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四十章 活着的传奇

第七百四十章 活着的传奇

    赵蔓的要求,唐宁欣然应允。
  
      姐姐妹妹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,明明来得很早,却一直被插队的她,唐宁也很心疼。
  
  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赵蔓一下子高兴起来,似乎家里多个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她只在乎她会不会排在末尾。
  
      有完颜嫣吊车尾,她在家里的地位自动加一,在她面前说话都能挺起胸脯来。
  
      唐宁伸出手掌,说道:“击掌为誓。”
  
      赵蔓和他击了一掌,顷刻便放下心来,依偎在他的怀里,撒娇道:“你不在的这几个月,我好想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同样是公主,完颜嫣和赵蔓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  
      试问只要是男人,有谁不会喜欢像赵蔓这样小鸟依人,温柔可爱的类型,而是喜欢完颜嫣那种会用蒙汗药来对自己意图不轨的恶女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回京已有半个月,这半个月里,他深居简出,知道他回京的人并不多。
  
      直到半个月后,从京师出发的十万大军才出现在城门之外。
  
      唐宁作为元帅,自然不能缺席庆功大典,因此他提前一天便出了城,和萧珏他们汇合。
  
      陆雅似乎是容易显怀的类型,怀孕三个月,从外面就能看出一点端倪了。
  
      萧珏看着唐宁,问道:“我爹身体还好吧?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萧老公爷身体还好,但陆尚书可不太好。”
  
      萧珏大惊道:“这个消息,你已经告诉我岳父了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我。”
  
      他当时是想着替萧珏瞒一阵子的,但陈皇先他一步说了出来,也不算是他走漏消息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你?”萧珏脸上露出一丝怒色,说道:“那是哪个混账东西出卖的我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是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萧珏怔了怔,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说道:“当我没说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,诧异道:“不对啊,陛下怎么会知道的?”
  
      “这还用问?”唐宁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陛下的密谍遍布军中,说不定连你晚上坚持了多久他都知道,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军中肯定有陈皇的密谍,但却没有这么夸张,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萧珏信了。
  
      之后他便用一种看谁都像密谍的眼神,看的他周围的几名参将心中发毛,对他避之不及。
  
      这次北征大胜,是比当初平定江南之乱还大的事情,对陈国的意义也更加重大。
  
      陈皇给予了将士们最高的礼遇,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出城迎接。
  
      于是城门口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,大军大胜而归,天子乃至于群臣都面带笑容,喜气洋洋,人群之中,唯独兵部尚书陆鼎黑着一张脸,目光死死的盯着马上的一道人影,恨不得用目光将他千刀万剐。
  
      大军班师,有着一套完整的礼仪规制。
  
      礼毕之后,陈皇回宫,百官按照顺序散去,萧珏正要开溜,陆鼎已经出现在他的马下,怒道:“小畜生,给我滚下来!”
  
      萧珏求助的看向唐宁,唐宁移开视线。
  
      见没有能帮他,萧珏只能垂头丧气的跳下马,低头道:“见过岳父大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陆鼎额头青筋直跳,怒道:“你别叫我岳父,我没有你这样的岳父!”
  
      “哦……”萧珏点了点头,说道:“陆大哥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站在马上,也能看到陆鼎胸口起伏,额头青筋直跳,他曾经看过一个笑话,说的是女婿喝醉了和老丈人拜了把子,萧珏和陆鼎拜把子不用喝酒,真算起来,他们两个其实是平辈,本来就是兄弟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萧珏看上去人模狗样的,其实是一个搞大了自己侄女肚子的禽兽。
  
      “爹!”陆雅从马上跳下来,不满的看着陆鼎。
  
      “你疯了!”陆鼎眼皮直跳,急忙搀着她,说道:“这么高的地方你能跳吗,万一孩子有个三长两短,呸呸呸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自己在自己嘴上抽了两下,沉声道:“跟我回去!”
  
      说完又看了萧珏一眼,说道:“小畜生,回去告诉你爹,陆某一个时辰后拜访!”
  
      萧家和陆家的家事,唐宁就不掺和了,他比较好奇的是,这一次,陈皇会怎么赏他。
  
      做皇帝也不是真正的随心所欲,陈皇行事,也需要有一条准绳。
  
      有功则赏,有过则罚,这是上位者必须严格遵循的法则,只有赏罚分明,他手底下的人才能服气,有功不赏,有过不罚,朝堂那一套完整的体系就会乱套。
  
      而问题在于,唐宁已经是左骁卫将军,吏部侍郎,兼尚书左丞,武职再往上是十六卫大将军,是武将能够达到的巅峰,文职再往上是尚书和丞相,几乎是文官能够达到的巅峰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年纪,无论坐上哪一个位置,都是开创了陈国立国以来的先河。
  
      当然,除了升官之外,还有加爵。
  
      但从几十年前开始,陈国的爵位就有减无增了。
  
      权贵权贵,顾名思义,他们站在权力的巅峰,身份尊贵,极少数的人,享受着绝大多数的资源。
  
      他们什么都不用做,也有国家养着,权贵子弟,仕途升迁远比没有背景的寒门贫民子弟容易。
  
      正是因为他们超然的地位,导致这些人常做一些仗势欺人的事情,欺压百姓,鱼肉相邻,成为了国家的蛀虫,一点点汲取着陈国的养分。
  
      因此,陈国从上一代皇帝开始,就在有意的削减爵位,到了这一任陈皇,更是不留情面,原先康王一系,有数十位权贵都被一削到底,削爵是政治正确的大方向,作为皇帝,不太可能会逆势而上,自己否认自己。
  
      正是因此,唐宁才想象不到陈皇会赏赐他什么。
  
      赏银子太俗,赏美女他也用不上,而且也不是陈皇的行事风格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情不仅唐宁好奇,整个京师都在好奇。
  
      这半年来,他先是平定江南之乱,后又安定西北,解决了草原的威胁,数次救国救民于危难之间,这样的人,不重赏不足以安民心,不重赏不足以服众。
  
      但如果要赏,他的地位已然极高,再往上不是不可以,只是他还太年轻,用几年的时间走完别人几十年的路,容易根基不稳,不是好事。
  
      他们没等多久,就等来了答案。
  
      这次西北大胜,普天同庆,陛下对于全体将士都不吝啬。
  
      普通士兵战功翻倍,功绩卓越的将领,各自官升一级,这其中,原左骁卫右郎将陈舟,即日起任中郎将,原中郎将萧珏,升左骁卫右将军,原左骁卫右将军唐宁,在西北一战中,不顾自身安危,身先士卒,深入敌营,一力促进陈国与草原结盟,功勋卓著,升任左骁卫大将军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还被封为定国侯。
  
      定国侯是陈国立国时首设,从称号上便可以看出,此爵位,非有定国安邦大功者不封。
  
      这个爵位从来都是追封,数十年来,受封这个爵位的,包括唐宁在内,只有三人。
  
      前两者,都是功勋卓著的沙场悍将,是陈国的传奇,死后被封定国侯,且子孙不可继承。
  
      唐宁是有史以来,唯一一位在活着的时候受封此爵位的。
  
      先平江南,再定西北,他的功劳,完全可以受得起这个称号。
  
      从今日起,他是定国侯,也是当今陈国,活着的传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