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还是喜欢练功

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还是喜欢练功

术虎和夹谷两部,是陈楚两国两年前为了牵制完颜部,暗中扶持起来的。
  
  若不是陈楚两国暗中资助他们,两年之前,术虎和夹谷部就已经被完颜部吞并。
  
  陈楚原本以为这个妙计能够遏制住完颜部的扩张步伐,至少保边境十余年安稳,奈何完颜部的实力强悍如斯,只用了两年时间,便完成了部族的大一统。
  
  内忧已无,他们的精力,自然可以全部的放在陈楚两国之上了。
  
  一个完颜部便足够强悍,若是再加上蠢蠢欲动的西域,即便是陈国在西北已经做了足够的准备,得知此消息的兵部官员心中依旧惴惴不安。
  
  草原局势,唐宁心中有数,知道完颜部迟早要一统,只是他们一统的时间,比他预计的还要提前了一些。
  
  他并不担心陈国,陈皇有意将西北之地打造成一个铁桶,大把的银子砸出去,现在的他财大气粗,并且一点都不吝啬银子,草原上那些穷鬼一时半会是打不进来的。
  
  唐宁担心的是萧珏,北边要比西边危险的多,完颜部一统之后,北边的将士,将直面拧成一股绳的肃慎人,危险更是成倍增加。
  
  为了打造出一只重骑兵来,陈皇已经将十六卫的精英全都挑选了出来,现在就进行负重和骑术训练,此外,他还召集了京畿地区的所有铁匠,夜以继日的打造重骑兵的装备铠甲,即便如此,这支队伍想要走上战场,也至少需要半年时间。
  
  没有这支重骑兵队伍,他们面对草原人的骑兵,打的还要更加艰难。
  
  从这一封情报送入京师开始,这场战争的序幕,也正式拉开。
  
  周侍郎叹息完之后,才看着唐宁,说道:“唐大人,端王殿下和几位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,我们也快些过去吧。”
  
  今日来兵部是议论武举相关事宜的,唐宁跟随周侍郎来到某处衙房,端王怀王等人已经到了。
  
  此外,还有十六卫的几位将军,吏部右侍郎孙迁等唐宁并不陌生的面孔。
  
  唐宁和周侍郎在中间的位置坐下,端王坐在最前方,看了看众人,说道:“既然唐大人和周大人到了,本王便开始了。”
  
  他站起身,说道:“前线最新的消息,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。”
  
  “完颜部半月前已经吞并了夹谷部和术虎部,统一了肃慎诸部族,北方自古都是我中原大敌,等到他们稳定内部之后,进攻陈国是迟早的事情。”端王沉着脸,说道:“陈国与草原的大战在所难免,这场武举的目的,便是为前方输送足够的将才,父皇将此重任交给本王,本王希望与诸位通力合作,办好这件差事……”
  
  唐宁从来没有和端王正面交锋过,但从他以前在朝堂上的表现,以及今日的这一番话便能看出,端王相比于之前的康王,的确是有几分能力的。
  
  也难怪陈皇更喜欢他一些,端王若是登位,或许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,但也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。
  
  端王慷慨激昂了一番,这才看向众人,说道:“距离武举开始,还有数日,诸位若是有什么建议,不妨直言……”
  
  吏部右侍郎孙迁想了想,说道:“回殿下,虽然怀王殿下曾建议陛下宽限参加武举之人的出身,但此条施行的时间有限,京畿附近的准备尚且紧张,还有许多州府未曾得到消息,臣以为,应对京畿之外的州府进行补录,如此一来,方显公平……”
  
  说起此事,端王心中便稍显郁闷。
  
  扩大武举明明是他提出来的,怀王不过是建议放宽参加武举之人的出身,可消息传下去,众人不提他的功劳,反倒一个个夸赞起怀王心怀寒门,让他心中极不是滋味。
  
  孙迁的提议很有道理,他想了想,便点头道:“此事是怀王皇弟负责的,你安排人去通知吧。”
  
