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种子

第六百七十六章 种子

    陈皇喝完了药膳,并未服用那大还丹,也觉得有精神了许多,赞叹道:“孙神医果真是神人也,这药膳的效果,立竿见影,朕已经许久没有这般感觉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魏间笑道:“润王殿下也很辛苦,老奴三个时辰之前去了一趟御书房,那时候润王殿下就在为陛下熬制这药膳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脸上欣慰之色更盛,说道:“圆儿的孝心,诸位皇子无人能比,也只有他,真正的将朕当成父亲,也只有他,将他们当成真正的兄弟姐妹。”
  
      他脑海中灵光一闪,忽而问道:“若是继位的是圆儿,以他的性情,定然不会做出绝情之事,他与诚儿铭儿,性情上是不同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魏间目光闪了闪,笑着说道:“润王殿下现在还小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似是无意,他将“现在”二字咬的略重。
  
      “他现在还小,过几年不就长大了?”陈皇说了一句,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过,他性情虽好,性子却太柔,不是当皇帝的料,今陈国外敌环伺,不是太平年代,做皇帝的,性子不可太柔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魏间笑了笑,说道:“陛下不用太过担心草原和西域,今军中良将无数,朝堂上也不乏治世能臣,老奴断言,西域草原之乱,不出十年便能平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希望如你所说。”陈皇笑了笑,说道:“若是这两个外敌能够在十年内解决,圆儿继位,的确要比他们任何人都合适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重新看向魏间,说道:“朕现在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,派人去尚书省,再给朕拿一百封折子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此时,润王赵圆已经离开,除了陈皇魏间之外,再无第三人听到这些话,陈皇似乎也是一时起意,说了两句之后,就对此事绝口不提。
  
      只是,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今日之后,他的心中,已经埋下一颗种子,正在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也在吃药膳,孙神医亲自熬的药膳。
  
      据说这药膳是有强肾固源,滋阴补阳的作用,孙神医熬得辛苦,唐宁也没有拒绝,接连吃了两大碗。
  
      肾这一块,他平日有好好锻炼,根本不需要滋阴补阳,但这药膳的味道意外的不错,而且肾这东西,多补一补,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。
  
      赵蔓送给陈皇的大还丹,深得他的喜爱,直接送了一座园子给她,京师的皇家园林都是归皇帝所有,只有最受宠的皇子才会被赐予,她是当朝唯一一位以公主身份获得这项殊荣的人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走温情路线的赵圆也没有落下,陈皇连孙神医都赏了,赏赐赵圆母子的东西,更是不计其数。
  
      最近这些日子,他和淑妃受到的赏赐,也是越来越多了。
  
      赵圆逐渐在以一种另外的方式,走进陈皇的眼中,唐宁的计划,也在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。
  
      时间总是在无声无息中过去,在唐宁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,已经到了苏媚离开的日子。
  
      今天晚上,小如和小意睡了,唐夭夭的房门紧闭,唐宁只有一个去处。
  
      唐宁走进她的房间,说道:“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,最好再检查一遍,那颗大还丹贴身收着,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也藏好,你最喜欢的那支钗子带没带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终究还是不放心她离开,如果不是大还丹吃了一颗短时间再吃第二颗效果不大,唐宁甚至想让孙神医帮她炼个十炉八炉的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都收拾好了。”苏媚走过去,将房门关上,说道:“就等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走上前,揽着她坐在床上,说道:“我做了些你最喜欢的糕点,明天走的时候一并带上。”
  
      苏媚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最喜欢的不是糕点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问道:“那你最喜欢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苏媚勾着他的脖子,轻声道:“以前我最喜欢白花花的银子,最喜欢点妆阁的胭脂,最喜欢金玉阁的首饰,最喜欢在天然居小院的树下荡秋千,现在,我最喜欢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夜已三更,窗内床儿轻响,被翻红浪,窗外乌云遮月,虫鸣渐悄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京师,西城门外。
  
      钟意苏如和唐夭夭在一旁和苏媚告别,稍远一些的地方,公孙影白锦牵着马,身穿斗篷站在不远处。
  
      唐宁走上前,看着她们二人,低声道:“争不争得到圣女无所谓,但她若有半分闪失,我便带兵平了黔中,踏平梁国旧地,你们一辈子都别想复国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?”白锦眉头微皱,手臂刚刚抬起,便又被公孙影压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公孙影看着他,缓缓开口道:“唐大人尽管放心,我们此行一定以苏师侄的安危为重,不会让她受一分一毫的损伤……”
  
      马车缓缓启动,公孙影和白锦翻身上马,苏媚回头望了一眼,眼中满是不舍,片刻之后,才强制自己回过头,轻轻抖动马缰,一行三骑开始奔行,缓缓消失在官道上。
  
      官道之上,公孙影轻轻勒马,又调转马头,拦住了白锦的马,让苏媚一个人走在前面。
  
      白锦皱眉道:“你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让她一个人静静。”公孙影瞥了她一眼,问道:“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男人喜欢吗?”
  
      白锦看着她,问道:“你有?”
  
      公孙影没有理会她这句,看着她,说道:“别忘了世子是怎么死的,苏师侄若是出事,踏平黔中的事情,他做得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想到世子的死,白锦咬牙道:“他就是一个疯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也是我们惹不起的疯子。”公孙影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擦亮你的眼睛看看吧,我们想要复国,离不开你的徒弟,她做不做了圣女不重要,她若有什么闪失,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,便会付诸东流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苏媚离开之前,唐宁每天都是精神满满,她离开了之后,他反倒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,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。
  
      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封谍报,目光投上去。
  
      陆雅刚才来找钟意她们聊天,带来了一个好消息。
  
      萧珏在北方的战功已经积累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,保持这样的速度,不出一年,便足以让他的萧中郎将变成萧将军。
  
      这封谍报也说明了一件事情,萧珏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里,反而变本加厉。
  
      陈国的确在西北布置了大量的兵力,但那是以防守为主,那些兵马,足以让西域和草原的人在陈国的地盘上讨不到任何好处。
  
      可若是在草原上,他们的战力还是不能和肃慎人的骑兵相比,即便他胜了百次,但只要失败一次,之前积累的战功就会变成追赠。
  
      陆雅走出来的时候,唐宁走上前,提醒她道:“你亲手写一封信,让人给他送去,让他先回胜州,不要在深入草原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陆雅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会的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叹了口气,萧珏不听他的话,陆雅的话他总该会听的吧,不听陆雅话的后果,他承受不起。
  
      陆家。
  
      陆雅写完了信,将之装在信封里,站起身,正要拿出去让人送出去,手腕不小心撞在桌角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她右手的玉镯撞在桌角,碎成几块。
  
      她捂着渗出血丝的手腕,有些心疼的看着碎掉的镯子,看向门外,说道:“巧儿,进来收拾收拾这里,顺便找个人,帮我把这封信送出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