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九十六章 撕破脸皮

第五百九十六章 撕破脸皮

黔王世子果然是干大事的人,对于合作伙伴无比的真诚与信任,第一次登门,就将自己的诚意表示了出来。
  
  江南东道有足足十五州,一个一个的跑太麻烦,黔王世子自报势力之后,公孙影就可以实施精准打击了。
  
  白家是朝廷授意地方官府扶持起来的,目的便是和三大家族分一杯羹,为了方便行事,这条线平日里埋的很深,非关键时刻不会动用。
  
  仅凭白家家主这精湛的演技,就知道他是干大事的人,唐宁放下茶杯,站起身,说道:“黔王世子要是有什么异动,随时汇报。”
  
  白家家主拱手道:“是,白家会盯紧萧府的。”
  
  在公孙影那边完事之前,唐宁暂且不好对黔王世子出手,他要的不仅仅是抓住这次反叛的罪魁祸首,还不能让江南乱掉,江南任何一地乱掉,想要重新平定,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  
  在这之前,不如认真的看黔王世子和苏家表演。
  
  送唐宁从白家后门离开的时候,白家家主想到一事,望着他,问道:“大人,沈家和宋家那里,黔王世子一定会去拉拢的,要不要提醒提醒他们?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想了想,问道:“王相和冯相都是三朝元老,冯相的资历,比王相还要老上一些,白家主知不知道,为什么如今王相依旧是王相,冯相却落得晚节不保的下场……”
  
  白家家主怔了怔,摇头道:“白某不知。”
  
  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因为王相从来不多管闲事……”
  
  白家家主再次愣住,许久才反应过来,抬头看了唐宁一眼,拱手道:“白某明白了。”
  
  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走了。”
  
  白家家主躬身道:“恭送大人。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曾经也想过拉拢三大家族来对抗黔王世子,但当他摸清了黔王世子的底牌之后,就改变了想法。
  
  这就是像是斗地主,当你发现了对方的底牌不过如此,他走的每一步都在你的预料之中时,谁不想着在赢之前,多放几个炸?
  
  三大家族这些年的吃相越来越难看,得找个理由,让他们吐出来一点。
  
  江南大局已定,希望陈皇那里也能靠谱一些,不要让西域和草原趁虚而入。
  
  三年之约如今只剩下两年,这两年里,他只想安安生生的……
  
  白家之内,白家家主回到堂内坐下,没多久,便有白家下人送上来一份帖子。
  
  这是一份邀请他今晚赴宴的帖子。
  
  帖子是萧府送来的,宴请的除了白家之外,还有苏家、沈家、宋家,这样一来,四大家族便算是聚齐了。
  
  看到宋家和沈家的名字,想到唐宁刚才似有深意的话,白家家主放下帖子,长舒了口气,喃喃道:“这是钓鱼啊……”
  
  萧府。
  
  黔王世子坐在厅内,一名萧家下人走进来,躬身道:“回世子,四大家族都回了消息,今夜必到。”
  
  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:“好……”
  
  拉拢四大家族,是他早就定下的计划,四大家族在江南影响极大,有了四大家族,他想要在江南起事,可以免掉许多阻碍。
  
  白家是他去的最后一家,也是最容易的一家。
  
  拉拢沈家和宋家时,一开始其实遭到了拒绝,他用了一些手段,威逼利诱之下,才拿下沈宋两家,白家家主显然要比他们两个更有眼力,他在白家并没有费多大的周折。
  
  如今四大家族已经尽归他手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今夜之后,润州的部署便已完毕,只需传讯各州,配合他起事,江南东道,就会彻底落入他的手中。
  
  江南各州,大都是易攻难守,拿下了江南东道,掌控整个江南之日,还会远吗?
  
  起事前的准备即将完成,他松了口气之余,终于有时间去处理另一些事情。
  
  他看向那萧府下人,问道:“苏媚在府上吗?”
  
  那下人道:“这两日好像没见姑娘出府。”
  
  “呵,腻了吗?”黔王世子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站起身,说道:“走,去看看。”
  
  萧府,幽静的院落。
  
  江南的气候向来不错,今日更是碧空如洗,惠风和畅。
  
  院中青葱翠绿,偶有花朵点缀,香气袭人,苏媚一个人在院子里荡着秋千,目光望着前方,眼神却有些游离。
  
  她比这景色更美,却被这景色排斥在外。
  
  从门口传来的脚步声,打破了静谧,黔王世子走到院中,看到坐在秋千上的人影,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眼中的欲望难以掩饰。
  
  在这个女人面前,大多数男人都无法克制住心中那原始的欲望。
  
  黔王世子深吸口气,走上前,笑问道:“姑娘今日颇有兴致。”
  
  他伸出手,想要推那秋千一把,苏媚却已经从秋千上下来,退后一步,微微行礼道:“见过世子。”
  
  黔王世子目中浮现出一丝阴翳,收回了伸出去的手,下一刻,脸上便再次露出笑容,说道:“如今大事将成,待到我们彻底掌控江南,进入黔地之日,便是复国之时,到时候,本世子说过的话,依然有效……”
  
  苏媚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看着他,问道:“世子说过什么话,苏媚忘了……”
  
  “姑娘忘了,本世子可没有忘。”黔王世子看着她,说道:“待到复国成功,本世子登基为帝之时,便会许姑娘一个贵妃之位,这句话,本世子是不会忘的。”
  
  一个月前,他的确是这么想的。但如今,他想要得到的,只是这位天下第一美人而已。
  
  残花败柳,如何能当的起贵妃之位?
  
  “世子的心意,苏媚心领了。”苏媚看着他,摇头道:“只是苏媚作为万蛊教弟子,另有使命在身,这贵妃之位,还是留给其他人吧……”
  
  “若是姑娘担心万古教,则全然不必……”黔王世子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万古教众,也是我梁国子民,到时候,他们难道敢抗旨不尊?”
  
  “世子误会了。”苏媚看着他,嫣然一笑,说道:“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原因,是因为苏媚已经心有所属,自然不可能成为世子的贵妃……”
  
  黔王世子再也不愿意装出儒雅的样子,阴沉着脸看着她,说道:“苏媚,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!”
  
  苏媚同样笑看着他,问道:“谁不是呢?”
  
  黔王世子看着她,许久,不怒反笑,说道:“本世子想要的东西,就一定会得到的,若是得不到,我不介意毁了她……”
  
  他看了苏媚一眼,转身走出去。
  
  走到门口时,前方传来脚步声。
  
  黔王世子抬头望了一眼走过来的白锦,冷声道:“白供奉,你教的好徒弟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