  怀王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  
  唐宁慵懒的坐在椅子上,静静的听着众人的发言。
  
  扩大武举一事是端王提出来的,但真正在推动此事上起到作用的,却是怀王。
  
  武举和文举相比,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不受重视,因为武举本来就是一种补录形式的选举。
  
  军中的好位置,早就被将门子弟、勋贵子弟占了,留给寒门子弟的并不多。
  
  军中有空位了,才会轮到这些武进士,而每届武举选出来的人,多则数十,少则只有十余人……
  
  怀王此举,则是使得陈国一大部分寒门子弟,多了晋升的机会。
  
  所谓穷文富武,普通的贫民连书都读不起,更不可能习武,但寒门子弟不同,这些人家中条件丰裕,他们能够学习骑射,也请得起教习,他们缺的只是一个机会。
  
  现在怀王给了他们这个机会,这些人自然会对怀王感恩戴德。
  
  他们虽然不是权贵,但却代表了陈国一大部分乡绅地主,这些人的能量也不可小觑。
  
  众人一接一个的发言,对武举的细节做了不少补充,某位十六卫将军坐下之后,端王看向周侍郎,周侍郎起身道:“几位大人说的都对,他们要说的,就是下官要说的。”
  
  怀王抬头看了周侍郎一眼,又低下了头。
  
  端王目光从他身上移开,忽然看向唐宁,笑着问道:“唐大人足智多谋,不知对此有什么想法?”
  
  唐宁闻言一怔,没想到端王居然会主动对他卖笑。
  
  场间众人也都面色微异,端王,唐家,以及唐宁之间的关系,他们心中早就清楚,端王的倚仗便是唐家,而唐宁与唐家水火不容,端王这主动向唐宁示好的行为,他们却是有些看不懂了。
  
  唐宁也只是怔了一瞬,便开口说道:“周侍郎说的对,各位大人说的都很好,我没有什么补充的了。”
  
  一直低着头走神的怀王抬头看了唐宁一眼,面色错愕。
  
  唐宁什么也没有说,端王点了点头,却也没有勉强,而是望向怀王,问道:“皇弟呢?”
  
  怀王想了想,说道:“我觉得,周侍郎和唐大人说的对……”
  
  端王对怀王的反应并不意外,反而有些习惯。
  
  他向来就是这样,只会附和别人,在父皇面前亦是如此,也正因此,他从来都没有将他当成是真正的对手。
  
  一个没有主见的皇子,是不可能成为皇帝的。
  
  他笑了笑,看向众人,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要说的,今日便到此为止,能与诸位共事,都是缘分,今夜本王在府中设宴,诸位可都要赏脸……”
  
  “一定一定。”
  
  “这是下官的荣幸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端王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东宫,没有人敢不给他这个面子,众人纷纷应了下来,端王看向唯一没有出声的唐宁,笑问道:“唐大人呢?”
  
  众人看了看唐宁,再看了看端王,近乎可以确定,端王是对唐宁起了拉拢之心了。
  
  想想也是,虽然两人往日素有仇怨,但端王太子之位将定,未来成为了皇帝,唐宁便成了他的臣子,哪有和天子结仇的臣子?
  
  端王此举,便是主动的退了一个台阶,只要唐宁再向前进一步,便可以化解这段恩怨,亦是能消弭未来的祸事。
  
  若是他此时不给端王面子,岂不是不给未来的皇帝面子,到时候,端王岂能容他?
  
  唐宁看着端王,笑了笑,说道:“不了,晚上我约了夫人练功。”
  
  端王脸上的笑容一僵,周侍郎见事情不妙,扯了扯唐宁的衣袖,小声道:“练功多累,唐大人不如和我等一同前去殿下府上,饮美酒,赏歌舞,岂不快哉?”
  
  “累是累了点……”唐宁看着周侍郎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可是,我还是喜欢练功。”
  
  唐宁走出房门,对众人挥了挥手,说道:“回去晚了夫人会怪罪,诸位,回见。”
  
  端王站在原地,看着唐宁的身影消失,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