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零八章 一笑万金

第六百零八章 一笑万金

“好啊。”苏媚对于这个建议没有任何异议,浅浅的一笑,说道:“只要你能说服她,我怎么都行……”
  
  苏狐狸真是个妖精,她有比唐夭夭还高的武功,能力不输李天澜,比小意还多才多艺,却比小如还要听话,撒起娇来连赵嘤嘤也要甘拜下风……
  
  她身上几乎综合了所有人的优点,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漂亮了,回京之后,不知会有多少人将他当成具有夺妻之恨的生死大敌。
  
  不过从此以后,她的失眠之症便不用再担心了,家里的事情,唐宁也可以放心的交给她。
  
  小意虽然是大妇,但她其实不善持家,志趣也不在此,小如能管得了一个小店铺,管不了一个大家族,平日里也很辛苦,一个唐氏唐夭夭都有些顾不过来,家里就更不能指望她了。
  
  相比而言,苏媚连天然居都能打理的井井有条,有她在家里,唐宁便可以彻底的放心。
  
  她们两个去钱庄了,唐宁打算回房睡一觉。
  
  昨天晚上折腾的太久了,他需要好好休息休息,养精蓄锐。
  
  此时,州城之内,唐氏钱庄。
  
  唐氏也是润州的商户之一,却不是润州本地家族,江南的商团十分排外,外来的商户想要在江南做大做强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
  唐氏在润州的生意,能做到此等规模,已经十分不易。
  
  此时,唐氏钱庄门口,已经排了数十人的队伍。
  
  “前面的好了没有?”
  
  “你们倒是快点啊,这么多人等着呢!”
  
  “急什么急,赶着投胎啊!”
  
  ……
  
  这些人不是润州乡绅,便是富商豪族,个个面色焦急,探头望向前方,大声催促。
  
  这次萧家造反,他们也被牵连,为了自保,才不得已的捐出半数家财,可朝廷只要真金白银,有哪个商人会把家产的一半换成银子放在家里?
  
  他们搬空了家里的库房,又东拼西凑了不少,也凑不齐这些银两,只能另想他法。
  
  朝廷不要店铺,他们只能将店铺卖了,换成银子,但润州大部分乡绅豪族都自身难保,自家的店铺尚且卖不掉,哪里有银子买他们的?
  
  就在他们焦头烂额,不知如何解决的时候,唐氏商行挺身而出,解了众人的燃眉之急。
  
  唐氏愿意买下他们的店铺,不过不是用银子,而是银票。
  
  没有人能拿得出那么多的银子,但对润州的乡绅来说,不管是银子还是银票,只要官府同意,对他们来说,没有什么区别。
  
  最后能不能兑现这些银票,是唐氏的事情,与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  
  从官方确认了消息之后,众人一大早就来唐氏钱庄排好了队,等着抵押店铺。
  
  钱庄之内。
  
  一名管事看着对面那位富态的中年男子,说道:“张员外,张家的这几间铺子,抵不了五十万两的……”
  
  那中年男子道:“不止店铺,铺子里的东西,也统统都给你们了,怎么就抵不了五十万两?”
  
  那管事摇了摇头,说道:“张家若是狮子大开口,这笔生意可就没法谈了。”
  
  中年男子咬咬牙,说道:“四十五万两,不能再少了!”
  
  “四十!”唐夭夭看完了张家的几张店契,将之拍在桌子上,说道:“这几间铺子的位置本就不好,货物也都是陈年旧货,四十万两已经算多的了,不同意就换下一个……”
  
  那管事看到唐夭夭,急忙躬了躬身,说道:“大小姐。”
  
  中年男子面色变了变,自家的店铺和货物,他自己自然估算过,价值最多不过四十万两,本想在唐氏这里多讨些银子,却没想到这年轻女子眼光如此毒辣,一眼就看穿了他的。
  
  中年男子面色再变,装出肉疼的表情,说道:“四十万两就四十万两,若不是急需用钱,我是绝对不会如此贱卖的……”
  
  苏媚站在唐夭夭身旁,对他嫣然一笑,说道:“既然你觉得四十万两是贱卖了,那三十万两如何?”
  
  那中年男子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,失神了一瞬之后,连连点头,说道:“好,好,姑娘说三十万两,就三十万两……”
  
  那管事看着张员外,双目圆睁,宛如在看一个疯子。
  
  直到对方在契约上按下手印,那管事看着他傻笑着离开,转头看向苏媚时,忍不住倒吸口气。
  
  人都说美人一笑值千金,一笑千金算什么,他今日见到了一笑万金,笑一笑便为唐家省了十万两银子,今日要是她站在这里和那些乡绅谈判,那得省下多少钱啊!
  
  唐夭夭没好气的看了那管事一眼,说道:“看什么看,叫下一个!”
  
  那管事立刻回过神,回头道:“下一个!”
  
  唐夭夭暗中瞥了瞥苏媚,心中有些不服气。
  
  她摆出事实,那奸商才露出痛心至极的表情,让出了五万两,凭什么别人笑一笑,他就开开心心的降了十万两?
  
  这时,那管事已经和下一人商量好了价格,说道:“王家的玉器铺,包括三十六件顶级玉器,值十五万五千五百两……”
  
  “慢着。”唐夭夭上前一步,看着那人,脸上露出笑容,问道:“你觉得,十万两如何?”
  
  那人面色一变,看着唐夭夭,问道:“姑娘是在和我开玩笑吗?”
  
  似乎是怕这位大小姐生气,他想了想,脸上露出肉痛之色,说道:“最多抹掉五百两的零头,十五万五千两,不能再少了……”
  
  别人一笑十万两,她笑一笑就值五百两,唐夭夭黑着脸,一巴掌拍在桌上,怒道:“十五万五千五百两就十五万五千五百两,为什么要抹,你家不缺这五百两吗,那干脆多抹点,十五万两算了……”
  
  那人看了看苏媚,暗中吞咽了一口口水,咬牙道:“看在这位姑娘的面子上,十五万两便十五万两吧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唐夭夭拳头紧握,胸口开始起伏的时候,苏媚急忙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下一个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今天听钱庄的掌柜说,因为苏媚的原因,为唐家至少省下了百万两银子,这还只是第一天,若是她每天都去,至少能为家里节省数百万两银子。
  
  唐宁对此丝毫不怀疑,她的容貌本就是万里挑一,又偏偏是天生媚骨,还修炼了媚术,一颦一笑都魅惑十足,足以掰直弯男,掰弯直女,普通人哪顶得住她的回眸一笑?
  
  奇怪的是,明明省了银子,唐妖精却好像有些不高兴。
  
  唐宁走到床边,看着她,问道:“怎么了,谁惹你不高兴了?”
  
  唐夭夭坐在床边,抬头看着她,问道:“我是不是哪里都比不上苏媚?”
  
  “谁说的?”唐宁没有任何犹豫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和她相比,你也有长处。”
  
  唐夭夭看着他,期待道:“什么长处?”
  
  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你比她腿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