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八十五章 平地惊雷

第六百八十五章 平地惊雷

    张延闻言一怔,问道:“难道王相醉翁之意不在酒?”
  
      张大学士在院内踱着步子,表情沉思,没有开口。
  
      张家这些日子接连发生了两件不同寻常的事情,一件便是本该在中书省蹉跎一生的张延,莫名其妙的坐上了礼部尚书的位置,另一件则是向来爱惜羽翼,不愿与人冲突的王相忽然在朝堂上对他发难,原因却只是因为一件小事。
  
      润王贪玩,他早就放弃了对他的教导,平日里也不怎么管他,连陛下和淑妃对此都没有说什么,他一个丞相,不可能吃饱了撑了非得和他作对。
  
      他看向张延,问道:“你上次说,吏部侍郎方鸿在向我张家示好?”
  
      张延点头道:“若不是方尚书,礼部这位置,轮到谁也轮不到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方家,润王,王相……”张大学士低声喃喃一句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看着张延问道:“你知道除了莺莺之外,跟在润王身边的另外两个小姑娘,都是什么身份吗?”
  
      张延想了想,说道:“一位是王相的孙女,另一位,好像是白大将军的孙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王相,王相的孙女……”张大学士扶着桌子坐下,面露惊容,震惊道:“难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延看着他,诧异道:“爹,难道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张大学士沉思许久,望向张延,说道:“你去准备准备,明日在朝堂上弹劾王相他儿子王博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赵圆的好日子结束了,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要用来读书和煲汤,没空去调戏小姑娘。
  
      王相那莫名其妙的举动,在朝堂上倒是引起了不小的反响,百官只知道他心情不佳,近些日子,最好不要去招惹他。
  
      唐宁看问题的方式和他们不一样,王相是什么样的老狐狸,莫名其妙的,怎么会得罪张家,他莫不是已经察觉出来了一些东西,借此机会,给出了他们下一步的指示。
  
      赵圆的孝心够了,能力的确还差一点,他要是稍微具备一点治国才能,在陈皇眼中,就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,传承皇位的不二人选。
  
      当然,王相并没有急着将话挑明,活到他们这个岁数,是不可能急着站队的,但他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举动,便是对润王夺嫡无形的支持……
  
      想想他也不可能不支持,以润王目前的势力,颠覆朝纲也不是难事,只是他夺嫡的方式太过刁钻,表现的也太过低调,很少有人往那个方向想而已。
  
      唐宁几乎已经不担心赵圆了,只是留给他的时间,也只有一年多些,这段时间内,陈国出现重大变故的可能性太低,怕是赵圆上位,已是他离开京师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在这期间,能为他多做一分便是一分,也不枉他叫自己一声先生。
  
      唐宁走出书房,准备去萧府坐坐。
  
      萧珏走后,萧府便只剩萧老公爷一人,唐宁闲暇时间,都会去萧府坐一会儿。
  
      他走出府门,看到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过来。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神色慌张的陈舟,诧异道:“慌慌张张的,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陈舟面色苍白,抬头看着他,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许久才颤声道:“大,大人,北方急报,萧将军与麾下五百将士,在草原被完颜部生擒,完颜部召集肃慎各部,对萧将军进行了公开行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怔怔的看着他,问道:“萧将军,哪个萧将军?”
  
      陈舟咬了咬嘴唇,说道:“萧珏萧将军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脑海一片空白,喃喃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  
      陈舟道:“至少,至少是十天之前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没有任何征兆的,唐宁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了个七晕八素,头顶的太阳也陡然刺眼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萧家。
  
      萧老公爷身体晃了晃,萧府的下人急忙上前搀扶,他挥手制止了萧福,目光望向宫中的传旨宦官,嘶声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那宦官颤声道:“萧,萧将军与五百将士被草原人擒下,他们在十日前,对萧将军进行了公开行刑,萧将军,萧将军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萧老将军扶着椅子坐下,闭上眼睛,说道:“都出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萧府下人和那宦官理解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情,抬头看了一眼,便缓缓的退了出去,房间之内只剩下萧老将军一人。
  
  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眼中有两行浊泪流下。
  
      陆家。
  
      陆鼎从一名小将口中得知这件事情的事情,也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他脸色发白,看着那人,说道:“这件事情,千万不能让雅儿知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房间一侧的屏风倒下,陆雅从屏风之后走出来,看着陆鼎,怔怔问道:“爹,这是真的吗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陆鼎看着她,长叹口气。
  
      御书房。
  
      大殿前方的地上,奏章洒落一地,陈皇面色阴沉,久久都没有说话,殿内的宦官更是屏着呼吸,大气也不敢出。
  
      魏间看着陈皇,面色复杂道:“陛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皇伸出手,制止他继续说下去,森然道:“传令下去,北边俘虏的所有敌囚,不论男女,无论老幼,全都斩首,首级筑成京观,立在阴山以北,朕也要让他们瞧瞧,他们杀我陈国一人,有朝一日,朕必屠了他们肃慎全族!”
  
      除了一名宦官应答之后,殿内就只余陈皇森然的声音回荡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北边的消息传来了三日,唐宁三日都没有出门。
  
      朝中和民间群情激奋,陈皇盛怒之下,更是下达了诛杀所有站俘筑成京观的命令,一万重骑以及近十万的辅兵,整装待发,三日内就能出动。
  
      唐宁没有去萧家,也没有去陆家,他只知道,消息入京的第二天,陆雅就以未亡人的身份住进了萧家。
  
      这个消息来得突然,也打了唐宁一个措手不及,消息从北边传回来,要数日功夫,按照时间推算,完颜部公开处刑萧珏已经结束。
  
      唐宁坐在书房中,抿了口茶润润唇,只觉得心中烦乱,钟意苏如以及唐夭夭站在院中,望了一眼书房的方向,唐夭夭咬咬牙,正要走进去,却被钟意拦下。
  
      她轻轻摇了摇头,说道:“让相公一个人静静吧。”
  
      唐夭夭停下步子,在院中踱了小半个时辰,时不时的望向书房,某一刻,晴儿从外面走进来,手中拿着一封信,说道:“有姑爷的信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送进去。”唐夭夭从她手里接过信,快步走进去。
  
      她走进书房,将那封信放在桌上,说道:“有封信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抬起头,随口问道:“谁写的?”
  
      唐夭夭道:“没有落款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拆开这封没有落款的信,取出信纸,这纸上的字很丑,也丑的很熟悉。
  
      他看着这封信,面色逐渐变化,读完信之后,猛地站起来,大喜道:“爱死你了!”
  
      唐夭夭诧异道:“爱谁?”
  
      “爱你!”唐宁抱住她,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,抓着她的手,说道:“去萧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