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六十五章 解决之法

第七百六十五章 解决之法

钟明礼匆匆走进唐宁的书房,看着他,震惊问道:“江南举人名额,精简税务一事,怎么会落到你头上了?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
  他总不能告诉岳父大人,这是泡到陈皇的女儿之后,陈皇向他索要的聘礼之一。
  
  “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钟明礼面露担忧之色,说道:“这两件事情,谁办都讨不了好,陛下这不是难为你吗?”
  
  “没事。”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  
  对他而言,解决此事的办法自然是有的,而且还不少,问题在于如何选择而已。
  
  可以直接削减江南举人名额,有谁敢在国子监门口闹事,全都抓进刑部天牢。
  
  可以不动江南举人名额,取消江南两道州试自主命题的资格,从此以后江南州试试题由京师另出,不再以名次论,而是设立单独的及格线……
  
  朝廷给的名额不变,但江南州试及格的学子够不够这个数目,就不是朝廷能决定的了。
  
  当然,在唐宁看来,这些都是下下策。
  
  陈皇给他的任务是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,既要削减江南名额,还不要江南学子有意见,任何暴力行为,或是不公正的政策,势必会引来他们极大的抵触,便失去了做这件事情的初衷。
  
  即便是唐宁,一时之间,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。
  
  陈皇将这件事情移交给他的命令,显然又迎来了江南学子的另一轮抵触,许多江南官员也纷纷上奏,直言此法有失公允,对江南太过不公。
  
  甚至有些人将矛头直指京畿,言说朝廷对于京畿学子本就多有优待,如今还要打压江南,实在是没有道理。
  
  陈国南北教育资源相差甚大,要是从生源质量来说,江南独居魁首,连京师都有所不及,可京师每届科举分配的举人数量,还要多出江南一些。
  
  不过,京师是陈国都城,陈国的上层人物皆聚于此,江南受到这种不公对待,也只能忍气吞声,可他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容不得京师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。
  
  这次从江南削减的举人名额,全都加到了京畿,这谁能受得了,于是国子监和江南学子的矛盾,逐渐发展为江南和京畿的矛盾。
  
  京师学子官员自然也不能任由他们编排,逐渐开始反击,两方堆积的折子,占满了尚书省几大桌子。
  
  下衙之前,尚书省也没有商量出一个对策,唐宁和往常一样出了尚书省,准备回家时,看到一人从后方的衙门走出来。
  
  那个地方是中书衙,走出来的人是中书舍人唐靖。
  
  冤有头,债有主,唐靖虽然也是唐家人,但和唐琦唐淮不一样,因此在针对唐家的事情上,唐宁并没有将矛头指向他。
  
  他如今依旧是他的中书舍人,在陈国,中书舍人的官位虽然不高,但却是能直接参与国事的,相当于皇帝的秘书,前途无限。
  
  即便是唐宁和唐靖并没有什么恩怨,却也不想和唐家人有太多的纠缠,他主动放慢了步子,等到唐靖走出宫门口,他才徐徐的走出去。
  
  他走出宫门,有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。
  
  “江南的问题,归根结底,是江南与京畿的矛盾,陛下不想江南一派坐大,江南一派也不想京畿一系独大,削减江南以补京畿,从根本上不可行……”
  
  唐靖并没有走,而是在宫门外等他。
  
  他说了一句之后,就上了马车。
  
  听道唐靖的话,唐宁站在原地,脑海中忽而有一道亮光划过。
  
  便在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一名宦官小跑出来,喘着粗气,说道:“唐大人,陛下召见……”
  
  唐宁进了御书房,陈皇头也没抬,问道:“江南的事情,想到解决办法了吗?”
  
  唐宁老实道:“还没有。”
  
  “朕再给你三天时间。”陈皇淡淡的说道:“三天之内,朕要看到削减江南举子人数的折子,如果朝中有一名官员有异义,朕就当着所有人的面,打你的板子。”
  
  唐宁看出来了,陈皇不是想解决问题,他就是想打他的板子,不过他还是拱手道:“臣遵旨。”
  
  陈皇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不算朕为难你吧?”
  
