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三夫人!

第五百八十九章 三夫人!

苏府下人看着中年男子,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千真万确,都是我刚才躲在门外听到的。”
  
  他面色苍白,说道:“假的,都是假的!根本没有什么刺杀,也没有人犯,这是有人故意要害我们苏家,他们还说,要每天来苏家搜查一遍,还要用龙袍凤冠来栽赃苏家谋反……”
  
  中年男子放开他的衣领,怔怔的退后几步,面色陡然苍白下来。
  
  苏家作为江南第一大族,这么多年屹立不倒,连地方官府都要给他们三分薄面的原因在于,官府会和苏家讲道理。
  
  他们不会用这种栽赃陷害的招数来对付像苏家这样的超级家族——虽然苏家这些年没有少用这样的招数来对付别人,虽然他正准备用比这更激烈的方法去对付那唐宁。
  
  可他们还没有出手,对方居然先下手为强,比他的办法更加狠毒,出手便是死手。
  
  苏家到底是民不是官,自古民不与官斗,尤其是在官府不讲道理的时候,他们是怎么都斗不过的。
  
  刘同带人从苏家走出来,对站在院内的两人拱了拱手,说道:“对不起啊,看来人犯真的不在苏家……”
  
  说完便回头看着数十名利刃成员,说道:“弟兄们,走吧。”
  
  “且慢。”刘同走了两步,便被苏哲叫住。
  
  刘同回过头,问道:“还有事?”
  
  苏哲走上前,笑问道:“敢问昨夜驿站遇刺的是哪位大人,伤的重不重?”
  
  刘同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那贼子行刺的是左骁卫中郎将、吏部代侍郎唐大人,不过他没有得逞,如果你们知道那人犯的消息,要立刻禀报官府啊……”
  
  “一定一定。”苏哲拱了拱手,说道:“诸位慢走。”
  
  刘同带着利刃成员,大张旗鼓的进来,又大摇大摆的离开,只留苏府一地狼藉。
  
  中年男子拳头紧握,看着苏哲,咬牙道:“大哥,那唐宁如此阴险狡诈,他是官,如果真要硬来的话,岂不是要置苏府于死地?”
  
  苏哲没有说话,转身走进身后的房间,看着凌乱的房间,地上摔碎的茶盏,许久才开口道:“告诉黔王世子,就说他的提议,苏家同意了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萧府。
  
  一名青年看着黔王世子,犹豫道:“世子,苏家不接受我们的拉拢,如果他们告知官府……”
  
  黔王世子挥了挥手,说道:“苏哲是老狐狸,他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  
  那青年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叹了口气,说道:“苏家是江南第一大族,若能争取到他们,必将成为我们起事的一大助力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  
  他话音落下,有一名下人走进来,抬头说道:“世子,苏家派人来了……”
  
  黔王世子站起身,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“难道他们想通了?”
  
  苏府管家走到厅内,对黔王世子拱手躬身,说道:“见过世子。”
  
  “免礼免礼。”黔王世子亲自迎上来,说道:“苏管家来我萧府,有何事情?”
  
  苏府管家道:“小人奉家主之命,带一句话给世子。”
  
  黔王世子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话?”
  
  苏府管家道:“家主说,世子的提议,苏家同意了。”
  
  “好!”黔王世子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苏家主果然慧眼……”
  
  他一脸笑容的看着苏府管家,说道:“你们放心,只要你们真心助我,本世子一定不会亏待你们苏家!”
  
  苏府管家看着他,又道:“家主希望世子能答应苏家一个条件……”
  
  黔王世子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  
  苏府管家抬起头,说道:“家主希望,世子起事之后,能够将吏部代侍郎唐宁交给苏家处置。”
  
  “你说那唐宁?”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:“就算苏家主不说,本世子也不会放过他,待我们捉住他之后,交给苏家处置便可。”
  
  那管家拱手道:“那小人就回府禀报家主了。”
  
  目送着苏府管家离开,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苏哲果然是个聪明人,有苏家相助,我们便如虎添翼……”
  
  他身旁之人立刻拱手道:“恭喜世子……”
  
  几人走回去的时候,另一边,一道身影缓缓走出府门。
  
  一人望向那边,诧异道:“这么晚了,苏姑娘去哪里?”
  
  另一人道:“苏姑娘好像最近都是晚上出去,早上才回来……”
  
  黔王世子面色阴沉,却只是望了一眼就收回视线。
  
  对他而言,复国是头等大事,在这个紧要时机,任何事情,都不能让他分神。
  
  待到此事过去,一些该处理的事情和人,再处理也不迟……
  
  ……
  
  夜已深,驿站之内,唐宁的房间依然亮着灯火。
  
 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份资料,是他让润州刺史送过来的。
  
  润州是江南的经济中心,朝廷自然也会牢牢把控地方官员,不会让他们和江南豪族同流合污。
  
  除此之外,朝廷对于控制江南,还有一些别的手段。
  
  他也是刚才才知道,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,便是朝廷扶持起来,和江南豪族分庭抗礼的。
  
  这份资料上罗列的,都是苏家的一些罪证,这上面涉及到的罪名很多,资本的积累,离不开肮脏与血腥,像苏家这样的大族,屁股底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。
  
  当然,只要苏家没有犯什么大错,朝廷也不会因为这些去难为江南第一大族。
  
  朝堂之上的,真正身家干净的人不多,只要他们站队正确,这些小错,都算不了什么。
  
  但一旦站队错误,这些小错,就有可能将他们推向深渊,万劫不复。
  
  这上面还有白家家主的一份信笺,提醒他小心苏家,信上说,他和苏家家主谈及吏部代侍郎唐宁的时候,苏哲曾经说过要好好“照顾照顾”他。
  
  以唐宁和唐家的关系,这个“照顾”,自然不会是关照的意思,想来应该是在他来江南之前,唐家就特别叮嘱过他们了。
  
  唐宁不愿意平白的受人照顾,所以他决定和苏家互相关照。
  
  他将这些资料收起来,准备休息的时候,才发现苏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,睡得正香。
  
  她的失眠症不是由于外在原因导致的,而是心病,也不知道孙神医有没有办法,可惜他云游四海,踪迹难觅,目前只能先继续下去……
  
  好在这里是江南,要是让唐夭夭知道苏狐狸晚上和他同睡一张床,即便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也是他想象不到的修罗场……
  
  唐宁重新抱了一床被子,在她旁边和衣而睡,心头莫名其妙涌起的一种不安感,却让他一时间难以入眠。
  
  ……
  
  清晨,润州驿站。
  
  天色未亮,陈舟习惯性的第一个起床,洗漱之后,来到院子里练习鞭法。
  
  他虽然使得是刀,但没有人知道,他最擅长的,其实是鞭法。
  
  他只是抖了抖手腕,耳边便传来一声裂帛般的声响,地面泥土飞溅,被鞭首击出一个浅坑。
  
  青砖尚且如此,这一鞭落在人身上,便是一个血洞,打在致命处,必死无疑。
  
  他正欲甩第二鞭的时候,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。
  
  陈舟收起鞭子,走到门口,打开大门,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子,表情先是一怔,揉了揉眼睛,再次望过去的时候,震惊道:“三,三夫人!”
  手机站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