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江南之变

第五百四十八章 江南之变

    影卫和利刃进山已经足足两天了,在决出胜负之前,不会有任何消息传出来。
  
      过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没有什么消息,让唐宁的心里开始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影卫毕竟是羽林卫的精锐,还身负毒蛊之术,如果利刃和他们面对面的硬拼,虽然依旧能赢,但也不会赢得轻松。
  
      如果利刃将他们当做真正的敌人,就会用尽所能,以付出最小的代价取胜为目的,借助伪装,地势,甚至是陷阱,将敌人一个个的拔除。
  
      毕竟利刃存在的目的不是要训练出一百名所向披靡的猛将,在真正的战场上,一百人能起到的作用很小,他们的训练方向,更偏向于一种“诡道”。
  
      从时间上来看,他们选择后一种方式的可能性很大。
  
      唐宁重新走进左骁卫的时候,营内的气氛显然不一样,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容,气氛一片欢腾。
  
      萧珏看到他,大步走过来,说道:“你来的正好,我正要让人去通知你,影卫和利刃从山里出来了,胜负已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问道:“谁赢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自然是我们赢了啊!”萧珏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影卫一百人已经被全部生擒,我们这边只损失了五人,还是猝不及防中了他们的毒术,我还以为陛下的亲卫有多么厉害,原来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利刃大队长走过来,走到唐宁身前,站定之后,大声说道:“启禀将军,任务已完成,请将军指示!”
  
      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但面对他们,他也不可能指责或是抱怨。
  
      唐宁有些心累的挥了挥手,说道:“大家都辛苦了,今日歇息一天,明天再继续训练吧。”
  
      赢就赢了,还赢得这么没悬念,难道一会儿让他告诉陈皇,你的亲卫都是一群战五渣,不如早点解散算了……
  
      他看了看陈舟,说道:“备马进宫。”
  
      利刃的训练十分刻苦,能有一日的休息,已是难得,得了这一日的空闲,所有人的精神都颇为振奋。
  
      但也有人除外。
  
      不小心中了影卫的毒术,被夺了腰牌的五人,羞愧的站在演武场上,低着头,没有脸面再看众人。
  
      名叫刘同的利刃队长看着他们,说道:“你们今天就别休息了,身为利刃成员,居然着了影卫的道,还有脸休息吗?”
  
      五人被罚在演武场继续训练,一名小队长看了看刘同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头儿,这次我们虽然赢了,可唐将军好像不太高兴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刘同撇了他一眼,问道:“出了这五个不争气的家伙,唐将军能高兴吗,我要是唐将军,我也不高兴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站在御书房门口,一名宦官进去通报陈皇。
  
      陈皇前两天就说了,只要两队分出胜负,就立刻将结果送来,因此他也没有耽搁,第一时间就备马进宫。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那宦官便走进来,说道:“唐大人,陛下让您进去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正在批阅奏章,唐宁走进去的时候,他抬头瞥了一眼,问道:“怎么样,是朕的影卫厉害,还是你的利刃厉害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拱手道:“陛下此言差矣,不管是影卫,还是利刃,都是陛下的兵,臣只是替陛下训练他们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纠正道:“不是有几分道理,这本就是事实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似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放下奏章,抬起头,看着他问道:“是不是影卫输了?”
  
      “陛下英明。”唐宁点头道:“此次比试,还是影卫略胜一筹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想了想,问道:“略胜一筹,这一筹具体是多少?”
  
      唐宁将一份折子递上去,说道:“详细的战况,都在这封折子里了。”
  
      魏间走下来,接过这封折子,呈递上去,陈皇揭开看了看之后,脸色有些不太自然。
  
      利刃以五人的代价,便将影卫的一百人全都擒获,这不是打他的脸吗?
  
      天子亲卫,也是他最得意的卫队,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,即便是如唐宁刚才所说,不管是影卫还是利刃,都属于他,但影卫在宫中当值,他心中自然更偏向于影卫一些。
  
      唐宁抬头看了看陈皇,拱手道:“陛下若是没有其他的吩咐,臣就先告退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现在心里肯定不爽,他再留在这里,未免有些看热闹的嫌疑。
  
      想到昨日在唐宁面前夸下的海口,陈皇也觉得有些脸热,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离开之后,陈皇脸色才沉下来,说道:“叫公孙影过来!”
  
      公孙影还未得知影卫和利刃的胜负,但走进大殿,看到陈皇的脸色,也大概猜出了什么事情,面色微变,直接跪倒在地,说道:“参见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将那封折子扔到她的面前,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  
      公孙影翻开折子,看了看之后,面色变的更加苍白,咬了咬牙,解释道:“陛下,影卫训练的时日尚短,等到他们真正的学会了蛊术,便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,陛下也亲眼所见,如今的羽林卫,根本不是影卫的对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皇心中自然清楚,影卫的实力已经超出了羽林卫,只是没想到他们和唐宁训练出来的人差距如此之大。
  
      他召公孙影过来,也无非是满腔怒气无法发泄,此人对他,还是有些作用的。
  
      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,刚刚坐下,便有一名小宦官走进来,快步走到前方,将一封密信放在桌上,说道:“陛下,江南密谍急报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眉梢挑了挑:“江南?”
  
      他的密谍遍布各州各府,平日里隐藏极深,没有什么大事,是不会向京师禀报的,更何况是急报。
  
      而江南又是朝廷赋税的仰仗之地,一旦有变,将会对朝局形成巨大的影响,他撕开密信,看完上面的内容时,猛地站起身,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听到“江南”的时候,公孙影便抬起了头,又见陈皇表情变化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拳头握紧,眼中浮现出一丝焦灼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出了皇宫之后,便径直回了家。
  
      好面子的陈皇要看的不是比试,他想看的是影卫的实力,早知道利刃那帮家伙都是死脑筋,他当初就说的再清楚一些了。
  
      哪怕结果还是利刃赢,但大家装的像一点,做成势均力敌的样子,使得结果没有这么悬殊,陈皇的心里也好受些。
  
      他的心里不好受了,就会想办法让别人不好受。
  
      陈皇的好面子和小心眼,唐宁是深有体会的,只是还不太确定,他的心眼有没有小到输了一场比赛就给他穿小鞋的程度。
  
      唐家后宅,赵蔓见他面有愁容,靠近他坐下,问道:“怎么了,吏部的事情很难吗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吏部,是你父皇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蔓眨了眨眼睛,诧异道:“父皇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唐宁将影卫和利刃的比试结果告诉赵蔓,她笑了笑,将头靠在唐宁的肩上,说道:“放心吧,父皇虽然的确小气了一点,但还没有小气到这种程度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姑爷,姑爷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晴儿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,说道:“姑爷,皇宫里来人了,说是皇帝要你马上进宫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