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三十三章 王的男人

第七百三十三章 王的男人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!
  
  完颜部主部,东方十里处,有一片丰沃的草场。
  
  这里牧草丰沃,却没有人在这里放牧,因为这里是完颜氏的墓地。
  
  完颜嫣跪在一片草地上,面前立着三个墓碑。
  
  墓碑后的土堆里,分别是完颜可汗,大王子,三王子,在这一场权力的交锋中,三王子弑父杀兄,登上可汗之位,最后在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的时候,选择了自杀,终结了这一切。
  
  肃慎一族实行的也是土葬,他们出生在草原,魂归草原,不建墓穴,不立墓碑,死后不留任何痕迹。
  
  完颜嫣依照汉人的习俗,给三人都立了碑,这是一种告别,也代表着肃慎一族,告别了抢掠厮杀的过去,已经开启了新的时代。
  
  他们不再将陈楚视为生死大敌,积极开放,向陈楚输出过剩的牛羊等物,换取茶叶,瓷器,粮食等稀缺物品。
  
  完颜嫣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,在场的部族首领无一反对。
  
  这几十年来,肃慎人夹在陈楚和黑蛮之间,朝不保夕,四处征战,但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。
  
  如果能安安稳稳的牧马放羊,有谁愿意拿起弯刀与人拼命?
  
  他们对于草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故土情结,陈楚再好,却不是他们的家,他们真正的敌人是草原深处虎视眈眈的黑蛮,与陈国交好,对他们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  
  完颜嫣成为可汗之后,他们便多了一条新的退路。
  
  草地上,完颜嫣已经跪了一个时辰,唐宁站在她身后,对着某个方向,极目远眺。
  
  那里是一片茫茫草海,越过那边草海,便是陈国地界。
  
  三王子自杀之后,他的十余名亲信也自杀殉主,其余的部族,则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对完颜嫣宣布了效忠。
  
  可汗死了,大王子和三王子也都身故,没有人与她争可汗之位,从今日始,她便是这片草原上,唯一的王。
  
  完颜嫣上位,陈楚与草原建交,唐宁此行的任务,也已经圆满完成,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。
  
  唐宁本应该很高兴,但看到完颜嫣的样子,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。
  
  草原之行,虽然有了圆满的结局,但过程却异常惨烈,子杀父,弟杀兄,她的亲人一个不剩,天地之间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人的感觉,没有人比唐宁更懂。
  
  完颜嫣祭拜完三人,回去之后就发烧了。
  
  太医说她是因为情绪起伏过大,悲伤过度,开了些安神的药,便让她好好休养。
  
  完颜嫣卧床休养之时,唐宁在帐中收拾行装。
  
  来之前,他也没有料到,草原之行,居然会是这个样子,但无论如何,结果总是好的,这以后,陈国和草原,会有数十上百万人免于战乱,至少在完颜嫣在位之时,陈国和草原,能够和平共处,互惠互利。
  
  他收拾完行李,走到帐外,看到老郑在练刀。
  
  这些日子,老郑和完颜嫣的师父形影不离,如胶似漆,以他每天换一把刀的速度来看,不知道他们这些日子劈出了多少火花。
  
  萧珏在草地上走来走去,神情显得有些不安。
  
  和唐宁不同,他对回京有着某种抗拒,在外面他还能躲一躲,回了京,要面对的就是暴怒的陆鼎。
  
  唐宁走上前,安慰道:“别担心,不就是一条腿吗,打断了还有另一条,到时候我让工部给你打造一副上好的拐杖……”
  
  “你少说风凉话了!”萧珏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等到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,我看你怎么办!”
  
  唐宁看了他一眼,萧珏还没有意识到,他和他有本质上的不同。
  
  他和陆雅还没有成亲,这是未婚先孕,在主流的思想看来,是伤风败俗的行为。
  
  唐宁是有家室的人,小如或者小意要是怀孕了,那是大喜事,岳父岳母只会高兴,不会像陆鼎一样,知道陆雅怀孕之后,大概率只想打断萧珏的腿。
  
  唐宁瞥了瞥他,说道:“我们不一样。”
  
  萧珏道:“你和小野马……”
  
  唐宁道:“我们还是纯洁的。”
  
  ……
  
  傍晚的时候,阿伊那过来告诉他,四公主已经醒了。
  
  完颜嫣发了两天高烧,一天一夜都处在昏迷之中,意识不清,唐宁来到她的大帐,看到她睁眼坐在床上,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,显然是已经好转了。
  
  完颜嫣见他进来,目光望向他,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  
  唐宁道:“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,我明天就走。”
  
  “明天?”完颜嫣从床上爬起来,捂着嘴咳了几声,问道:“不能多留几天吗?”
  
  明天出发和几天之后出发,并没有什么区别,还是要面临分别的一刻,更何况唐宁已经归心似箭,一刻都不想耽搁。
  
  他看着她放在一旁的药,岔开话题,说道:“趁热喝药吧。”
  
  完颜嫣接过碗,碰了碰嘴唇之后,立刻将之放下,说道:“烫……”
  
  “不烫啊。”这是安神的药,尝了也没有什么,唐宁诧异的端起碗,尝了一口,发现药汁是温热的。
  
  “不烫吗?”完颜嫣看着他,说道:“你再尝尝。”
  
  唐宁经常吃火锅,可能比她是要耐烫一些,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,他尝了几口,也没有觉得烫,将碗放下,说道:“那就再等一会儿吧。”
  
  放下碗之后,他忽然觉得有些困,打了个哈欠,看着完颜嫣,说道:“你休息吧,我回帐了……”
  
  他站起身,忽觉一阵天旋地转,眼前一黑,摔倒在完颜嫣的床上。
  
  完颜嫣从床上爬起来,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,帮唐宁脱掉鞋子和外衣,将已经陷入昏睡的他搬上床,随后便侧躺在他身边,单手撑着脑袋,痴痴的望着他……
  
  ……
  
  唐宁这一觉睡得很沉,醒来的时候,还微微的有些头疼。
  
  他记不太清楚昨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了,只记得他去了完颜嫣的帐中看她,她说药太烫,然后他帮她尝了药,再然后……
  
  意识到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,唐宁瞬间清醒。
  
  他猛地睁开眼睛,看到完颜嫣只穿了一件肚兜,坐在床上,低头看着他,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男人了。”
  
  唐宁从床上坐起来,大惊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  
  完颜嫣道:“昨天晚上我们一起睡觉了。”
  
  唐宁问道:“还有呢?”
  
  完颜嫣疑惑道:“还有什么?”
  
  唐宁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发现只是脱了外衣鞋袜,内衣还规整的穿着,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,心下长舒了口气。
  
  她居然在药中下药,多亏了她的天真,在某些方面的认知还是空白的,要不然,唐宁此行已经名节不保了。
  
  他穿上衣服,完颜嫣坐在床上,像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问道:“我不会要生孩子了吧?”
  
  唐宁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会。”
  
  “啊?”完颜嫣大惊道:“可我还没有准备好……”
  
  唐宁穿好了衣服,完颜嫣又爬到床边,看着他,问道:“你说我们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呢?”
  
  ……
  
  帐外,萧珏蹲在草地上,拿着一根树枝,沾了盐刷牙。
  
  他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,见唐宁从完颜嫣帐中走出来,表情一怔,手中的树枝掉在了地上。
  
  片刻后,他捡起树枝,狠狠的呸道:“纯洁个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