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六十八章 罢相

第五百六十八章 罢相

    金殿之上,即便是陈皇已经离开,依然沉寂在一片死寂之中。
  
      上到丞相,下到六部小官,甚至连殿中侍奉的小宦官,都跪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,陛下刚才的雷霆震怒,虽然不会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,但整个朝堂,却也震上了几震。
  
      冯相假意请辞,陛下居然没有反对,而是顺势而为,真的允许他辞官归乡,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,至今也还难以置信的。
  
      但想到好像还回荡在殿上,陛下刚才的那一番话,又似乎觉得这一切都顺理成章。
  
      国库一年的税银不过千万两,鄂州一个江南小州,便藏了半个国库,那江南西道呢,整个江南呢?
  
      他们不敢想象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江南官员,居然胆大妄为到肆意谋害前往江南调查的京官,更是触及到了朝廷的底线。
  
      而他们之所以这么狂妄,正是因为江南出了太多的大官,正是因为江南一派是朝堂上的中流砥柱,现在,这棵柱子倒了。
  
      陛下既然已经罢免了冯相,就不会就此罢手,吏科给事中,某位监察御史,刚才站出来逼迫陛下退让的江南官员,怕是一个都跑不了。
  
      金殿之上,百官跪在地上,人心惶惶,冯相跪在最前方,像是被抽了脊梁一样,整个身体都躬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不少官员在心中暗自叹息,冯相为国操劳一生,终究还是没有落得一个圆满的结局,他因江南而起,又因江南所累,一世英名就此葬送……
  
      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另一边,却意识到王相今日并未上朝,冯相被废,王相就是众人唯一的主心骨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百官被罚跪金殿之时,京师之外,一处河边的垂柳之下,老者坐在一方矮凳之上,悠闲的看着水面,即便是鱼竿前方剧烈的抖动,也稳如泰山的坐着。
  
      一位小姑娘跑过来,摇着他的胳膊,说道:“爷爷别睡了,鱼儿上钩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爷爷没睡。”这位当朝左相笑着摇了摇头,将鱼竿提起来,鱼钩上空空如也。
  
      小姑娘懊恼道:“鱼儿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道:“这里的鱼儿聪明着呢,它们连人都能钓,想钓它们可不容易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小姑娘看着她,皱眉道:“爷爷老糊涂了,鱼怎么能钓人呢?”
  
      王相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还小,等你长大了就知道,鱼也是能钓人的,谁是鱼,谁是人,也不容易看清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到鱼也能变成人,小姑娘看了看河水,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,急忙扭头跑开。
  
      几丈远的河边另一处,赵圆收回鱼竿,鱼钩上挂着一条巴掌大小的小鱼,他看着小姑娘,问道:“王家妹妹,你来看我钓鱼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陪爷爷钓鱼,谁让你跟来的……”小姑娘娇哼一声,说道:“你去让你的张家姐姐,白家妹妹看你钓鱼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圆无辜道:“我就喜欢让你看。”
  
      小姑娘双手叉腰道:“你还说长大后要娶她们!”
  
      赵圆道:“可我也说要娶你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小姑娘气恼道:“只能选一个!”
  
      赵圆脸上露出颓败之色,重新将鱼钩扔回水里,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先生已经有三位师娘了,父皇也有好多妃子,听说有这么多女子喜欢先生,是因为先生是状元,而父皇有那么多妃子,是因为他是皇帝,想娶谁就娶谁。
  
      赵圆认真的想了想,觉得让他考状元,还不如让他去死,相比而言,好像做皇帝还简单一点……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扔下钓竿,向皇宫的方向跑去。
  
      小姑娘看着他带着护卫离开,怔了怔之后,大喊道:“你去哪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此时,皇宫之中,陆续有官员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官员们面色各不相同,相同的是他们走出来的时候,都是一瘸一拐的,像是文武百官全都患了腿疾一般,引得从宫门口走过的行人驻足观看。
  
