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六十八章 疑团再生

第六百六十八章 疑团再生

唐夭夭愣在原地,唐宁也没有想到,唐水居然这么的果断干脆,一言不合,拔剑就砍。收藏本站
  
  锵!
  
  那女子也不是等闲之辈,唐水手中剑光亮起的时候,她腰间的短刀也迅速出鞘,空气中发出一声金铁交鸣的响声。
  
  唐水的第一招被拦下的瞬间,第二招已经攻了过去。
  
  那女子格挡了两招,第三招便变守为攻,两人战在一起,引来了周围众人的频频侧目。
  
  擂台之下不允许动手,两人交手没多久,便有武举考官快步跑过来。
  
  “住手,都住手!”那名考官惊怒的跑过来,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没关系,切磋而已。”
  
  那考官怔了怔,躬身道:“是,大人。”
  
  唐宁望着和唐水交战的那女子,目中异色隐现。
  
  他看过这女子和唐夭夭,和陆雅以及别人比试,只觉得她的招式有些熟悉,是因为她刻意隐藏了实力,此刻当她的对手是唐水时,再隐藏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。
  
  而随着她出招越来越多,唐宁心中的熟悉感也就越来越浓。
  
  几十招过后,他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,这女子和小蛮妞必定是师出同门,只不过一个是学霸,一个是学渣罢了。
  
  锵!
  
  又是一声刀剑碰撞之后,唐水退后两步,那女子退后三步,两人站在原地,都没有上前。
  
  唐水潇洒的收起剑,说道:“现在我们扯平了。”
  
  她走到唐宁和唐夭夭身旁,说道:“走吧……”
  
  那女子收起刀,并未追赶,深深的看了一眼她们的背影之后,转身离开。
  
  校场之外,唐水看向唐宁,说道:“她和那位完颜姑娘,的确是师出同源。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看出来了。”
  
  已经可以确定,这女子即便不是草原派来的,也和草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下一步要做的,就是让她消失在百姓的视野,再做其他打算。
  
  唐夭夭两眼放光的看着唐水,赞叹道:“水儿姐,你好厉害……”
  
  唐宁看着她,提醒道:“你可不能学表姐那样不讲道理,你是有家室的人,要是也被人家叫做京师魔女什么的,唐家的面子可就被丢光了……”
  
  唐宁话音刚落,一只耳朵处便传来了剧痛,唐水一边拎着他的耳朵,一边看着他,微笑道:“什么叫唐家的面子被丢光了,来,你给我解释解释……”
  
  便宜表姐温柔起来是神女,凶悍起来,魔女也要畏惧三分,唐宁走到家门前的时候,一只手还在捂着耳朵。
  
  他正要走进去,一名孩童忽然从远处跑过来,一只手举着一只糖葫芦,一只手拿着一封信。
  
  他将那封信递给唐宁,说道:“大哥哥,有人让我把这封信给你。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谁让你给我的?”
  
  “不认识……,他说只要我把信给你,就给我买糖葫芦……”小男孩说了一句,就将信塞在他的怀里,自顾自的跑开了。
  
  “先别打开。”唐夭夭警惕的看着他手中的信,问道:“会不会有诈?”
  
  唐宁能够摸出来,这信封中并没有什么东西,要说在信上涂毒,也没有什么痕迹。
  
  他笑了笑,说道:“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  
  唐宁撕开信封,取出里面的信纸。
  
  纸上只有四个字,看清纸上的内容时,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。
  
  “写的什么?”唐夭夭脑袋凑过来,念道:“尹娜有诈……,谁是尹娜?”
  
  “就是打败你的那个女人。”唐宁收起信封,四下里看了看,街上人流不绝,那小男孩已经走远了……
  
  他是因为和完颜嫣大战了几千个回合,对她的招式熟悉,才认出那女子身份的。
  
  写这封信的人居然比他还早知晓这件事情,而且遣人来提醒他,还搞得这么隐秘,像是地下党接头一样,一时间,唐宁的心头充满了疑问。
  
  这封信到底是谁写的,为什么来提醒他,又为什么不表露身份,他的心里立刻就被一个又一个的疑团充满。
  
  他重新看着手中的信纸,仔细端详。
  
  唐夭夭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样,看出什么了吗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字真丑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京师街头。
  
  一道人影缓缓的走在街上,身后跟着十余名护卫,沿途百姓见此,纷纷惊惶避让。
  
  虽然他们并不认识那人,但在这京师,出行能有十余名禁卫做护卫的人,掰着手指头都数不出来几个。
  
  也有人认出了那位贵人,于是躲闪的更加积极了。
  
  康王虽然已经不复昨日,但皇子依旧是皇子,万一走在街上,有什么磕着碰着,怪在他们的头上,他们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。
  
  康王重伤未愈,脸色还有些苍白,他走的很慢,看着沿途百姓避让的情形,笑问道:“他们是在怕本王吗?”
  
  徐先生淡然道:“身后跟着这么多禁卫,哪有百姓不怕的?”
  
  “我觉得不是怕。”康王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他们是在躲着本王,人们畏惧猛兽,也畏惧瘟疫,前者是怕,后者是躲……”
  
  徐先生摇了摇头,说道:“殿下怎可将自己比作瘟疫?”
  
  康王笑了笑,说道:“本王没有说瘟疫有什么不好,被天下人畏惧,又有什么不好,父皇不也被天下人畏惧吗?”
  
  徐先生没有再开口,两人缓缓的走在街上,街道两边,叫卖声络绎不绝。
  
  “瞧一瞧看一看,祖传手艺,胸口碎大石,口吞宝剑……”
  
  “两位贵客,要不要进来玩玩,我们楼里有昨日新到的雏儿……”
  
  “算运势,测命理,卜吉凶,问前程……,赛神仙铁口直断,不准不要钱,不准不要钱啊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康王走到一名算命老者的摊子前,问道:“怎么个算法?”
  
  “这要看贵客是算运势还是测命理,都不一样的……”老者看着他,笑道:“请问贵客算什么东西?”
  
  康王看了看他,眉间闪过一丝不悦,随后又舒展开来,说道:“问前程。”
  
  “问前程啊,那当然是测字最准了,老夫师承诸葛神算,百年品质,值得信赖……”老者取来纸笔,笑道:“烦请贵客在这纸上写上一字。”
  
  康王拿起笔,问道:“写什么都可以?”
  
  老者笑道:“什么都可以。”
  
  康王随手写下一字,放下笔,说道:“算吧。”
  
  “主……”老者看了看那张纸,面色立刻肃然起来,说道:“这位贵客的前程,老夫算不了,算不了……”
  
  “你不是说什么都能算吗?”康王看着他,淡淡道:“此刻却说算不了,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,若是真的算不了,我不介意亲手砸了你的招牌……”
  
  老者看着他,面露为难之色,说道:“并非算不了,而是,而是……”
  
  康王问道:“而是什么?”
  
  老者道:“老夫不敢说。”
  
  康王奇道:“有什么不敢说的?”
  
  老者看着他,咬咬牙,说道:“要小老儿说也可以,请贵客先恕小老儿无罪……”
  
  康王目光望向他,许久,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说吧,我恕你无罪。”
  
  老者看着他,深吸口气,凑到康王耳边,小声道:“主者,点在王上也,敢问贵客,比王还大一点的,是什么呢……”
  
  康王看着他许久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
  他望向身后一人,说道:“赏,重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