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不够狠

第七百二十四章 不够狠

完颜嫣捂着胳膊躲进被子里,唐宁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起来吧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。”
  
  完颜嫣整个人躲在被子里,只露出一个脑袋,说道:“那你什么时候娶我?”
  
  “再等三年吧。”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三年后,我应该已经处理好了一切,如果你没有改变想法,就来找我。”
  
  完颜嫣刚刚从绝望的深渊中爬出来,唐宁不能再伸手将她推进去。
  
  三年的约定是一个缓兵之计,三年之后,她的心性或许已经成熟了,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。
  
  如果她没有改变主意——一个姑娘愿意等他这么久,就算是颗石头也该感动了。
  
  完颜嫣想了想,说道:“好,三年就三年!”
  
  ……
  
  三年的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也不长。
  
  唐宁和李天澜的三年之约,想想好像就在昨日,此刻她坐在唐宁对面帮他包扎手臂的时候,其实只有不到一年就三年期满。
  
  李天澜认真的帮他包扎手臂,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安慰好她了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算是好了。”
  
  “怎么安慰的?”
  
  在李天澜和苏媚面前撒谎是愚蠢的行为,她们一个聪慧无比,一个深谙人心,唐宁只好老实交代。
  
  “三年之约……”李天澜抬眼看了看他,说道:“你好像很喜欢三年之约,要不我们也定下一个?”
  
  唐宁怔了怔,说道:“我们不是已经定下了,而且只有一年就到期限了……”
  
  “一年时间,你能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吗?”李天澜眼睑微垂,说道:“而且,唐家连四夫人都有了,一年三年,有区别吗?”
  
  唐宁终于明白,问题的根源不在一年还是三年,在于她的三夫人两年时间就变成了五夫人。
  
  他吞了吞唾沫,说道:“我尽量在一年内处理好所有的事情。”
  
  李天澜帮他包扎好伤口,说道:“那就等你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,再来楚国找我。”
  
  李天澜走出营帐,唐宁一个人坐在床上,心道她果然是生气了。
  
  一年后,她来找他,和唐宁去找她的结果是不一样的。
  
  唐宁若是去楚国,首先要面对的不是她,而是楚皇,那只老狐狸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,唐宁想想就感觉头疼。
  
  在他头疼之时,老郑从外面走出来,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回来了……”
  
  唐宁回来了两天都没有见到老郑,陈舟说他是出去找他了,唐宁有些感动,遇到危险的时候,一个人冒着巨大的风险留下来断后,他们失踪之后又独身出去寻找,作为一个保镖,老郑无疑是十分合格的。
  
  老郑当日拦下的,可是数十人,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  
  “没事。”老郑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是刀钝了。”
  
  唐宁问道:“那些埋伏着的人呢,抓到了?”
  
  老郑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全死了。”
  
  “全,全死了……”唐宁震惊的看着他,那可是有五十人,也都是蒲察部精挑细选的勇士,难道都被他砍死了?
  
  他愣了许久,想到了一件事情,看着老郑,喃喃道:“你让我们先走,不会是……担心连我们一块砍了吧?”
  
  老郑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,唐宁从他的眼中读出了答案。
  
  那是五十个人,不是五十头猪,虽说不用对想要自己命的敌人仁慈,但要唐宁像砍瓜切菜一样完成五十人斩,他心里是无法接受的。
  
  老郑虽然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,但唐宁从没有觉得他是善类,老乞丐说过,死在他手下的亡魂没有几千也有几百,没有在尸山血海中泡过,不可能积攒出这么重的煞气。
  
  在老郑眼里,那五十人,和待宰的猪羊没有什么区别。
  
  唐宁看了一眼老郑,不由的有些发冷,走到帐外,晒了晒太阳,才感觉好了一些。
  
  阿伊那从一边走过来,看向他的面色比前两日有所缓和,走到他身前,说道:“可汗命公主和驸马前往主部议事,公主让我问问驸马的意见。”
  
  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去。”
  
  完颜可汗连完颜嫣的死活都不管,又怎么会召集他们议事,这很明显是责令他们交权的鸿门宴,除非是真的打算听他摆布,或者干脆掀桌子造反,否则谁会在这个时候去主部?
  
  阿伊那想了想,说道:“三王子都去了,我们不去,是不是有些不好?”
  
  唐宁看着她,诧异道:“三王子去了?”
  
  以唐宁对三王子的了解,他的心机,比起大王子还要深,也不是这么轻易放弃的人,他这次这么快就选择了顺从,倒是有些出乎唐宁的预料。
  
  他看着阿伊那,问道:“消息属实吗?”
  
  “属实。”阿伊那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三王子已经携带令符去了主部,就等四公主了。”
  
  唐宁诧异道:“他就这么放弃了?”
  
  阿伊那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放弃又能怎么样,大王子手中的部族,再加上可汗手中的部族,便是三王子和四公主加起来,都远远不如,三王子想来也知道这个道理的。”
  
  “那便不管他了。”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就说四公主身体不适,下次再去……”
  
  阿伊那点了点头,知道这是缓兵之计。
  
  等到陈国的大军集齐,再加上四公主手中的部族,就算是可汗整合了其余部族,也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  
  完颜部主部,中央营帐。
  
  三王子受可汗召唤,率领手下部族的首领,前来交接令符。
  
  令符是驱使各部族的凭证,每一个部族都有一枚令符,见符不见人,这是可汗定下的规矩,若是三王子拥有了全部部族的令符,那么他就是肃慎人新的可汗。
  
  当然,今日的他是过来交出令符的,交出令符之后,他此生便再也没有机会成为可汗了……
  
  大帐之中,完颜可汗看着三王子,平静道:“知道你哪点不如你大哥吗?”
  
  三王子低下头,说道:“孩儿不知。”
  
  完颜可汗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没有他狠。”
  
  “自古以来,成大事者,哪一个不是狠辣之辈?”他看着三王子,说道:“当年我若是没有你的叔伯狠辣,也便没有今日的完颜部……”
  
  三王子头埋的更深,说道:“孩儿知道了。”
  
  完颜可汗看着他,说道:“交出令符吧,以后你便留在部里,不要再管族事了。”
  
  三王子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,上前一步,恭敬的递上去。
  
  完颜可汗伸手接过,却在下一刻,身体猛地一颤,目光难以置信的望着他。
  
  三王子终于抬起头,拔出插在他胸口的匕首,认真道:“有件事情,父汗错了,要说狠,大哥还不够狠……”
  
  他将那盒子又拿过来,看着完颜可汗,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成大事者,要心狠手辣,这可是父汗教我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