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六十九章 你想怎么破?

第六百六十九章 你想怎么破?

    康王身后的随从取出钱袋,问道:“公子,赏多少?”
  
      康王从他手里拿过钱袋,扔在桌上,又将他怀里的一叠银票拿出来,扔给那老者,说道:“全赏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那随从愣在原地,面色难以置信。
  
      这些银子加上银票,少说也有一千两,康王即便是最富裕的时候,都没有这么大方过,现在王府的用度捉襟见肘,他这一赏,就是王府上下几个月的吃穿用度……
  
      老者不慌不忙的收起银票,捋了捋胡须,笑道:“谢贵客。”
  
      康王看向徐先生,笑问道:“徐先生不测一个吗?”
  
      徐先生摇了摇头,说道:“徐某的一个朋友说过,我们要相信科学,不能迷信。”
  
      康王疑惑道:“科学?”
  
      徐先生解释道:“就是格物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原来徐先生的这位朋友是格物派的。”康王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管他测得准不准,先生就当玩玩,一千两只测一次,我们的钱不是白花了?”
  
      徐先生犹豫片刻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此,那便随便测一个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提起笔,随手在纸上写了一个“品”字。
  
      康王看着那老者,问道:“这品字,又作何解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简单。”老者笑了笑,说道:“三口为品,先生一个人吃三家饭,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------先生的饭量一定很大吧?”
  
      徐先生看着老者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点头道:“真被老人家猜对了,徐某一顿要吃三碗饭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老者捋了捋胡须,呵呵一笑,说道:“老夫刘半仙,师承诸葛神算一脉,算命多年,可从未失手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从那算命摊上离开,徐先生和康王走在街上,他看了康王一眼,问道:“殿下明知他是骗子,为何还要赏他那么多银子?”
  
      康王笑了笑,说道:“本王知道他是骗子,可本王乐意被他骗,本王高兴,这世上有什么事能抵得过高兴呢?”
  
      他看向徐先生,笑道:“徐先生测的字可真有意思,三口为品,一人吃三人的饭,徐先生真有这么大的饭量吗,本王怎么没有看出来?”
  
      “自然是没有的。”徐先生淡淡的一笑,说道:“行走江湖,都不容易,不让别人难堪,就是不让自己难堪,我与他无冤无仇,何必去拆穿他,砸了他的牌子?”
  
      康王摇了摇头,想到一事,又道:“有件事,本王想说很久了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  
      徐先生道:“殿下但说无妨。”
  
      康王看着他,说道:“徐先生的本事,本王是服气的,但徐先生的字,真的是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街边,算命老者身旁的一名年轻人,数了数手上的银票,颤声道:“师,师父,一千两啊,真的是一千两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迅速的收拾摊子,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看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熊样,以后要是出去了,千万别说是我刘半仙的徒弟!”
  
      年轻人不好意思的笑笑,问道:“师父,那贵人是谁啊,怎么出手这么大方?”
  
      刘半仙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,没好气道:“早告诉你了,干我们这一行的,最重要的就是眼色,这京师的达官显贵长什么样,你都得知道,连康王殿下都不认识,你是怎么在京师混的!”
  
      “您有眼色?”年轻人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您有眼色,上次还说人唐家大公子有血光之灾,性命之危,被人打了个半死不说,还被抓进了牢里吃了一个月牢饭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说什么呢,说什么呢!”老者在他屁股上踹了几脚,怒道:“长本事了,连师父都敢顶撞了,是不是觉得你翅膀硬了可以出师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”年轻人被踢了几下,立刻就变的老实了,转移话题道:“可是师父,我们骗了康王,就不怕他反应过来,找我们的麻烦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富贵险中求,尤其是干我们这一行的,搏一搏,茅屋变楼阁,拼一拼,铜钱抵万金,要是什么都怕,不如早早转行算了……”他瞪了那年轻人一眼,说道:“赶紧收拾,以后这京师是不能待了,保险起见,这陈国也不能待了,我们去楚国,去京都,听说那里同行竞争小,权贵人傻钱多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了,唐宁还在琢磨那封信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到底是谁在暗中提醒他,又为什么要偷偷摸摸,躲躲藏藏,他在京师,好像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朋友,见不得光的敌人倒是不少。
  
      思来想去,也没有什么确定的猜想,唐宁摇了摇头,不再去想这件事情。
  
      多一个朋友,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。
  
      小小走进院子,走到唐宁身边,瞥了一眼他手上的纸条,问道:“哥哥,这是谁写的字,好丑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次的女子武举,唐夭夭被提前淘汰,小小却一路晋级,顺利进入总决赛。
  
      唐宁一开始以为她的实力和唐夭夭在伯仲之间,现在看来,他还是有些小瞧小小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现在才十六岁,习武的时间也只有短短两年,但怕是长她几岁的唐夭夭和陆雅,早已不是她的对手了。
  
      这种恐怖的天分,唐宁想都不敢想,难怪当初的老乞丐腆着老脸也要收她为徒,有这样的徒儿,本来就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唐宁想到一事,看着她,问道:“小小,那个打败了夭夭姐的女人,你能对付吗?”
  
      小小想了想,问道:“是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姐姐吗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就是她。”
  
      小小摇了摇头,不好意思道:“我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她说完又看着唐宁,问道:“哥哥要小小打败她吗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笑道:“没事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小小低头看着他,有些失落道:“对不起,小小不是她的对手,不能帮到哥哥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乞丐走过来,不满道:“老夫的徒儿,怎么能说这种话?”
  
      小小抬头看着他,无奈道:“可是师父,她的刀法真的很厉害,半年之后,她就不是我的对手了,可我现在真的打不过她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刀法,刀法算个屁!”老乞丐瞥了瞥嘴,说道:“老夫有一百种方法,可以破掉她的刀法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他刚刚说完,话音又一转,说道:“老夫的方法虽然有用,但都有些麻烦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看向唐宁,说道:“你去问问杀猪的,刀法的事情,他肯定有办法解决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今天被姓郑的气糊涂了,居然忘记了这件事,他走到正在磨刀的老郑身边,问道:“老郑,那使双刀女子的刀法,你能不能破掉?”
  
      老郑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能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诧异道:“不会吧,这世上还有你破不了的刀法?”
  
      老郑道:“你就算用激将法,我也破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想了想,抱起站在老郑身旁看他磨刀的囡囡,笑道:“囡囡,我带你去找赵圆哥哥玩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啊好啊……”囡囡高兴的直拍手,说道:“我最喜欢和赵圆哥哥玩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老郑将手里的杀猪刀扔下,抬头看向唐宁,问道:“你想怎么破?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如意小郎君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”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