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一十四章 好人

第七百一十四章 好人

唐宁第二天早上见到陈舟的时候,发现他走路一瘸一拐的。
  
  他诧异道:“怎么了,脚崴了?”
  
  陈舟捂着被鞭子抽过的屁股,点头道:“昨天晚上不小心崴了脚。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出门在外,还是要小心些。”
  
  陈舟看着唐宁,欲言又止数次,才终于问道:“大人,可爱在妩媚面前,是不是一文不值?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谁告诉你的?”
  
  “京师都这么传……”
  
  “他们懂个屁。”唐宁不屑道:“可爱有可爱的好,妩媚有妩媚的妙,喜欢哪种类型的是别人的自由,他们管得着吗?”
  
  陈舟看着他,试探问道:“大人喜欢什么类型的?”
  
  唐宁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都喜欢。”
  
  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为什么那些人非要在可爱和妩媚之间做选择,苏媚妩媚,赵蔓可爱,完全可以同时拥有,并不矛盾……
  
  他没有理会陈舟,向前方的一处无人草场走去。
  
  今天是比试的最后一场,也是最重要的一场,比试正式开始之前,他还要先热热身。
  
  等到唐宁走远,陈舟才转头看向身后的营帐,见完颜嫣走出来,叹了口气,说道:“问清楚了,大人说,他都喜欢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肃慎数十部,以完颜部为首,完颜部之中,两位王子一位公主,又以四公主手下的部族最多。
  
  而这次可汗为四公主选出一位最厉害的勇士成婚,又会再次改变族中格局。
  
  她若是嫁到大王子和三王子手下的部族,那她手中的部族,自然也会被并过去,到时候,这些部族在她手中还是在大王子和三王子手中,可就不一定了。
  
  乌延部则不同,乌延部本就在她手下,这次乌延部派出一个汉人出战,居然也挤进了最后一场比试,使得许多人讶异至极。
  
  很多不明真相者,在比试开始之前,已经议论纷纷。
  
  “乌延部怎么会派一个汉人来,大王子居然也同意了……”
  
  “据说那汉人已经加入了乌延部,而且拜了布玛为师,已经算是半个草原人了……”
  
  “他前面赢的那两场,也都是靠着阿伊那和阿月,否则就凭他,怎么可能走到最后?”
  
  “走到最后有什么用,他依然不是那些勇士的对手,我猜他一会儿一定会被打的很惨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在比试开始之前,布泰和翰勒就是呼声最高的取胜人选,但谁料翰勒出师未捷,输了比试之后,昨天趁着夜里就离开了这里。
  
  他不离开,也没有脸再见三王子了。
  
  昨日第二场赛马,若是他派出达及迎战阿伊那,就算他会输给阿伊那,但伊什赢阿月还是轻而易举,两战三胜,还是他们胜了。
  
  若是这样,此刻站在这里的就是他们,可那汉人诡计多端,翰勒一头跳进了他挖的坑里,也怨不得别人。
  
  不过,今日的比试,比的可都是真本事,那汉人前两关都是靠着阿伊那和阿月才勉强混过,今日靠他一人,则是没有那个运气了。
  
  唐宁热身回来,阿伊那也抽签回来了。
  
  她手里拿着一根签,看着唐宁,说道:“你的对手是温都部的呼库,胜了他,才能遇到布泰。”
  
  两场比试之后,包括唐宁在内,只剩下了四个人,唐宁抽到的,是三王子手下的一个部族,布泰对上的,也是大王子的人,没有什么意外的话,唐宁这一组的胜者,到时候应战的的,就是布泰。
  
  完颜嫣看着唐宁,关切道:“呼库也很厉害,你小心一些。”
  
  唐宁看着她,笑道:“我也很厉害的……”
  
  布泰和另一人的比试没什么看的,两人都是大王子的手下,对方直接投降,布泰胜出。
  
  虽然这引来了许多人的诟病,却也在规则之内。
  
  阿伊那看向唐宁,说道:“该你了。”
  
  比试的场地是一块被围起来的草场,周围围满了观看的各部族人,唐宁在众人的注视下,缓缓走到场间。
  
  呼库也是一个很魁梧的男子,或许是因为他们草原人经常吃肉的关系,体型都普遍健硕,体能自然也要超过一般汉人。
  
  唐宁走到场上,哈库活动活动了一身健硕的肌肉,将骨节捏的咯吱作响,看着唐宁,咧了咧嘴,用生硬的汉话说道:“今天,你没有昨天,的好运气了……”
  
  唐宁面露疑惑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哈库提高声音,说道:“我说,你,没有,昨天的,好运气了!”
  
  唐宁揉了揉耳朵,说道:“我没听清,你再说一遍吧。”
  
  哈库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,说道:“我说,你!@#¥%……*……”
  
  唐宁看着躺在地上,双眼白翻,一边抽搐,一边口吐白沫的哈库,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急忙蹲下身子,使劲的摇了摇他,回头对众人大喊道:“大夫,哪里有大夫,哈库犯了癔症,快来人啊……”
  
  人群一拥而上,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,却没有一个责怪唐宁的。
  
  毕竟比试还没有开始,唐宁和哈库也没有接触,哈库就忽然倒地,抽搐不止,这再怎么怪,也怪不到他的头上。
  
  草原的医术本来就不发达,有些手段更是巴不得病人早死,唐宁见无人救治哈库,再次蹲下身子,掐了掐他的人中,又在他身上几个穴位处象征性的点了点,哈库终于不再抽搐,却是直接晕过去了。
  
  唐宁看着围过来的阿月,说道:“告诉他们,把他带下去,让他卧床休息两天就好了。”
  
  阿月回过头,将唐宁的话翻译给众人,很快就有两人走上前,将哈库抬走,而众人看他的眼神,也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  
  “@#%*!……”
  
  “……%¥#@。”
  
  “*%¥#@!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听不懂他们说话,目光望向阿月,阿月解释道:“他们说你是个好人……”
  
  “哪里哪里……”唐宁老脸一红,说道:“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  
  阿月将唐宁的话翻译过去之后,众人脸上的善意更多,场间的气氛也更加融洽了。
  
  因为哈库在比试之前忽然犯病,不能参加比试,唐宁和布泰一样,轻松晋级,他们两个人的比试结果,决定了谁才是四公主未来的夫婿。
  
  唐宁和布泰的比试安排在两个时辰之后,他坐在帐中,完颜嫣站在他身旁,说道:“我知道,你刚才用的是癫蛊,师父以前也用过。”
  
  她长长的舒了口气,说道:“一会儿和布泰打的时候,你也放癫蛊咬他,我们就赢了……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她未免想的太简单了,同样的事情发生一次是巧合,发生第二次的时候,就一定会有人将之联系到他的身上。
  
  布泰和哈库同时抽风的可能性太低,癫蛊用在哈库身上之后,就不能再用在他身上了。
  
  完颜嫣听了他的解释,担忧道:“那怎么办,下一场一定不能输的!”
  
  “除了癫蛊,我这里还有幻蛊,睡蛊,痒蛊……”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你想怎么赢?”
  
  完颜嫣想了想,问道:“有没有一种蛊,给男人种下以后,可以让他一心一意的喜欢你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而且……,我不喜欢男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