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四十七章 惺惺相惜

第六百四十七章 惺惺相惜

唐宁不得不承认,康王这一手,玩的十分漂亮。
  
  昨夜他在皇室家宴上的表现,本质上还是博同情,但比起之前的自缢,这次的手法无疑是高了一个档次。
  
  他先将自己摆在了一个极为弱势的位置,又将端王捧的很高,同是皇子,地位却截然不同,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,一个足以让陈皇警惕的落差。
  
  这也是端王失去了操持武举的机会、唐家的礼部在文举上由主变辅的原因所在。
  
  端王还不是太子,他若是太过张狂,必然会硬来陈皇的敲打。
  
  唐宁奇怪的是康王的行为,和之前大不相同。
  
  一个人的性格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发生突变,但智商不会。
  
  尤其是昨夜的苦肉计,除了考验演技之外,还要考验智计,康王的智慧还达不到这个层次,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。
  
  这对唐宁来说是一件好事,聪明的康王才能牵制住端王和唐家,可以为他省去许多事情。
  
  ……
  
  唐家。
  
  陛下今天早上的两道命令,一道将端王的功劳送给了怀王,另一道将唐家踢出了文举,端王以及唐家,可谓是刚刚扬眉吐气,就遭到了迎头的一棒,又将他们打了回去。
  
  “姓徐的到底在干什么?”唐琦眉头紧锁,说道:“这种手段,怎么可能是康王自己想出来的,当初他自缢的时候,我就有所怀疑,这一次更是显而易见……”
  
  一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在他的身旁,说道:“回大人,徐先生说他不知道,并且告诫端王殿下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  
  唐琦看向唐淮,问道:“姓徐的此人到底能不能相信?”
  
  唐淮轻轻摩挲着右手食指和中指,摇头道:“康王已是嗣王,除了造反,不可能有机会再染指皇位,姓徐的是聪明人,他不会看不明白这一点,暂且再观望观望吧……”
  
  唐琦皱眉道:“那武举的功劳,就这么白白的交给怀王了?”
  
  “这是陛下的意思,谁能改变?”唐淮看了他一眼,平静的说道:“至于怀王,你无须担心,陛下的皇位哪怕是轮到润王,也轮不到他,他只是陛下借机敲打端王的工具而已……”
  
  唐琦思忖片刻,才道:“怀王不用担心,但康王那里,还是要提防提防,以免他狗急跳墙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端王被踢出了武举决策队伍,自有怀王接任,武举还是按时举行。
  
  三年之前,唐宁参加科举,三年之后,却已经成为了科举的考官。
  
  往年武举的热度,连文举的十之一二都不如,但今年却不同,朝廷格外重视此事,又扩大了武举的规模,有意宣传之下,今年的武举,热度较之文举,还有所超出。
  
  今年武举的地点,选在了左骁卫的校场。
  
  陈国立国已有数十年,武举却是在十多年前才确立的,之前军中的重要位置,都是要勋贵子弟担任,这些年陈皇削掉了不少爵位,才有位置空缺下来。
  
  武举的考试内容,也比文举简单,程序更加简洁。
  
  第一关考射术,有平射,步射,骑射,靶子也分静止靶和移动靶。
  
  平射一关,考生射出三箭,需要三箭全中才能晋级,步射需要三中二,骑射只需三中一,任何一关不满足要求的,直接淘汰。
  
  当然,射术只是第一关,之后还要考马枪,测力,军事谋略等等,种类繁多,京畿道约有数千考生,能留下的,不过数十人。
  
  但这数十人,若是不死在战场上,前途可比那些文进士好多了。
  
  此时正值西北之乱,若是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挣得一个爵位,便是荫及子孙的事情,能一举踏入京师的权贵圈子。
  
  文官凭才能治国,而武官的功勋,都是用命拼出来的,这也是朝廷对于武将特别优待的原因。
  
  武举的流程简单,不用一份份的批阅试卷再排出顺序,淘汰制的方式,使得考官的任务要比文举的考官轻得多。
  
  唐宁要做的,就是看看比试过程中有没有人作弊,或是考官有没有包庇不公等行为。
  
  他有些无聊的看着考生展示射术,某一刻,看到怀王从前方的席位上站起来,向他的方向走来。
  
  他看了看怀王,说道:“殿下有事?”
  
  怀王微微一笑,说道:“有件私事,想请唐大人帮个小忙。”
  
  唐宁道:“殿下但说无妨。”
  
  怀王道:“天然居有一道秘制糕点,名为七巧百合酥,不知唐大人可否和四夫人商量商量,将这七巧百合酥的秘方卖给本王。”
  
  唐宁看着怀王,诧异道:“殿下说的私事,就是这个?”
  
  怀王笑了笑,说道:“不瞒唐大人,怀王妃极喜欢这道糕点,本王曾遣人去天然居询问,却被告知此秘方并不外传,只能求助唐大人了,苏姑娘是你的夫人,也是天然居之主,希望唐大人能行个方便。”
  
  唐宁有些意外,怀王这个王爷的存在感虽然不高,但大小也是个亲王,他若是想从天然居讨一个秘方,只需要一道命令,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,居然要迂回曲折的找到自己,足见他行事之低调。
  
  身为亲王,为了王妃的口腹之欲,居然向他开这个口,唐宁心中对于怀王的印象,顷刻间便提升了许多。
  
  宠老婆的男人,一般都不是什么坏人。
  
  此刻,他甚至和怀王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。
  
  他看着怀王,笑道:“小事一桩,说什么买不买的,太见外了,我回去问问夫人,明日给殿下将秘方带来。”
  
  怀王笑了笑,说道:“买卖就应有买卖的规矩,唐大人放心,本王不会少付银子的……”
  
  “既然怀王殿下非要给,那下官也只好收下了。”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殿下觉得十万两如何?”
  
  怀王表情一怔,唐宁笑了起来,说道:“开个玩笑而已,殿下不必当真,如果殿下非要给,那就十两银子吧。”
  
  他话音刚落,不等怀王回答,忽然抬起手,直向怀王的面前而去。
  
  怀王下意识的偏过头,一只手臂微微抬起时,唐宁将射向他脑后的一支流矢抓住,扔在地上,看向怀王,说道:“刀剑无眼,殿下在校场上要小心,尽量不要背对校场……”
  
  怀王看了看地上的箭矢,放下袖中微微抬起的手掌,笑道:“多谢唐大人。”
  
  他的身后,已经有一名面色苍白的考官跑过来,惊慌道:“殿下,唐大人,你们没事吧……”
  
  怀王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事,你去忙吧。”
  
  不多时,身后便传来了那考官暴怒的声音。
  
  “这么远都能射偏,你的考引是买来的吧,马上给我滚,我不想在这里看到你……”
  
  那考生委屈道:“我,我还有一次机会……”
  
  那考官暴怒道:“滚,我数三个数,你要是还在这里,信不信本官让人打断你的腿!”
  
  唐宁看着那考生一溜烟的跑了,目光望向怀王,似有深意,随口问道:“殿下习武?”
  
  怀王笑了笑,说道:“习过一点。”
  
  唐宁没有再问,看了看天色,说道:“时辰不早了,今日的比试马上就要结束,下官先回去了,夫人还在等我吃饭呢……”
  
  怀王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本王也要走了,回去晚了,王妃会怪罪……”
  
  两人的目光对视,然后相视一笑,各自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