      钟明礼并没有去京兆府衙,而是一瘸一拐的回了家,陈玉贤等人早就等在门口,远远的见他走过来,急忙走上前,担忧的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,难道陛下连你也罚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宁儿没事,我也没事。”钟明礼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进去说。”
  
      片刻后,府内,陈玉贤看着他,难以置信道:“你说陛下罢免了宰相,让所有人在朝堂上跪了半个时辰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止是宰相,十余名江南籍官员都被罢免,永不录用。”钟明礼回想起早朝上的情形,还有些心惊,说道:“江南贪腐成风,仅鄂州一地,宁儿就追回了五百万两银子,江南官员竟然还在朝堂上苦苦相逼,陛下雷霆震怒,今日在朝堂之上,将文武百官都狠狠的训斥了一番。”
  
      钟意苏如这才放下了心,陈玉贤还是有些不安,问道:“他们不会再闹吧?”
  
      “连冯相都被罢免了,他们还闹什么闹?”钟明礼摇了摇头,说道:“江南一党这次元气大伤,怕是许久都无法恢复,这可是五百万两银子,谁还敢再闹,除非他们连命也不要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财主站在一旁,挑了挑眉,问道:“五百万两很多吗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瞥了他一眼,长舒口气,说道:“无论如何,这次的事情总算过去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早说让你别担心了。”唐财主看了看他,说道:“你自己的姑爷自己都不了解,他干什么事情吃亏过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御书房。
  
      陈皇坐在上方,说道:“赐座。”
  
      几位尚书以及朝中重臣跪了半个时辰,此刻站在这里都艰难,听闻此言,立刻拱手道:“谢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有小宦官搬来椅子,几人纷纷落座。
  
      众人坐定之后,陈皇望向一名老者,说道:“冯相辞官告老,右相的位置,就暂时由周爱卿接替吧。”
  
      吏部周尚书年事已高,年纪比冯相还要大上几岁,近两年身体每况日下,已有辞官之意,天子在这个时候将右相的重任交给他,自然不是让他重新扛起朝堂。
  
      这其实是一种殊荣,这些对朝廷有过重大贡献的老臣,在致仕之前,会有一定程度的加封,他们不掌实权,在任也只有短短的数月,最长不过一年,却也是官宦生涯的一种圆满。
  
      即便是百年之后,墓碑上多刻一句“官至当朝右相”,也比吏部尚书要好听。
  
      周尚书扶着椅子站起来,拱手躬身,说道:“老臣谢陛下恩典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又道:“御史大夫。”
  
      御史大夫精神一振,说道:“臣在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道:“鄂州一事,朕命御史台与大理寺严查,限你们三日之内,给朕一个交代!”
  
      御史大夫肃然道:“臣遵旨。”
  
      监察御史在鄂州遇害,就算是陈皇不说,御史台也不会就此罢休,更何况,这次御史中丞让御史台在陛下和百官面前丢尽了脸面,他还要想办法捡回来。
  
      陈皇又做了一番安排,才再次看向众人,问道:“你们还有何事要奏?”
  
      户部尚书钱硕想到一事,站起身,说道:“陛下,国库今年没有多余进项,关于唐大人从鄂州追回的那五百万两银子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皇挑了挑眉,说道:“银子的事情不重要。”
  
      钱硕怔了怔,说道:“陛下,五百万两已是国库税银收入的一半,有了这五百万两,国库……”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陈皇一拍桌子站起来,指着他,怒道:“你还知道五百万两银子是国库税银的一半,你这个户部尚书是怎么当的,江南的税银又是怎么收的,朕刚才在金殿上是给你面子,别以为朕对你们户部很满意……,你倒是提醒了朕,从现在起,你们户部的大小官员,集体罚俸半年!”
  
      钱硕一脸的愕然加无辜,喃喃道:“陛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皇大声道:“还敢狡辩,那就罚俸一年!”
  
      钱硕看着他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老实的闭上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