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突破

第七百一十五章 突破

        癫蛊是一种剧毒无比的虫子,可以短暂性的麻痹人的神经,造成类似于羊癫疯的症状,但毒素是暂时性的,很快就会失效,而且后遗症很小,虚弱两三天之后,就能重新恢复活蹦乱跳。
  
      幻蛊是一种配置毒药,综合了数十种剧毒的蘑菇毒素,具有强烈的致幻作用,微量即可见效,中此蛊者,会产生一系列的幻觉,有人梦见升仙,有人梦见成魔……,具体情景,因人而异。
  
      至于睡蛊和痒蛊,顾名思义,一个能使人昏昏欲睡,一个能使人浑身发痒,当然,这都是外在表现,中蛊者若是没有及时解蛊,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危害。
  
      唐宁懂得很多种蛊,却还是没有听过完颜嫣所说的那种。
  
      蛊虫可以摧残人的身体,却改变不了人心,喜欢便是喜欢,不喜欢便是不喜欢------用蛊虫威胁对方除外。
  
      用什么蛊来对付布泰,是唐宁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癫蛊不能再用,幻蛊的手法,他用的还不熟练,至于睡蛊和痒蛊,好像也有些不太合适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草原每年都会有各种比试,参加比试可以得到许多赏赐,这是为了鼓励勇士们超越自己,草原上的战士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的比试,与以往不同,因为比试的奖品是四公主,胜者便能迎娶四公主,这对草原上的勇士来说,无疑是身份和实力的证明,诸多勇士争相报名,到最后留下的,都是翘楚中的翘楚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也有混到最后的翘楚。
  
      那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汉人,在阿伊那和阿月的帮助下,勉强通过了前两关,第三关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,对手突发重病,让他自动晋级,居然坚持到了最后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他的好运气,也到此为止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即将要面对的对手是布泰,布泰与翰勒,阿伊娜等人,是肃慎诸部中,实力最强的几人,草原第一勇士,也必定是他们其中之一。
  
      这其中,翰勒尤精于骑术,阿伊那骑射皆精,布泰则是以勇武著称。
  
      和强壮的布泰相比,那汉人看起来瘦的像一只猴子,怕是在布泰手下,连三招都走不过。
  
      比试还未开始,场边便已经站满了围观的人。
  
      布泰走进草场,高举双手,大笑了两声,周围的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了一阵欢呼。
  
      与之相比,唐宁进场时的气氛就安静多了,众人看着他的表情略带怜悯,仿佛已经预料到了他悲惨的结局。
  
      完颜嫣站在场边,抓着阿伊那的手,面色紧张,问道:“他不会有事吧?”
  
      阿伊那拍了拍她的手,说道:“放心吧,他诡计多端,布泰不会是他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诡计多端……”完颜嫣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这叫聪明智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草原人崇尚的是一种原始的暴力,这第三场比试,是不允许用武器的。
  
      唐宁走到场内,布泰目光望向他,忽而深吸口气,大笑道:“你们汉人,男人怎么也和女人一样,身上香香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香吗?”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香就多闻几口吧。”
  
      布泰猛地的吸了几口气,咧嘴一笑,看向唐宁的目光充满了揶揄,说道:“上次和大王子去你们汉人的地盘抢东西,玩的那几个女人,就是这个味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完他便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可惜,那次把她们抓回来,还没玩几天,她们五个就都就死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目光望向他,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,说道:“那你还真该死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布泰咧开嘴,森然笑道:“一只两脚羊,也想打四公主的主意,四公主是我布泰的,谁动谁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布泰,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我偏要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找死!”
  
      布泰冷哼一声,整个人如同出笼的猛虎,向唐宁这边奔袭而来,一记重拳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普通人若是被这一记重拳打中,最轻也要断几根肋骨。
  
      唐宁站在原地,不躲不闪,同样一拳轰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一道沉闷的响声之后,布泰身体颤了颤,稳住身形,唐宁则是退后四五步才站稳,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拳头,看着布泰,笑道:“有两下子。”
  
      布泰眉头微皱,总觉的他刚才轰出去的一拳有点威力不足,只有巅峰时期九成的样子,那瘦弱汉人的力气也有些出乎他的预料。
  
      “我会一块一块,捏碎你的骨头!”他的拳头同样酸麻,冷声说了一句,便再次冲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砰砰!
  
      砰砰砰!
  
      两人没有兵器,只是简单的肉搏,拳拳到肉,围观众人明显的可以看出来,布泰的实力,要在那汉人之上。
  
      但此刻,场间却没有一人为布泰加油呐喊,望着在场上缠斗的两道身影,屏息凝神。
  
  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那汉人瘦弱的身体里,居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不如布泰,但在场众人,能和布泰如此硬碰硬的,又能有几个?
  
      他的实力,以及越挫越勇,绝不服输的勇气,已经赢得了不少人的尊重。
  
      完颜嫣面色苍白,惊慌道:“他怎么不用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他在寻求突破。”一道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。
  
      完颜嫣回过头,说道:“师父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中年女子的目光望着场上,说道:“人在生死危及的时刻,能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更容易突破瓶颈,领悟到新的境界。”
  
      完颜嫣急忙问道:“那他会赢吗?”
  
      中年女子看着场内,说道:“看下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场上。
  
      唐宁和布泰再次对轰一拳,布泰退出两步,他退出三步。
  
      虽然双拳早就酸麻不已,身上也传来阵阵剧痛,但这种畅快的感觉,却让他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,和唐夭夭比试,她会给自己留情,和完颜嫣比试,压榨不出他的全部潜力,面对布泰时,他才真正找到了那种对手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和唐宁相比,布泰面色苍白,心中惊惧不已。
  
      他能察觉得到,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对方的实力一直在提升,反倒是他自己,体内的力量在不断流失,挥出去的拳头也变的绵软无力。
  
      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或者说,他的体力,还远远没有到耗尽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唐宁已经重新走上前,大笑道:“再来!”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布泰一拳打在唐宁肩膀,唐宁一掌印在他的胸口,唐宁后退一步,布泰退出两步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两人再次对轰一拳,唐宁纹丝不动,布泰后退三步。
  
      布泰怒吼一声,再次冲上来,一拳砸向唐宁的脑袋。
  
      唐宁伸手抓住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屈肘狠狠的砸下去,淡淡道:“这一条手臂,祭奠被你糟蹋的第一位姑娘。”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布泰的一只手臂,弯曲成一种诡异的角度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他痛苦的吼叫一声,另一只手蓄力轰过来。
  
      唐宁左右握住他的拳头,右手握拳,砸向他的手肘关节,冷声道:“第二位!”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布泰的手肘登时向外弯曲。
  
      他面色苍白,额头豆大的汗水滚滚而落,两条手臂无力的耷拉下来。
  
      唐宁却没有放开他,对着他的膝盖踹出两脚。
  
      “第三位,第四位!”
  
      布泰四肢尽断,呈大字型躺在地上,唐宁最后一脚,踢在他的裆部。
  
      “第五位!”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布泰的身体向前横移一丈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