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四十三章 陈皇之忧

第七百四十三章 陈皇之忧

    陈皇作为皇帝,召他进宫,居然不是为了商讨国家大事,而是询问他为什么没有孩子,大庭广众之下,他不要面子吗?
  
      不过好在唐宁不是最没有面子的一个,他注意到陈皇说完这句话之后,陆鼎就低下了头,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陆尚书之女早已珠胎暗结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难怪萧家这么着急成亲,再晚可就瞒不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据说良辰吉日原本是三个月之后,钦天监的官员被陆尚书将刀架在脖子上改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难怪,我就说嘛,哪有那么巧的事情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换做别人,这么不给陆鼎,不给陆家面子,早就被他拎着刀砍翻了,但泄露消息的人是皇帝,他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。
  
      陈皇让唐宁在家休息,唐宁也就顺势答应了。
  
      躲得了一时,躲不了一世,有些事情,还是说清楚的好。
  
      他走出御书房时,看着前方的一人,说道:“钱大人,留步。”
  
      户部尚书钱硕看着他,疑惑道:“唐大人有何事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笑道:“有件小事,想请钱大人帮个小忙。”
  
      钱硕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但说无妨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府。
  
      陈玉贤悠悠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宁儿这些日子是不是在躲着我们,他刚刚从草原回来,怎么也不歇歇,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官衙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呢……”钟意牵着她的手,说道:“相公身兼数职,公务繁忙,可能是衙门里的事情多一些,过些日子就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陈玉贤轻叹一声,说道:“衙门里的公务再繁忙,也不能靠他一个人的。”
  
      她目光再次望向钟意时,开口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,每次问你都不说,你们看看陆姑娘……”
  
      钟意低下头,表情也有些失落,说道:“相公有自己的打算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玉贤哀叹道:“什么打算他也不说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从门外走进来,将一个册子放在桌上,说道:“岳母大人先看看这个吧。”
  
      陈玉贤诧异的翻开他放在桌上的册子,脸色逐渐变得苍白,喃喃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我从户部查到的数据。”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陈国每年因难产而死的女子,可查的便以万计,且生育年龄越早,危险越大,陆雅已到适合生育的年龄,可小如小意都还没有到,岳母大人也不希望她们置身险境吧?”
  
      陈玉贤手中拿着册子,抿了抿嘴唇,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某处房中,钟明礼看着她,说道:“你忘记了你生小意的时候多么危险吗,夭夭的娘,也是这么去的,宁儿也是为她们着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应该早说的。”陈玉贤心有余悸的将那册子放下,说道:“已经等了一个两年了,再等一个也无妨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一个人坐在书房里,目光望着窗外。
  
      小如和小意的年龄不够,不是他暂时还不要孩子的唯一理由。
  
      还有重要的一点,是要免于牵挂,从今日开始,接下来的一年内会发生什么事情,谁也预料不到。
  
      若是她们在这一年内怀孕,他们一家都会多处受制于人。
  
      从西北回来之后,唐宁的武职已经做到了巅峰,文职也接近巅峰,勋爵不可能再高,更重要的是,他手中已经掌握了众多的资源,可以去做一直想做,却没有做的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比如,和某些人,算一些陈年老账。
  
      钟明礼从门外走进来,轻声道:“你岳母的话,你听听即可,你们有你们的打算,妇道人家,不懂什么的,小如和小意的身体要紧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其实我们暂时不要孩子,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诧异道:“那还有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我打算动唐家了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闻言,心中陡然一惊。
  
      唐宁和唐家的恩怨,他早就知道了,他们一家,从初到京师之时的处处受制,被唐家为难,一步步走到今日,拖垮唐家,路途有多艰险,过程有多困难,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清楚。
  
      如今,他已身居高位,也是该到了向唐家讨债的时候了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唐家再没落,也是唐惠妃的娘家,是端王的母族,是皇亲国戚,想要动唐家,要经过端王,经过惠妃,经过陛下……,这又谈何容易?
  
      他没有劝说唐宁,想了想之后,问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吗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不用,我已经有安排了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没有再多言,走出书房,径直去了京兆府衙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。”府衙内的捕快见到他,纷纷行礼。
  
      钟明礼看向一人,说道:“去叫彭琛来。”
  
      没多久,已经升任京兆府衙总捕头的彭琛快步走进来,拱手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看着他,说道:“去将和京师唐家有关的案情卷宗,全都调出来,送到我这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皇宫。
  
      御书房。
  
      陈皇难得的空闲,在御花园踱着步子,似是无意的开口:“你说,他为什么不生孩子呢?”
  
      魏间缓缓的跟在他的身后,尴尬道:“陛下,这生不生孩子的事情,唐大人自己也不能完全做主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皇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不能做主,不代表别人不能做主。”
  
      魏间讪讪的一笑,转移话题道:“陛下怎么忽然关心起唐大人生不生孩子的事情了?”
  
      陈皇缓缓停下脚步,说道:“朕看的出来,他的心很大,只有心里有了牵挂,他才会老实的待在京师,才能完全的为朕所用。”
  
      魏间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现在又是大将军,又是定国侯,他的根基,他的一切都在京师,他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呢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这只是朕的感觉。”陈皇目光望向一处,说道:“朕担心的,是另一件事清。”
  
      魏间抬头道:“陛下担心何事?”
  
  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你若是一路走来,处处受人欺凌打压,多次都有性命之忧,待你有朝一日飞黄腾达,直冲九霄,又会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魏间想了想,说道:“若是老奴,老奴一定要当年欺辱我的人血债血偿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……,有仇不报,有怨不究,终究意难平。”陈皇轻叹一声,说道:“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对唐家,朕可不希望看到朝堂大乱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魏间怔了怔,说道:“原来陛下是在说唐大人,唐家已经衰落至此,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再说,唐大人心胸宽广,为人豁达,应该,应该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魏间越说声音越小,最终一句都不吱声了。
  
      陈皇撇了他一眼,问道:“怎么,连你自己也不信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