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五十五章 惊吓

第七百五十五章 惊吓

京师,西区。
  
  京师四个区域,皇宫在东边,京中的达官贵人占据了东南,北区住的大都是普通百姓,西区商铺林立,是富商巨贾们聚集的地方。
  
  唐家被抄了老宅,家主削官罢爵,贬为平民,自然也没有脸再住在东南,却也不想住在最乱的北区,而是在西边买了宅子。
  
  唐家这几年屡受创伤,但底蕴还是有一些,祖宅被抄,家产还在,足以置办新的宅子。
  
  北区的商贾们对于唐家的存在略感新鲜,曾经这么高高在上的家族,如今沦落到和他们一般的田地,不得不说,他们的心里还是挺舒服的。
  
  唐家自搬过来之后,就大门紧闭,绝了想来看热闹的某些人的心思。
  
  奇怪的是,唐家搬来之后,唐家前后左右的几间新店铺显然也换了主人,第二日就挂上了“唐人斋”的牌子。
  
  唐人斋是谁的产业,众人都心知肚明。
  
  将唐家从云端拉到尘埃里,如今又用这样的方式来恶心他们,定国侯和唐家,当真是仇深似海……
  
  唐家紧闭的大门之内,唐淮站在院中,面无表情。
  
  即便是唐家已经没落至今,唐家仅存的骄傲,也不允许他走出这间院子,接受众人的目光洗礼。
  
  唐昭手里捧着一本书,走到院子里,看着他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大伯要是觉得无聊,就多看看书吧,我爹关我禁闭的那几个月,我就是这么过来的,以前居然没发现,看书这么有意思,外面的世界,其实也都在书里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没了假期,每日只能按时上衙放衙。
  
  他在尚书省坐了一天,帮助王相看了一天的折子,等到下衙的时候,已经有些头晕脑胀了。
  
  出了皇宫,走到街上,吹了吹冷风,才觉得好了些。
  
  他从一辆马车旁走过,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  
  “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
  
  唐宁听着这声音,脚步顿住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要说满意,也还算不上满意……”
  
  “难道你要看着唐家家破人亡才满意?”车厢之内的声音有些异样,明显是咬着牙说出来的。
  
  唐宁笑道:“这是你们自己造的孽,不要怪在我的头上。”
  
  唐琦沉默了一会,问道:“你觉得你就干净吗,你到底把五妹藏到哪里去了?”
  
  唐宁笑道:“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?”
  
  唐琦阴沉道:“果然是你!”
  
  唐宁没有否认,说道:“是我,你奈我何?”
  
  唐琦深吸口气,平复了心情之后,说道:“你以为你还能得意多久?”
  
  “至少也要得意到端王上位吧?”唐宁看了车厢一眼,小声道:“那也是在端王能够上位的情况下……”
  
  车里的唐琦显然愣了一下,随后声音就有些尖利,带着些发颤的味道:“你什么意思!”
  
  “没什么。”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我就是觉得,怀王似乎比端王更适合当皇帝,就连康王,也比端王好啊,我要是站队,肯定站他们……”
  
  他说完这句话,没有再看车厢一眼,径直离去。
  
  马车之中,唐琦面色苍白,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回荡。
  
  他要参与夺嫡,他要参与夺嫡!
  
  以他在京中的权势和人脉,不站队还好,一旦他选择正面站在端王的对立面,端王已经坐稳的皇位,将会面临极大的动荡。
  
  唐琦心中惊惧,催促车夫道:“去端王府!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回到家,舒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,就将遇到唐琦的事情抛到了脑后。
  
  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只是吓吓他而已,他怎么可能去辅佐康王和怀王,康王的亲王之位,是因为他丢掉的,想必他现在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,怎么可能和好,至于怀王,那条咸鱼,有帮扶的必要吗?
  
  而且从现在开始,就算是他现在什么都不做,赵圆背后的势力,也能在陈皇身体每况日下的时候,用逼宫的方式,强行让他成为太上皇。
  
  夺嫡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  
  端王自以为不做不错,就能躺赢,其实赵圆已经在猥琐发育,迎头赶上。
  
  端王府中。
  
  听说了唐琦刚才和唐宁的对话,端王一口茶水喷出来,惊惧道:“什么!”
  
  唐琦握紧双拳,说道:“他可能要参与夺嫡了,就是不知道他支持的是康王和怀王……”
  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端王脸上浮现出一丝惧色,见识过唐宁的种种手段之后,他是真的怕了。
  
  唐家权势滔天,这么大的家族,三年之内,被他搞成了现在的下场,父皇身体康健,至少还能在位三个三年。
  
  以父皇对那人的器重,别说他还不是太子,就算他是太子,也有可能被他从太子的位置上拉下来。
  
  他看着唐琦,郑重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  
  唐琦道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……,康王虽然已经是嗣王,但嗣王恢复亲王位,也不是不可能,若是他决意相助怀王,事情会更加严重……”
  
  “到底是康王,还是怀王?”端王脸上浮现出一丝阴沉之色,咬牙道:“召集王府谋士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康王府。
  
  康王走出府门,忍不住笑道:“可惜可惜,没看到唐淮那时候的表情……”
  
  和唐家斗了这么久,他曾经在唐家手上吃过无数的亏,以往的强敌,如今已然灰飞烟灭,这是他最近听到的,令他心情最为舒爽的事情。
  
  他自顾自的说了一句,许久没有听到身后之人搭话,回过头,发现徐先生表情有异,诧异道:“徐先生,怎么了?”
  
  徐先生目光在王府之外扫视一周之后,才徐徐收回来,低声道:“有人在盯着王府……”
  
  康王脸色瞬间沉下来,问道:“谁!”
  
  徐先生目光望向王府门口的石狮,说道:“左侧第三间茶楼,二楼第四个窗户……”
  
  康王正要抬头,徐先生提醒道:“殿下不要看那边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康王府附近的茶楼之上,一人坐在二楼的窗前,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康王府的方向,见康王走出来,在王府门口站了一会,便又走了进去,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,缓缓站起身,向窗边又移动了一段距离。
  
  一炷香之后,王府内还是没有什么动静,倒是有十余道人影,忽然从一楼涌上来,直奔窗边而来。
  
  他面色一变,毫不犹豫的从窗口跳下去,没跑几步,就被人按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  
  一刻钟后,康王府中。
  
  徐先生走进某座大殿,看着康王,说道:“问清楚了,是端王的人。”
  
  康王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,咬牙道:“赵铭到底想干什么!”
  
  与此同时。
  
  怀王府,怀王和怀王妃走出王府时,脚步忽然一顿,挽着他的手的怀王妃抬起头,诧异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怀王目光望向前方,余光看的却是不远处一棵树下挑担的行商,眉头微皱,片刻才重新舒展,低头看着怀王妃,微微一笑,说道:“没什么,走吧……”
  
  荣小荣说
  
  还更【6/23】,下一个剧情略卡,今天争不了五更了,大家早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