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七十一章 审讯

第六百七十一章 审讯

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那小姑娘这么厉害,原来她之前的比试也藏拙了!”
  
  “尹姑娘可别输啊,我在你身上押了一百两银子呢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民间赌场对于这些留到最后的女子实力,结合她们的战绩,进行了详细的分析,尹娜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,断无可能输给这位无名少女,许多人的赌注都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  
  所以当他们看到尹娜一开始便被那少女完全压制的时候,心下瞬间就慌了。
  
  台下的赌徒心慌,台上的女子,心中早已方寸大乱。
  
  她的每一招每一式,都被对面的少女克制,她仿佛就是为了破她的刀法而来的,再试探了近十招之后,她无奈的得出了这个事实。
  
  她抬头再次看了对面一眼,抬手时,显然已经换了另一套刀法,却也只能堪堪挽住颓势。
  
  席间,唐宁的目光从台上收回来,说道:“她换刀法了。”
  
  “不碍事。”老郑面色淡然,说道:“她的厉害,在于她将那一套刀法练到了极致,抛弃那套刀法,她比唐姑娘强不了多少,更不如小姐。”
  
  唐夭夭瞥了老郑一眼,唐宁觉得他和老郑算账的时间可以稍稍提前一些,反正唐夭夭也看他不顺眼,她们夫妻合璧,胜率虽然还是没有高多少,但也聊胜于与。
  
  老郑的眼睛果然毒辣,那女子和小小纠缠了一刻钟的功夫,便已败象明显,在某一招后,被小小手中的剑指在了胸口上。
  
  她收起手中的短刀,平静道:“我输了。”
  
  小小也收回剑,行礼道:“承让。”
  
  一名考官跑到场上,大声道:“这一场的胜者是……,萧小小!”
  
  “输了,竟然输了……”
  
  “我的银子啊!”
  
  “我还押了尹娜的武状元,这下不用说,银子肯定打水漂了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这一场比试的结局出乎众人的意料,不少人对此怨声载道,但众目睽睽之下,他们亲眼看到尹姓女子输掉,也只能对她抱怨几句,便将注意力放在下面的比试上。
  
  小小虽然打败了尹姓女子,但这只代表她和武状元无缘,以她的实力,也能够轻易的争一个武进士的位置。
  
  唐宁要的便是这场武举的热度,从她的头上降下去,以方便他下一步的行动。
  
  当然,事态已经降到了最小,为了避免落人话柄,他也没有打算自作主张。
  
  御书房中,陈皇看着唐宁,皱眉道:“你说武举的考生中,有草原人的卧底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拱手道:“回陛下,当初在楚国之时,臣和草原人打过交道,已经近乎核实,此女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来自于草原。”
  
  陈皇站起身,阴沉道:“岂有此理……”
  
  科举是重大国事,陈国的科举状元,竟是别国卧底,这件事情传出去,朝廷的面子和他的面子将会荡然无存。
  
  再联想到此次他打算亲自接见武状元,陈皇的面色就更加阴沉。
  
  他看着唐宁,说道:“这件事,朕交给你去办了,宁杀错,莫放过!”
  
  唐宁拱手道:“臣遵旨。”
  
  陈皇想了想,又道:“另外,既然他们能混进这次武举,也未必不能混进下次,告诉怀王,让他严格核查每一个人的籍贯和保人,再有下次,朕唯他是问!”
  
  ……
  
  陈皇对于这件事情显然很生气,想来也是,连科举都被人渗透了,他这个当皇帝的,还有什么脸?
  
  对于极好面子的陈皇来说,这是绝不容许发生的事情。
  
  宁杀错,不放过,这是他给唐宁下的准则。
  
  杀错是不可能杀错的,那女人要是和完颜嫣没关系,唐宁就把她的那两把刀吃下去,不蘸醋的那种。
  
  唐宁这次出宫不是一个人,还带了宫里的两位供奉。
  
  皇宫里其实不只有太监,陈皇身边除了魏间之外,还会有许多穿灰衣服的人,这些人便是宫中供奉,虽然唐宁几乎没有见过他们出手,但想来吃皇家饭的,实力也不可能一般。
  
  唐宁走出宫门,回头看着两人,问道:“两位怎么称呼?”
  
  一名老者淡淡的说道:“唐大人不用称呼我们,办完了陛下交代的事情,我二人便会回宫。”
  
  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魏间那么尖细,应该是没有割过的,此二人这么不咸不淡,唐宁也没有了追问的心思。
  
  “那女子实力不俗,你们行不行?”出于安全考虑,他还是多问了一句。
  
  一名供奉道:“只要她没有曾经的公孙首领厉害,我两人便能应付。”
  
  两人都放出这样的狠话了,唐宁自然放下了心。
  
  公孙影那是什么人,万蛊教不世出的天才,唐宁认识的人里面,也就老乞丐和老郑能稳赢她,白锦比她大那么多,才只是她的师姐,足见她当年在教中的地位。
  
  那女子就是再练二十年,也未必是公孙影的对手。
  
  兵部。
  
  唐宁坐在一处衙房,片刻后,周侍郎便走进来,小声说道:“唐大人,人来了。”
  
  他缓缓退出去,名为尹娜的女子走进来,在衙房内看了看,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,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  
  唐宁站起身,说道:“不用看了,今天就你一个。”
  
  那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警惕之色,问道:“大人今日召我来,到底有何事?”
  
  “也没有什么大事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是想问问你,这两年,完颜嫣还好吧?”
  
  年轻女子看着他,平静问道:“完颜嫣是何人,大人在说什么?”
  
  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别装了,你不适合演戏。”
  
  年轻女子面色一变,几乎是瞬间便退出了衙房,却被人一左一右同时按住了肩膀。
  
  那名供奉伸手点了她的穴道,说道:“绑了吧。”
  
  兵部差役将这女子捆了个结实,那名供奉看了看唐宁,说道:“我们的差事已完成,接下来的,交给唐大人了。”
  
  唐宁看了那女子一眼,对兵部差役道:“找一辆马车,送她到刑部衙门,不要声张。”
  
  这位尹姓女子怎么说也是公众人物,大张旗鼓的压她去刑部,会在民间引起议论,这件事情,动静越小越好。
  
  半个时辰之后,刑部大牢。
  
  尹姓女子被五花大绑,唐宁站在她的面前,说道:“你最好都招了,否则的话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  
  尹姓女子看着他,咬牙道:“要杀就杀,少废话!”
  
  “想死,哪有那么容易?”唐宁上下打量了她几眼,说道:“你若是不招,我就……”
  
  尹姓女子看了看他,脸色顿变,立刻道:“要杀就给我个痛快,凌辱女子,非大丈夫所为!”
  
  “凌辱?”唐宁撇了她一眼,问道:“你们草原人,都喜欢想的这么美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