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四十一张 猫腻

第五百四十一张 猫腻

殿内某处桌旁,一名官员望向前方,喃喃道:“陛下对小唐大人的恩宠,竟已经到了此等地步了,那可是只有皇室子弟才能坐的位置……”
  
  身旁的同僚抿了口酒,说道:“你要是有唐大人的本事,陛下也这么宠你。”
  
  那官员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自然是不可能的,本官能干好本职就行了,怎么可能像唐大人那样样样精通……”
  
  他目光望向前方,忍不住道:“还别说,小唐大人和公主坐在一起,看起来还挺般配的……”
  
  “是挺般配的。”另一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一个克夫命,一个扫把星,简直是绝配啊,如果他们凑到一起了,不知道是谁克谁?”
  
  “我觉得唐大人更厉害,他走了这么多衙门,也没有碰到一个敌手。”
  
  “公主也不是吃素的,克死了唐家大少爷,连楚国太子的皇位都克没了,我还是觉得公主更胜一筹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两人小声的八卦着,各执己见,但也只是将之当做是笑话来谈,毕竟唐宁就算再得圣眷,也已经有了三房妻妾,是怎么都不可能和公主走在一起的,皇室不可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,就算是陛下驾崩,新皇也不会同意,新皇同意,宗室也不会同意……
  
  他们两人要想光明正大的走在一起,除非陈国亡了。
  
  一人看了看坐在一起,般配至极,仿若金童玉女般的两人,悠悠的叹了口气,“可惜啊……”
  
  最前方的一处桌案前,唐宁夹了一块糕点,看着坐直身体,双手在下方紧紧抓着裙子的赵蔓,小声道:“你不用这么紧张,自然一点就可以,太紧张了别人反而会怀疑……”
  
  赵蔓同样夹起一块糕点,用极小的声音问道:“皇祖母会不会看出什么来了?”
  
  “你以为她火眼金睛啊。”唐宁端起酒杯,微笑的敬了她一杯酒,小声道:“别担心了,吃菜……”
  
  为了不影响到她,唐宁干脆不和她说话了,转头向一旁看了看,发现坐在他身边的是怀王。
  
  怀王今天晚上送的礼物虽然不是多么的出彩,但和康王和端王相比,则没有那么多的尴尬,此时正悠哉悠哉的吃着桌上的酒菜糕点。
  
  他抿了口酒,转头看向唐宁,问道:“本王脸上有东西吗,唐大人缘何一直看着本王?”
  
  “没有啊,殿下看错了吧……”唐宁端起酒杯,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。
  
  怀王没有继续追问,却也没有闭口,而是看着他,略有一丝好奇地问道:“本王很好奇,唐大人刚才所说的“换血”之法,真的对太后的病情有效用吗?”
  
  唐宁看了看他,问道:“殿下是在怀疑唐宁欺君了?”
  
  “自然不是。”怀王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本王只是对这些未曾听说的奇术好奇,之前本王曾经听说,有一种蛊虫,能够吸取人全身之血液,转换给另一人,倒是和唐大人说的换血差不多。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殿下也知道蛊虫?”
  
  怀王点了点头,说道:“传闻在南诏,有隐世之族,藏于深山中,懂得养蛊之奇术,又传闻梁人善蛊,只不过隐世之族踪迹难觅,梁国亡后,这蛊术也莫名其妙的失传,本王也只是在有些典籍中看过而已。”
  
  怀王懂的这些,已经出乎了唐宁的预料。
  
  他曾经详细的从老乞丐那里了解过,梁人善蛊的说法,其实有失偏颇,真正善蛊的,是梁国的某个教派,此教名为万蛊教,以族为教,万蛊教曾是梁国的国教,教中有不少人为梁国朝廷效力,因此才有梁人善蛊的说法。
  
  但其实,万蛊教的蛊术不传外族,在梁国,真正懂蛊术的人也不多。
  
  公孙影和苏媚的师父白锦,必然是这万蛊教的人。
  
  听了老乞丐的解释,唐宁以为他就是那蛊族中人,但却被他否认了,据他所说,他年轻之时,有一段时间对蛊术感兴趣,于是就去专门万蛊教将之学了回来。
  
  老乞丐说的轻描淡写,实际情况肯定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。
  
  后来唐宁无意中从苏媚那里听到过,她们万蛊教有两条教规,是每一名入教的弟子入教时必须铭记的。
  
  第一条是蛊术不可传给外人,违者要受万蛊噬心之苦。
  
  苏媚不是蛊族之人,严格来说,她的师父白锦也算是违抗了教令,但万蛊教现在存不存在还不知道,自然没有人来追究她这个问题。
  
  第二条教规就很有意思了,凡万蛊教弟子,不得施舍乞丐,哪怕是一粒米,一枚铜钱也不行。
  
  从这条教规就能看出,可能是有乞丐对他们万蛊教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,让那一代教主不惜将这一条写进教规里……
  
  怀王看着唐宁,问道:“唐大人也知道蛊术?”
  
  唐宁微微点头,说道:“略知一二,不过这换血之法可不同于蛊术,人的身体失血过多便会有生命危险,只要找到合适的血源补充,便能挽回性命……”
  
  怀王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但凡这种奇术,限制也都颇多,要不然皇室之中,怎么会只有义阳一个人符合,如果不是相信唐大人,本王差点以为你和义阳有什么恩怨呢。”
  
  “殿下此言差矣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算是我和义阳公主有什么恩怨,也不会通过这件事情来报复她,我不是这种小气的人。”
  
  怀王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可本王怎么听说,唐大人其实是喜欢斤斤计较,有怨必还,有仇必报的小心眼之人……”
  
  “谁说的!”唐宁重重的放下酒杯,说道:“毁谤朝廷命官是要问罪的,烦请殿下告诉我这是谁说的,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  
  怀王看着他,问道:“唐大人刚才不是还说不会斤斤计较吗?”
  
  唐宁沉声道:“这不是斤斤计较,这是原则问题!”
  
  ……
  
  虽说这次太后寿宴,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些麻烦,变成了太后的首席营养师兼健身教练,但也有些收获。
  
  如果今晚不来,他都不知道义阳公主会这么欺负赵蔓,以后她要是安安分分的还好,她要是不安分,就隔三差五的给她放放血,让她在家里好好休养补血,不要再出来祸害人了。
  
  宴席之后,他出了殿,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等小意她们出来。
  
  一道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,看着他,说道:“帮我带一句话给白锦。”
  
  唐宁吓了一跳,转头看着公孙影,怒道:“你有毛病啊,大晚上的躲在这种地方,有什么话你自己去和她说……”
  
  公孙影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若是能离开,又何必找你?”
  
  唐宁平复了一下心跳,没好气的说道:“她去江南了,这句话我带不了。”
  
  “什么!”公孙影闻言,面色大变,问道:“她去江南了!”
  
  唐宁看着她,诧异道:“她是去了江南又不是去死,你担心什么?”
  
  公孙影没有回答他,沉着脸低头离开。
  
  唐宁站在院子,看着她离去,表情若有所思。
  
  公孙影刚才的表情更多是震惊,显然不是在担心白锦,倒像是在担心她自己,说明她不想让白锦去江南。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,他一时还想不通。
  
  他又抬头望了一眼,公孙影已经不见了,殿门口处,钟意和唐夭夭从里面走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