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二十章 警告

第五百二十章 警告

【ps:上章序号又乱掉了,顺延……】
  
  陈皇眉头皱起,看着唐宁,问道:“大理寺不是说,你已经查到一些线索了吗?”
  
  唐宁道:“线索太少,据此根本查不到凶手,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。”
  
  陈皇重新坐下来,说道:“既然如此,这件案子就交给大理寺去慢慢查,你尽早去骁骑营吧。”
  
  唐宁平静道:“臣遵旨。”
  
  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们下去吧,唐淮留下。”
  
  唐宁和武烈侯缓缓退出御书房,唐淮站在殿内,陈皇走下来,看着他,忽而问道:“韩冲的案子,是唐家在背后指使吧?”
  
  唐淮面色一变,立刻道:“陛下……”
  
  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要借此来对付唐宁,无非是多绕了几个弯,不要以为朕是瞎子,朕看得见。”
  
  唐淮面色再变,立刻跪倒在地,说道:“臣知罪!”
  
  陈皇看了看他,说道:“你们唐家的事情,朕不想管,但你也给朕收敛一些,唐宁朕有大用,若是再有下次,朕就不会顾及惠妃的面子了。”
  
  唐淮叩首道:“谢陛下!”
  
  陈皇看了他一眼,向殿外走去,唐淮正要起身,一道淡漠的声音就从前方传来。
  
  “跪着吧。”
  
  唐淮身体一颤,又老实的跪了回去,表情却轻松下来。
  
  虽然陈皇的态度冷漠,他也被罚跪,但对唐家来说,韩冲之死的事情,就可以这么轻易地揭过去,孰轻孰重,唐淮心中有数。
  
  死一个韩冲不算什么,短时间内,却是不能再对唐宁出手了。
  
  唐家好不容易重新得回圣眷,不能再出任何的波折。
  
  陈皇走出御书房外,一直沉默着的魏间开口问道:“陛下,去哪里?”
  
  “储慧……”陈皇刚刚开口,还未说完,想了想,又改口道:“去淑秀宫吧。”
  
  储慧宫是惠妃的寝宫,淑秀宫是淑妃的寝宫,魏间点了点头,说道:“老奴这就让人去通知淑妃娘娘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一言不发的从宫中走出来,走出宫门的时候,脚步逐渐放缓。
  
  陈皇的反应,和他预想的分毫不差,唐家杀韩冲可以揭过,武烈侯杀唐璟就必须死,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,向来都是不公平的。
  
  一个是如日中天的京师豪门,一个是没落到极点的破落侯府,在陈皇的心中,自然不会等同。
  
  这是他的平衡之术,也是他的行事准则。
  
  他有他的准则,唐宁也有唐宁的准则。
  
  如果陈皇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那干脆就将两只眼睛都闭上算了,毕竟真相对他来说,远没有另一些东西重要,既然如此,那知不知道真相,也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  
  武烈侯一瘸一拐的从宫内移出来,看着唐宁,说道:“唐将军,方不方便去侯府坐坐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侯爷请。”
  
  马车在武烈侯府停下,唐宁走下马车的时候,看到萧珏在侯府门前等着,看到他们两人时,怔了怔,问道:“韩大哥,你们怎么在一起?”
  
  武烈侯笑了笑,说道:“进去说吧。”
  
  走进武烈侯府,武烈侯目光便看向唐宁,说道:“唐大人有没有想过,你刚才的作为,已经算是欺君了。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查到,信不信由陛下。”
  
  武烈侯看了看他,说道:“我这一辈子,该经历的已经经历了,见过了太多的龌龊和肮脏,本没有什么好留恋的,今日见到唐将军,又忽然转变了想法……”
  
  萧珏诧异的看着他们,问道:“你们再说什么?”
  
  唐宁知道武烈侯已经心生死意,而他在死之前,还能做一些事情,唐淮肯定不知道,他刚才在御书房的时候,其实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  
  他看着武烈侯,问道:“侯爷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  
  武烈侯长舒口气,说道:“在京师待的越久,就越怀念战场上的那些日子,沙场是上不去了,或许在十六卫中,还能做些事情。”
  
  萧珏不计较他们忽略自己的事情,笑道:“这样好啊,韩大哥可以来我们左骁卫……”
  
  武烈侯挥了挥手,说道:“左骁卫有你们就够了,我以前在金羽卫待过一段时间,过几天就向陛下请旨,平日里能见见那些老兄弟也好。”
  
  萧珏摇了摇头,说道:“金羽卫有什么好的,除了开关城门就是巡街,没意思……”
  
  “不说这个了。”武烈侯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我府上还有一坛好酒,今天高兴,要不要一起尝尝?”
  
  “好啊!”萧珏点了点头,又道:“有酒没菜怎么行,我让人去天然居订一桌饭菜过来,今天我们喝个痛快!”
  
  ……
  
  虽然京师最受欢迎的酒就出自唐家,但唐宁却很少喝那种烈酒,也不常喝醉。
  
  相较而言,他喜欢喝甜一些的,度数不怎么高的果酒,喝到脑子开始有一些晕的时候,找唐夭夭运动运动,精疲力尽的躺在草地上时的感觉,简直是酣畅淋漓。
  
  萧珏就属于那种酒量不高胆量不小的,唐宁将他从武烈侯府搀扶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晕晕乎乎的不省人事了。
  
  即便是眼睛闭着,嘴里却还在不停地喊着:“痛快,再来!”
  
  这里距离陆家近一些,唐宁让人去陆家将陆雅叫出来,将萧珏交给她之后,才准备离开。
  
  武烈侯府的门被推开,武烈侯从中走出来,看着他,问道:“是不是觉得不公平?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权力面前,哪有什么公平可言?”
  
  “年纪轻轻,就能懂得这个道理,很不错。”武烈侯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过你不同,看的出来,陛下很看重你,怕是也存着扶持你,制衡唐家的心思,现在的你距离能和唐家正面抗衡,还差的很远,在这之前,只要你不犯大错,在这京师,没有人能动你。”
  
  唐宁笑了笑,陈皇想要扶持他制衡唐家,他早就知道了,但对他而言,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将唐家从京师彻底抹去,京师从此只剩一个唐家,或许干脆一个也不剩。
  
  这个期限是三年,现在只剩两年半了。
  
  唐宁看着武烈侯,说道:“有件事情,想请侯爷答应。”
  
  武烈侯看着他,说道:“说吧。”
  
  “唐家交给我吧。”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我知道侯爷和唐家不共戴天,但这件事情,我希望亲手去做。”
  
  武烈侯看了他许久,点头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  
  ……
  
  唐璟的案子,大理寺大概还要查很久,大概率上是要不了了之了。
  
  和这件案子相比,前些日子武烈侯之子的死,京中已经没有人提起,自然也没有人知道,丧子之后的武烈侯,向陛下请命,重入军伍,现任左金羽卫中郎将,负责京师东南两个区域的巡防。
  
  坊间所传,被百姓津津乐道的,永远都是一些更具传奇色彩的事情。
  
  比如平阳公主,两次出嫁,两次都没有嫁出去,而且想要娶她的人,下场一个比一个惨,这要是普通的民间女子,怕是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。
  
  不过,皇室显然不一样,只要皇帝赐婚,哪个臣子敢抗旨?如果下一位准驸马也出了什么事情,那么平阳公主克夫的事情,可就真的坐实了。
  
  对于这件事情,京师的百姓都在拭目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