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先下手为强

第五百五十五章 先下手为强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!
  
  那几位极具异域风情的女子,显然来自西域,而那一群粗犷的汉子,看他们身上的装扮,应该是来自草原无疑。
  
  江南商业繁荣,西域商人和草原商人不远万里来到江南做生意,用当地的奇珍异宝换取江南的特产,一趟便能发一比不小的横财。
  
  就连唐家在江南都有生意,而且规模还不小,其实直到现在,唐宁都不知道他的这位便宜岳父到底有多有钱。
  
  这也意味着虽然远在江南,他也不敢太浪,万一被唐妖精的眼线看到,他回去没法交差。
  
 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不是小意的闺蜜,而是堂堂正正的唐家三夫人。
  
  他们此时还没有进入江南道,但毕竟是吏部的京官,入住驿站之后,安州的地方官员听闻,纷纷前来拜见。
  
  之后就是地方官员做东,开一场洗尘宴,他们一路走来,这样的宴会没少参与。
  
  入乡随俗,这样的场合,唐宁也没有拒绝,京官到了地方,端的太高,不是一件好事。
  
  安州州城只是一个小城,既不繁华,也不富庶,城内最好的酒楼,看起来也有些残破,饭菜也不太合唐宁的口味,他对付了几口,便借故出了包厢,留下御史中丞应付场面。
  
  京师或是某些重要的城池,夜里会有宵禁,像安州这样的小城,则没有宵禁的必要,百姓们的夜生活反而要比京师热闹一些。
  
  楼下的大厅虽然没有客满,也坐的七七八八了。
  
  最引人注目的客人是一桌西域人,与众不同的长相,让他们比其他人更能吸引别人的注意。
  
  几名男人还好,其中的两位女子,身材高挑,面容姣好,是标准的西域美人,楼下一多半的男人,目光都时不时的瞥向她们。
  
  几人之中,还有一位汉人模样的男子,从他坐的位置来看,应该是这些人中地位最高的。
  
  这是唐宁所见的一种怪象,便像是小宛国一样,明明是西域国家,使臣却是汉人,这支西域商队,竟也是汉人首领。
  
  他们聊天之时,说的是西域话,唐宁一句都听不懂。
  
  倒是另外一桌草原人,大碗喝酒,大声说话的时候,唐宁偶尔能听懂那么一两句。
  
  这要得益于完颜嫣,当初唐宁教她汉话的时候,也从她那里学来了不少她们肃慎人的语言,虽然还不能和草原人交流,但将能听懂的词语串起来,也大概能明白他们说的什么意思。
  
  “大王子”,“三王子”,“四公主”是他们提及最多的词语之一,之所以没有二王子,是因为二王子已经死了。
  
  很显然,这些人都是完颜部的,他们所说的,也都是完颜部的事情,从他们那里,唐宁倒是听到了不少完颜嫣的消息。
  
  二王子死在楚国之后,他在草原上的势力被小蛮妞继承,大王子和三王子虽然一直想夺取她的实力壮大自己,但多次都以失败告终,完颜部大汗的继承人,已经正式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。
  
  当然,这只是针对他们三人而言,完颜部真正的统帅,还是他们的父亲,他手中掌握有完颜部绝大部分力量,这几年,一直在带领完颜部扩张……
  
  在唐宁离开京师之前,就听说草原上的局势发生了变化。
  
  当初陈楚结盟,一国暗中资助术虎部,一国暗中扶持夹谷部,与完颜部形成抗衡之势,以为能彻底遏制住完颜部扩张的脚步。
  
  他们的目的的确是达到了,但谁也没想到,只用了短短两年,完颜部便将这两部进一步的压制,三部抗衡的局面,已经有了被打破的趋势。
  
  也难怪陈皇对于江南的事情这么重视,单单的江南之乱,对陈国来说不算什么,但若是北边也出了问题,朝廷便无暇他顾,南北夹击之下,陈国的形势立刻就会变得严峻起来。
  
  虽说他的灵魂来自于另一个世界,但他毕竟在陈国生活,家人朋友也都在陈国,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。
  
  那些草原人接下来说的话,唐宁就不怎么能听懂了,他也没有继续听,转身回了包厢。
  
  只不过,她们聊天过程中,时而夹杂一两句蹩脚的汉话,让他不由的想起了完颜嫣,昔日的小蛮妞变成了如今的女大汗,唐宁总有一种谜一样的预感,预感两人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……
  
  ……
  
  车队在安州停留了一日便再次启程,两日之后,便到了鄂州地界。
  
  鄂州虽然距离他们此行的目的地还很远,但已经确实属于江南西道,吏部的吏员进了鄂州,便有差事要忙了。
  
  唐宁早前看过江南诸州的信息,鄂州相比于一路之上路过的其他州府,已经算是十分富饶了,州内还出产铜矿,按照惯例,这应该是吏部重点关注的州府。
  
  不过,唐宁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,江南官员的考课向来就是那么一回事,就算有什么猫腻,他也不打算深究,更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  
  鄂州的地方官员早已在城外迎接,鄂州刺史亲自迎上前,拱手道:“几位大人远道而来,鄂州刺史携鄂州官员,在此恭候……”
  
  御史中丞笑着走上前,说道:“于大人客气了,进城说吧。”
  
  鄂州刺史看着他,诧异道:“这次来江南的居然是齐大人,我们有许久不见了吧……”
  
  鄂州刺史和御史中丞显然认识,一路之上习惯了低头哈腰的御史中丞此次终于挺直了身板,看向唐宁的目光颇有一种警告的意味。
  
  唐宁对此并不在意,他并不打算在鄂州久留,最多两日便会再次启程。
  
  毕竟鄂州的官员考课可以耽搁,谋逆造反的事情却一刻都不能耽搁。
  
  当然,是在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情况下。
  
  一行人进了州城,便被安排在驿站。
  
  驿站之内,唐宁在自己的房内休息,另一处僻静的厢房,鄂州刺史看着御史中丞,疑惑道:“这次来的怎么是齐兄,御史台也太小题大做了,莫非是有什么变故不成?”
  
  “于兄猜的不错。”御史中丞看着他,面色肃然,说道:“此次考课江南的人选,不同以往,一变再变,一定是陛下对江南生出了什么心思,不得不防……”
  
  鄂州刺史看着他,狐疑道:“难道此次吏部派出的人选有什么猫腻……”
  
  “此人不好对付。”御史中丞阴着脸道:“这一路上,连本官都被他死死的压制,他怕是真的想在江南搅出什么乱子来。”
  
  “想要在江南搅出乱子的人还少吗?”鄂州刺史看着他,撇了撇嘴,阴恻恻的说道:“既然他居心不良,我们不妨先下手为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