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六十章 第一课

第六百六十章 第一课

宋义是刑部尚书,唐宁在刑部停留的时间不短,与他算不上是什么深交,但相比于朝中其他官员,还是要熟悉的多。
  
  相较而言,唐宁和宋千就熟悉了。
  
  三年之前,宋千还是京东道提刑,同时也是那年灵州州试的考官之一,那时候唐宁就和他熟络了,前段时间在江南,唐宁大闹鄂州之后,鄂州地方的收尾工作,也是他帮自己善后的。
  
  宋千看着他,笑了笑,说道:“本官前段时间就被调到京畿道任提刑了。”
  
  京畿道提刑和江南道提刑,根本不能同日而语,按照提刑官的晋升习惯,京畿道提刑是提刑官的,再往上,就是刑部或者大理寺的一把手二把手。
  
  陈皇倒是善于用人,宋家世代就是干这一行的,这一代宋家兄弟二人,全都被他安排到了合适的位置。
  
  唐宁笑道:“那要恭喜宋大人了。”
  
  “都是托唐大人的福。”宋千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在江南大发神威,我等也沾了些光,还没有谢过唐大人……”
  
  唐宁摆手道:“客气了……”
  
  刑部尚书宋义看着唐宁,笑道:“本官也要谢唐大人,谢唐大人当初在刑部的不克之恩……”
  
  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宋大人说的这是哪里话,那些传言,不可信的……”
  
  宋义看了看他,笑而不语。
  
  那些传言要是不可信,原户部侍郎,刑部侍郎,吏部侍郎,工部侍郎,礼部尚书,冯相,江南一众官员,现在都应该在京师,而不是贬官的贬官,流放的流放……
  
  对了,还要再加上一个康王。
  
  幸亏他来刑部的时候,才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事,一个侍郎便够他克了,若是等他官拜侍郎的时候再来刑部,他现在怕是已经不能安稳的站在这里和他说话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宋千和宋义兄弟今天过来,就是纯粹的礼节性走动。
  
  官职做到他们这一步,哪一位身底下不是盘根错杂,多交个朋友,多结一份善缘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。
  
  唐宁陪他们闲聊了一会,两人便起身准备告辞了。
  
  六部如今只差刑部一个,唐宁说什么也要争取争取的,但他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宋义,他看好赵圆当皇帝,并且已经拉好了班底,六部就差你们刑部一个,要不要跟着他们一起干?
  
  他觉得行就入伙,不行的话,等刑部换个人之后他再来问问……
  
  他怎么说也是正经人,不会做这种不讲道理的事情。
  
  如果他没有记错,宋义和方鸿的交情,似乎也不浅,有些事情,只需点到而止。
  
  更何况,宋氏兄弟携手登门,本就是在释放他们的善意,唐宁只要照单全收即可,说的多了,反而不好。
  
  唐宁送宋氏兄弟到门口,宋义见他几次欲言又止,诧异道:“唐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宋某说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的确有一个问题,想问问宋大人。”
  
  宋义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尽管问吧,宋某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好奇的问道:“宋大人膝下,可有千金?”
  
  ……
  
  送走宋氏兄弟之后,唐宁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。
  
  宋义只有一个儿子,而且已经成年,宋千倒是有个女儿,不过几年前就已经出阁了,通过这一条路将他们牢牢的绑在赵圆的船上,似乎有些不太可能。
  
  不过也无所谓,宋家和唐家不同,就算是不会明目张胆的相助,也不会在后面拖后腿放冷箭,唐宁为他做的已经很多了,接下来的舞台,交给赵圆自己就行。
  
  不知道京中还有哪些大员家里有十一二岁的漂亮闺女,赵圆别的本事没有,哄起女孩子却是一套一套的,而且凭借自己的这一长处,硬生生的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夺嫡之路……
  
  在争储这件事情上,其实赵圆自己也挺努力的,整天带着三个小姑娘游来逛去,看起游手好闲无所事事,但有谁知道,他其实是在夺嫡?
  
  今天他便带着他的张家姐姐,王家妹妹白家妹妹的来了唐家,刚才偷偷的带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小姑娘跑进了他的书房,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。
  
  唐宁倒是不担心她们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小屁孩毛都没长齐,最多搂搂抱抱而已。
  
  唐宁站在院子里,老郑的女儿囡囡跑过来,说道:“大哥哥,我想荡秋千……”
  
  她自己爬到秋千上,唐宁在后面助力,秋千荡的很高,唐宁却一点也不担心。
  
  自从上次看到囡囡将老郑的杀猪刀玩的出神入化,他就不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了。
  
  屠夫的女儿不是好惹的,像赵圆那样的体格,她一刀就能剁一个。
  
  “谢谢大哥哥……”唐宁抱她下来的时候,囡囡抱着他的脑袋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就跑过去找小小玩了。
  
  坐在院子里磨刀的老郑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移开了视线。
  
  囡囡的存在,似乎是激发起了唐家众多女人母性的光辉,上到主人,下到丫鬟,都喜欢抱着她,她也毫不吝啬自己的香吻,将所有人都亲了个遍。
  
  唐宁能够看到苏如和钟意看到囡囡时眼睛里面绽放出来的光,但眼下
  
  他们一切未定,这件事情,他只能再向后拖上两年。
  
  赵圆和那小姑娘从书房里出来,脸上带着一丝……
  
  唐宁也不清楚,他小小年纪,脸上怎么会有这种猥琐的近似淫荡的笑容,除了这种笑容之外,他的脸上还有一个唇印。
  
  老郑瞥了赵圆一眼,又看了看唐宁,淡淡道: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的徒弟这点倒是和你一样。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一样。”
  
  老郑不屑的一笑,反问道:“哪里不一样?”
  
  唐宁看着院外,说道:“如果我是他,在洗干净脸之前,不会像这样在外面晃……”
  
  他话音刚落,门外已经传来了两个小姑娘娇斥的声音。
  
  “你们刚才去哪里了?”
  
  “你的脸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这是什么?”
  
  ……
  
  赵圆一会儿就捂着腰回来了,三个小姑娘一个都不见了,唐宁猜测他的腰一定和脸上的唇印一样红。
  
  他眼眶还泛着泪花,抬头看着唐宁,凄惨的问道:“先生,师娘也是这样吗?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很可惜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。”
  
  赵圆叹了口气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  
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你去哪里?”
  
  赵圆有些心酸的说道:“回宫。”
  
  “慢着。”
  
  赵圆抹了抹眼泪,回头看着唐宁,问道:“先生还有什么事?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遗憾的说道:“在把她们哄好之前,你还不能回宫……”
  
  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要走下去,这是唐宁为赵圆上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