  
      唐淮看着一名大理寺官员,皱眉问道:“冯少卿,这到底是怎回事?”
  
      那官员看着他,说道:“唐大人,我们这也是奉命行事,具体事宜,请恕下官不能告知。”
  
  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看刘风三人,挥手道:“带走!”
  
      一名年轻御史走上来,说道:“为何没有祠部郎中?”
  
      礼部侍郎母亲大寿,作为下属的祠部郎中没理由不去,大理寺少卿想了想,说道:“兴许是漏了,去祠部问问。”
  
      对此他们不敢马虎,从陛下同时召见刑部,大理寺和御史台最高官员,便能看出陛下对此事的决心,被重点关照的礼部,自是一个人都不能漏掉。
  
      祠部。
  
      刘进看着大理寺少卿,连忙道:“那天本官身体有恙,没有前去刘侍郎府上贺寿,也没有送上什么贺礼,你们找我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大理寺少卿皱起眉头,问道:“当真?”
  
      刘进顿时急了,说道:“你让我说实话,我说了实话你又不信,你怎么和我家娘子一样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刑部郎中走上前,看着大理寺少卿,说道:“冯少卿,没有证据,我们也不能乱拿人,这是陛下特意叮嘱过的,刘郎中到底有没有问题,还是等查明了之后再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大理寺少卿想了想,看了刘进一眼,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看向身后众人,说道:“走!”
  
      刑部郎中稍稍落后,回头看着刘进,问道:“老刘,你和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关系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向你保证!”刘进拍了拍胸口,说道:“我要是有半句假话,我就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杨郎中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不用发誓了,我还不知道你,你和他没有关系就好。”
  
      刘进看了看他,神秘道:“老杨,你和我交个底,这次的事情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此事牵扯甚大,陛下十分重视,刘侍郎肯定是在劫难逃了。”杨郎中看着他,说道:“至于究竟是削官还是罢职,就看陛下的心情,再多我就不能和你透露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杨郎中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,你自己保重。”
  
      “慢走!”刘进对他招了招手,心中长松口气。
  
      老天爷终究是没有辜负他,这一刻,还是让他等到了。
  
      “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,不信抬头看,苍天……”他心中激动难耐,忍不住喃喃自语,回过头时,看到唐尚书正站在他的背后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刘进脸上的激动和高兴在下一瞬间就变的悲凄,叹息道:“苍,苍天啊,刘侍郎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淮看着他,问道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!”
  
      刘进连忙道:“回尚书大人,听刑部杨郎中的意思,怕是和刘侍郎母亲的六十大寿有关,具体的,他就没有再说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淮看了他一眼就匆匆离去,礼部遭逢巨变,他必须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
      遭逢巨变的,不止是礼部,包括御史台在内,工部,司农寺,国子监,都有官员在衙门内被直接带走,粗略估计,这次被带到大理寺的官员,有十数位之多。
  
      而一些小道消息,也逐渐的传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据说这次朝廷之所以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是因为礼部侍郎刘风家中的一份礼单不慎流出,落到陛下手中,陛下看了之后,大为震怒,严令刑部御史台和大理寺严查送礼官员,这才有了三衙的联合出动。
  
      送礼自然不是罪,自古以来,人与人之间,都有礼尚往来。
  
      但若是年俸不过百两的官员,随随便便送上一份贺礼就是几千两银子,这些钱的来路,就让人很值得怀疑了。
  
      礼部侍郎刘风已经被传到了大理寺,刘家的财产,也会被朝廷清算,至于刘侍郎到底有没有问题,还要算过了之后才知道。
  
      其他官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御史台官员,在膳部郎中的家中发现了来路不明的巨额财产,就连膳部郎中自己,都无法说明财产来源,众人便是不用脑子想知道,这不是受贿的赃款,就是贪污的库银,如此巨大的数额,膳部郎中的仕途,也要到此为止了。
  
      面临同样困境的,不止膳部郎中一个,御史台某监察御史,国子监某官员,都说不清家中巨额财产的来源,家中的银两珍奇,古玩珍宝,暂时收缴国库,而他们本人,也要经过大理寺的严格审查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,众人得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有十余人因此下狱,在搞清楚缘由之后,当夜去刘府贺寿的官员,无不吓得肝胆俱丧,谁能想到,不过是一次平常的送礼,居然送的自己仕途中断,或许还要面临牢狱之灾。
  
      端王一系官员人人自危,心中对于刘风的埋怨已经到了极致,费尽心思的送上贵重的礼物,不仅没有得到好处。到头来甚至连自己也送进去了,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?
  
      没有人知道,陛下究竟想查到什么程度,这十余人的下狱,到底是开始,还是结束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些人全都是参与刘府贺寿的人,不是拥簇端王,就是和端王一系关系暧昧者,若是陛下一查到底,对于端王,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  
      届时,端王在朝堂上的势力,近乎会被清扫一空,他再也没有和康王抗争的实力,两者的势力平衡被彻底打破,端王将成为这场夺嫡中的失败者。
  
      显然,康王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大好的机会,而对于端王和端王一系的官员来说,他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。
  
      唐家,议事厅中,人头济济,一片嘈杂。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,刘侍郎已经被抓进大理寺了,这可怎么办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听说这次是康王揭发的,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这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!”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,您想想办法啊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都闭嘴!”
  
      唐淮面色阴沉,看了众人一眼,堂内立刻变的鸦雀无声。
  
      “慌什么,天还没塌呢。”唐淮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殿下没有那么容易输,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走到堂外,沿着一侧的走廊,穿过两个月亮门,走到了西边的某处厢房。
  
      厢房门口,两名护卫见他过来,立刻躬身道:“老爷!”
  
      唐淮淡淡道:“开门。”
  
      其中一名护卫立刻从袖中取出钥匙,将房门打开。
  
      唐淮走进房间之内,望着坐在桌前的一名中年男子,平静道:“徐先生,别来无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