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你骗我……

第六百二十二章 你骗我……

人是情感动物,很多时候思维由情感主导,也往往会被一时的情感冲昏了头脑。
  
  唐宁认为萧珏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,他需要先冷静冷静,如果他冷静下来之后,还觉得他应该去草原上建功立业,那么他可能需要冷静第二次。
  
  三番两次之后,如果他的想法还没有改变,唐宁就不会劝他了,因为那时候,没有人能劝得了他。
  
  萧珏冷静了一刻钟的功夫,唐宁才重新推门而入,看到萧珏躺在地上,喘着粗气。
  
  陆雅伸出手指指着他,愤怒的问道:“说,你还想不想去草原?”
  
  萧珏吸了吸鼻子,说道:“想。”
  
  陆雅将他拎起来,拽着他的耳朵,看向唐宁,说道:“我带他回去,让萧老劝劝他。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好劝劝。”
  
  陆雅和萧珏离开之后,唐宁才重新坐下来,轻叹口气。
  
  萧珏的性子他了解,他是那种认定了的事情,九头牛都拽不回来的。
  
  他看起来玩世不恭,放荡不羁,但对某些事情,却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  
  若是没有什么大的意外,萧家也只能辉煌萧老公爷这一代了。
  
  陈皇的恩赐,只能让他止步于左骁卫中郎将,要想再往前一步,将萧家的辉煌延续一代,还要靠拿得出手的战功。
  
  作为萧家子弟,他想要用他的肩膀,撑起整个萧家。
  
  但萧老公爷和陆雅会不会那么想,就不一定了。
  
  萧府。
  
  萧老公爷站起身,看着萧珏,面色不怒自威,大声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!”
  
  萧珏抬起头,坚定的说道:“我要去北边,我要立战功,我要当将军。”
  
  “反了天了你!”萧老公爷指着他,大怒道:“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赶快和雅儿成婚,生一个大胖小子,延续我萧家的香火,你想去草原,去草原干什么,就凭你这两下子,去草原送死吗?”
  
  他看着萧珏,说道:“你再说一句去草原,家法伺候!”
  
  萧珏抬起头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,要,去,草,原。”
  
  “混账!”
  
  萧老公爷一巴掌拍在桌上,怒道:“请家法!”
  
  将门家教森严,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家法,萧家的家法就是吊起来用鞭子抽,萧老公爷亲自动手,手中的长鞭不留情的抽在萧珏的背上,他却紧咬牙关,一声也不吭。
  
  几十鞭子过后,萧老公爷似乎是抽的累了,扔下鞭子,挥了挥手,说道:“带他下去,老夫不想看到他。”
  
  萧珏被两名下人扶下去,陆雅看着萧老公爷,说道:“萧老您放心,我会好好劝劝他的……”
  
  萧老公爷摆摆手,说道:“去吧去吧,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我就不掺和了。”
  
  陆雅转身快步离开,萧老公爷走到桌前,缓缓坐下,脸上的怒容不再,露出一丝欣慰之色,喃喃道:“臭小子,长大了啊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萧府,萧珏房中。
  
  萧珏趴在床上,陆雅坐在床边,正要脱下他的衣服,萧珏猛地翻身,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  
  陆雅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帮你上药。”
  
  萧珏从她手里躲过药瓶,说道:“我,我自己来……”
  
  陆雅双手环抱,说道:“我看你自己怎么来。”
  
  萧福站在床边,笑呵呵的看着萧珏,说道:“少爷,要不我帮来帮您?”
  
  萧珏看了看萧福,又看了看陆雅,想了想之后,将药瓶重新递给她,说道:“你来。”
  
  他看着萧福,说道:“你出去。”
  
  萧福有些遗憾的退出去,将房门关上,陆雅撕开萧珏的上衣,将药粉敷上去。
  
  萧珏倒吸口凉气,说道:“嘶,你轻点,疼……”
  
  陆雅看着他背上的几条血印,心疼道:“萧老怎么下这么重的手……”
  
  萧珏面容扭曲,龇牙咧嘴的说道:“别看我爹老了,他下手黑着呢!”
  
  “谁让你惹他生气了?”陆雅看着他,说道:“你要是不去草原,萧老怎么会家法伺候?”
  
  萧珏道:“你爹说了,只有我当上了将军,才能娶你啊,不当将军,怎么娶你?”
  
  “中郎将就不是将军了?”陆雅皱眉道:“我回去和我爹说说,让他再降低一点标准,就算他不同意,我也有办法……”
  
  萧珏诧异道:“什么办法?”
  
  陆雅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你就别管了。”
  
  萧珏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算是你爹同意,我也要去,萧家不能败在我的手上,我可丢不起这个人……”
  
  陆雅看着他,想了想,说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  
  “你一个姑娘家,去草原干什么?”萧珏从床上坐起来,看了看天色,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快点回去吧,一会儿又该宵禁了。”
  
  陆雅重新将他按倒在床上,说道:“还有两道伤口没有上药。”
  
  “这两道我够得着,一会儿自己上。”萧珏想起唐宁说过的话,开口道:“你回去吧,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不成体统,你是女子,要在乎名节……”
  
  陆雅怔了怔,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,怒道:“姓萧的,你是说我不知廉耻?”
  
  萧珏疼得身体一颤,却还是急忙解释道:“我可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
  
  “你就是这个意思!”陆雅胸口起伏,显然已经火冒三丈,他看着萧珏,咬牙道:“姓萧的,你说我不知廉耻,今天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叫不知廉耻!”
  
  刺啦!
  
  他抓住萧珏的裤子,用力一扯,便直接将他的裤子撕成碎片。
  
  萧珏大惊,捂着屁股,也顾不得背上的疼痛,将自己裹在被子里,大惊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  
  “干什么?”陆雅走到门口,关上房门,重新走回来,踢掉鞋子,说道:“你马上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……”
  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  
  “你别过来……”
  
  “疼,疼,你轻点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房间之内,很快就只剩萧珏的惨叫声。
  
  唐宁第二天起的很早,昨天晚上是在唐夭夭房里休息的,真正做到了一觉睡到天亮,睡醒之后,神清气爽,而不是腰酸背痛。
  
  以他现在的官职,每天都需要上早朝,但他才刚回京不久,陈皇给他放了个长假,他还可以在家休息很久。
  
  吏部有方鸿和右侍郎在,他不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,倒是左骁卫中,有些事情需要他处理。
  
  不止是萧珏,京中的不少将门子弟都看准了这个机会,想要去西域或者草原立战功,唐宁需要知会兵部,将他们从左骁卫中调往别处。
  
  他刚刚走到门口,便看到了从前方走来的萧珏。
  
  萧珏脚步虚浮,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上前,看着他,凄然道:“你骗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