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二十六章 得罪

第六百二十六章 得罪

安阳郡主虽然平日里看起来稳重大方,但作为她的闺中密友,唐水十分清楚,她的小性子要是上来了,也没有那么容易下去。
  
  她看着安阳郡主,劝慰道:“算了吧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  
  “若是别人也就算了,小蔓的事情是我告诉他的,唐夫人那次,也是我帮了他,我对他有恩,他居然恩将仇报……”安阳郡主冷哼一声,说道:“本郡主受不了这个委屈……”
  
  唐水见此,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你自己小心些,注意分寸……”
  
  安阳郡主不满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到底站哪边?”
  
  唐水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谁也不站。”
  
  安阳郡主气恼道:“我们十几年的友情,比不上你认识两年的表弟,还不是亲的!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已经打定主意,和别的女子保持距离,安阳郡主对他有恩,日后她要是有什么别的地方需要他帮助,唐宁义不容辞,但这种不太重要的无聊场合,推了也就推了。
  
  这次的事情过后,安阳郡主应该已经对他心生不满,决定和他慢慢疏远了吧?
  
  今天是他入职工部的最后一天,闲来无事,唐宁带着她们出来走走,散散步透透气。
  
  晴儿和秀儿几个丫鬟拿了几个风筝在放,秀儿她们的风筝已经上天了,晴儿的还没有放起来。
  
  晴儿小跑过来,说道:“姑爷,帮人家举一下风筝……”
  
  秀儿一个人就可以将风筝放起来,晴儿却需要让人举着,自己牵着线小跑,唐宁已经坐在草场上了,懒得起来,说道:“你去让秀儿教教你,风筝不用举也能放起来的……”
  
  “秀儿不教我,我讨厌她……”晴儿嘟着嘴,撒娇道:“姑爷举不举嘛……”
  
  唐宁看着走过来的钟意,说道:“你们家小姐过来了,你让她帮你举一下。”
  
  钟意缓步走过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晴儿拿着风筝,说道:“姑爷不……”
  
  她一句话还未说完,就被跳起来的唐宁捂住了嘴巴。
  
  唐宁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小孩子不要乱说话,姑爷帮你举就是了……”
  
  唐宁帮她举着风筝,晴儿的风筝也没有放起来,无奈之下,唐宁只好自己帮她放。
  
  风筝飞到足够高的位置,唐宁正要将线轮交给她,天上的风筝忽然变了轨迹,向着某个方向窜了一段距离之后,一头扎了下来。
  
  晴儿有些苦恼的指着另一边,说道:“姑爷,我们的线和她们的缠在一起了!”
  
  唐宁看着手握着风筝线从他身旁走过的安阳郡主,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,明明看到他们在放风筝,还从旁边走过来,不仅唐宁的风筝掉下来,她们的风筝也掉了。
  
  他自然不能和安阳郡主计较这种事情,主动笑了笑,说道:“郡主今日也过来放风筝……”
  
  “我们很熟吗?”安阳郡主瞥了他一眼,望向身旁的唐水,问道:“这个人看起来有些脸熟,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,水儿你见过他吗?”
  
  通过安阳郡主,唐宁明白了一个道理,女人果然不能招惹,哪怕她的脾气看起来很好。
  
  安阳郡主以一种同归于尽的方式,缠了唐宁的风筝,就走过去和钟意苏如说话了。
  
  唐水留在原地,看着唐宁,说道:“安阳这次真的生气了,她可是很记仇的,你最好给她道个歉。”
  
  唐宁发现他错了,他还是不了解女人,他以为安阳郡主会因为那天的话疏远他,想不到她反而和他杠上了。
  
  挑了一个空闲的功夫,唐宁走到落单的安阳郡主身边,歉意道:“郡主,真是抱歉,那天我说的话,其实不是你想的意思,我一直以来都拿郡主当朋友的。”
  
  安阳郡主看着他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不敢当不敢当,你是吏部侍郎,左骁卫右将军,小女子怎么能和唐大人朋友相称……”
  
  安阳郡主的小心眼还在他预料之上,即便是唐宁是公认的斤斤计较,也没有她这么小气。
  
  他干笑一声,说道:“郡主说笑了,郡主身份尊贵,是唐宁高攀了。”
  
  安阳郡主冷笑道:“那天你可不是那么说的,你连我的宴会都不愿意参与,还说我们是朋友?”
  
  “那是因为……”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唐宁已是有妇之夫,理应与其他女子保持距离,因此不敢与郡主走的太近,也不会坏了郡主的清誉……”
  
  安阳郡主闻言,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下,问道:“仅仅是因为这个?”
  
  唐宁拱手道:“千真万确。”
  
  安阳郡主也不愿因为这件事情和唐宁闹得太僵,顺着他的话便下了台阶,调笑道:“你是怕惹人非议,还是怕和本郡主走的太近,会情不自禁?”
  
  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郡主过虑了,唐某的大夫人才华横溢,二夫人温柔贤淑,三夫人武艺高强,四夫人容姿无双,除了我家夫人之外,这天下女子,便再也入不了我的眼了……”
  
  安阳郡主脸上的笑容僵住,咬牙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本郡主没有你家大夫人才华横溢,没有你家二夫人温柔贤淑,没有你家三夫人武艺高强,没有你家四夫人容姿无双……,和她们相比,本郡主就一无是处?”
  
  唐宁表情怔住,解释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  
  “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!”安阳郡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看向一旁的晴儿,问道:“你说,你家姑爷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晴儿看着她,小声说道:“可是郡主就是没有小姐有才华,没有小如姐姐温柔,没有夭夭姐姐厉害,没有苏媚姐姐漂亮……”
  
  “——”
  
  安阳郡主看了晴儿一眼,一声不吭的走了,晴儿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这才看着唐宁,问道:“姑爷,我是不是不该那么说?”
  
  唐宁看着一脸无辜的晴儿,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这丫头,净说大实话……”
  
  晴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从地上捡起风筝,递给他,说道:“姑爷再帮我举一下……”
  
  唐宁还在想着要不要给安阳郡主送点礼物以示歉意,晴儿已经举着风筝,大声道:“姑爷举不举嘛……”
  
  唐宁从她手中接过风筝,咬牙道:“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