  唐宁道:“回陛下,不算。”
  
  陈皇道:“既然你觉得这不算为难,那么等到江南的事情解决了,京畿的事情也交给你了。”
  
  唐宁抬起头,问道:“请问陛下,京畿有什么事情?”
  
  陈皇道:“江南举子数额减少之后,江南一派的势力必定会消减,到时候,没有了江南派系的牵制,京畿一派又太强,不利于朝堂平衡……”
  
  唐宁想了想,问道:“要不,随便找些理由,挑些京师官员抄家,不知陛下觉得此法可不可行?”
  
  陈皇望向他,说道:“你说呢?”
  
  唐宁没有回答,只是隐晦的瞥了陈皇一眼,要削弱江南党派的是他,嫌江南党派太弱压制不住京畿的也是他,唐宁此刻真想脱下鞋子,用鞋底抽他的老脸。
  
  削弱江南党派的同时又要求增加他们的实力牵制更加强大的京师,这和要求他用毛笔画出来五彩斑斓的黑有什么区别?
  
  陈皇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怎么,有问题?”
  
  唐宁咬牙躬身,说道:“回陛下,没有。”
  
  尝试着站在陈皇的角度思考了一番之后,唐宁就一点儿都不生气了。
  
  如果他是陈皇,此刻殿下站着的人,最少已经被禁卫打断了三条腿。
  
  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没有就回去吧,朕只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之后你要是还没有想到办法,记得上朝的时候多穿两条裤子。”
  
  唐宁离开之后,陈皇才放下奏章,缓缓的站起身,长舒了口气,喃喃道:“思来想去,不打他的板子,朕也意难平啊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陈皇想通过故意刁难来打他的板子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  
  就算是他真要唐宁画出五彩斑斓的黑,唐宁也能满足他的要求,让他无话可说。
  
  第二日一早,早朝之上,唐宁抱着笏板,说道:“启禀陛下,关于各州举子名额分配一事,臣有本奏……”
  
  “这么快?”陈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  
  唐宁躬了躬身,说道:“一直以来,我朝科举的举人名额,江南两道和京畿一道,便占据了七成以上,臣以为,这对其余诸道学子极为不公,臣提议,京畿道与江南道,各让出二成举子名额,均分给都畿道,山南两道,淮南道,河东道,关内道等……,如此方显公平。”
  
  陈皇想要削减江南的势力,又不想京畿坐大,既然如此,那便各打三十大板,同时削减两地的举人名额,均分给其余各道,岂不是正好合了陈皇的意?
  
  唐宁话音落下,满朝哗然。
  
  江南道削减出来的举人名额,原本是让给京畿道的,这样一来,江南在朝中的影响力会逐渐降低,京畿一系,势力会不断扩大,谁也没想到,唐宁不仅没有将江南的举人名额让给京畿,而是同时削减江南和京畿的名额,均分给其余各道。
  
  如此一来,在以后的朝堂上,江南和京畿党派的势力会逐渐降低,其余诸道则会日渐崛起,打破由两党官员独揽大权的局面,如此一来,也能为诸道争取到更多的利益,再也不用跟在江南和京畿后面吃他们的残羹剩饭。
  
  朝堂哗然了片刻,便又重新安静了下来。
  
  只不过,众人的表情,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  
  江南两道官员表情错愕,江南虽然还是被削减了名额,但京师也没有占到便宜,而是和他们一样吃了亏,这样想来,事情好像也没有那么糟。
  
  代表着京畿利益的官员,平白糟了无妄之灾,心中自然惊怒加不满,然而正当他们想要站出来反驳唐宁的提议时,瞥见其余官员的眼神,心中不由的咯噔一下,停下来迈出去的脚步。
  
  朝堂之上,除了江南和京畿出身的官员之外,其余诸道官员,皆是面露喜色,眼中异光闪烁,宛如一只只闻到腥味的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