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五十三章 启程

第五百五十三章 启程

其实唐宁昨天晚上和唐夭夭睡在一起时,就这一桩乌龙婚事做了深入的讨论。
  
  此时不比现代,女子的名节至关重要,虽然可以和离,但到处都会遭人诟病,也很难再嫁出去,所以和他行过大礼的唐妖精,已经算是砸在他手里了。
  
  昨夜两人躺在一张床上,却没什么睡意,于是起床吃了夜宵,也都喝了点小酒,略带醉意的谈及此事,唐宁表示,大家都这么熟了,不如以后凑合凑合过得了,唐夭夭表示,虽然想要娶她的人连起来能绕京师一圈,但好女不二嫁,她这辈子也不会再嫁给别人了。
  
  不管是酒壮怂人胆还是酒后吐真言,两人就此事的观点已经达成了一致,也不知道唐夭夭醒来还记不记得这些。
  
  她睡着的时候,就没有了一点唐女侠干脆利落的样子,两条腿不夹着点什么东西似乎就睡不安稳,唐宁就是被那个被她夹着的东西,此刻则是睡的四仰八叉,毫无睡相……
  
  这与她睡醒的样子截然不同,她睡醒了还偷偷亲他,被他发现了竟然直接将他打晕,谎称他早上做噩梦……
  
  唐宁帮她盖好被子的时候,想起这件事情,不由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以报当日的一吻之仇。
  
  唐夭夭依旧没有醒来,唐宁看了看她,表情得意的扬长而去。
  
  不多时,秀儿端着热水从门外走进来,还未走进房间,便大声喊道:“小姐,太阳晒屁股了,起床了……”
  
  她踏进房间,看着抱着被子在床上兴奋的滚来滚去的唐夭夭,诧异道:“小姐,你的腿抽筋了吗?”
  
  唐夭夭从床上坐起来,秀儿看了看,见她没事了,这才打湿毛巾,递给她,说道:“姑爷中午就要启程了,小姐你快起床,我们一会儿还要去送姑爷呢。”
  
  唐夭夭接过毛巾,有些不舍的擦了擦脸,似是想到了什么,嘴角又不由的扬了起来。
  
  ……
  
  今日便是启程之期,一百名利刃成员扮作随从车夫之类,再加上御史中丞和他的两名长随,就是此次江南之行的所有人了。
  
  之所以还有御史中丞,是因为在考核地方官员的过程中,朝廷为了避免吏部一手遮天,特意安排御史台的人随行监督。
  
  这次江南道之行,御史台显然也非常重视,两位御史中丞,他们派了一位过来。
  
  御史中丞在御史台的地位,便相当于一部侍郎,是真正的二把手。
  
  唐宁在城门口处和她们告别,放下马车车帘,车队缓缓启动。
  
  城门口处,钟意双手合十,小声道:“菩萨保佑,保佑相公此行平平安安,无病无灾……”
  
  唐夭夭学着他的样子,合上手,小声嘀咕道:“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……,保佑他不要遇到什么危险,也不要遇到什么狐狸精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启程之前,唐宁知道他们这一行会遇到不少麻烦,却也没有想到,他们才刚刚启程不到一天,就遇到了第一个阻碍。
  
  御史中丞看着他,皱眉道:“为何要绕远路,往年都是自商州到邓州,再经隋州,安州,便可换成水路,直下江南,这一次为何要绕远?”
  
  唐宁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是吏部的安排。”
  
  他此次前往江南,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对地方官员的考核,而是江南之地的反贼,所选的道路,自然也不会是为了考课方便。
  
  御史中丞看着他,沉声道:“就算唐大人此次代表的是吏部,也不能太过独断专行吧,要不然,我御史台随行的意义何在?”
  
  御史台派不派人来,唐宁是无所谓的,只要他们不生事找事就好,可现在看来,这位御史中丞,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觉悟。
  
  他随手从马车上取过长剑,“锵”的一声拔出来。
  
  御史中丞面色大变,疾退几步,大声道:“唐大人,你要干什么?”
  
  “齐大人不要紧张。”唐宁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长剑,说道:“这是临行之前,陛下赠与本官的一把尚方宝剑,此剑下可杀乱民,上可斩奸臣……”
  
  他将这把剑递给御史中丞,说道:“齐大人觉得,此剑如何?”
  
  御史中丞下意识的接过宝剑,面色逐渐苍白。
  
  他之前可不知道,陛下对他竟然如此信任,此剑在手,做任何事情都有借口,就算是他在这荒郊野外的斩了他,回去编个理由,也能揭过此事。
  
  毕竟,陛下连尚方宝剑都交给他了,还会在乎区区一个御史中丞?
  
  他将剑重新递给唐宁,轻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本官身体有些不适,前往江南选何路线这种小事,就劳烦唐大人做主了……”
  
  唐宁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齐大人多多注意身体……”
  
  从京师到江南,就算是走水路,最快也要一月之久,毕竟他们并不是一路赶路,到了江南,每到一地,少则停留一天,多则数天,这一路上,要是这位御史中丞时不时的给他添些麻烦,他会被烦死。
  
  唐宁将尚方宝剑递给陈舟,陈舟将之又放了回去。
  
  这次出来,除了利刃的一百人之外,他还带上了陈舟,人多并没有什么用,主要是陈舟用起来得心应手,不会像他们那样给自己添麻烦。
  
  如果不是他们,非要把影卫赢的那么惨,说不定这次下江南的苦差事还轮不到他的头上。
  
  大婚没多久就背井离乡,个中心酸,只有自己知道,尤其是他和唐妖精已经商量好了,再醉上两次,说不定就可以再向前一步,或者两步,如今却生生的被打断……
  
  ……
  
  京师,唐财主坐在椅子上,将手中的算盘拨的噼里啪啦直响,唐夭夭从外面走进来,说道:“爹。”
  
  唐财主手中的算盘没停,头也不抬的开口:“说。”
  
  唐夭夭道:“我想去江南。”
  
  “恩。”唐财主应了一声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唐夭夭看着他,诧异道:“爹你同意了?”
  
  唐财主放下算盘,问道:“为什么不同意?”
  
  唐夭夭以为他刚才没有听清楚,重复道:“我要去江南。”
  
  “你爹的耳朵还好使。”唐财主站起身,说道:“正好,半个月之后,家里的商队要下江南一趟,你就跟着他们吧。”
  
  唐夭夭震惊的看着唐财主,走上前,摸了摸他的额头,又摸了摸自己的,诧异道:“不烫啊……”
  
  她本以为她想要下江南的想法,在这里会遭到强烈的反对,并且已经准备好了一哭二闹三上吊,实在不行就偷跑的计划,没想到连第一步都没有使出来,他居然就这么同意了。
  
  唐财主看着她,说道:“去江南归去江南,但是你要是见着了那小子,可不要觉得在外面就可以胡来……”
  
  唐夭夭拍了拍胸脯,说道:“不会的,我保证!”
  
  唐财主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在外面可不比京师,天高皇帝远的,就算你们真的做了什么,我们也不知道,我不知道,小意她们也不知道……”
  
  “爹你想哪里去了!”唐夭夭看着他,说道:“我就是担心他遇到危险,你也不是不知道,就他的三脚猫功夫,打几个蟊贼还行,遇到真正厉害的人,还得靠我……”
  
  看着她蹦蹦跳跳,兴高采烈的跑出去,唐财主长叹口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