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箭三雕

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箭三雕

    陈国以科举取士,十之八九的官员,都是通过科举选拔的。
  
      这种选官方法,虽然避免了官员被门阀世家垄断,从而间接把控朝堂,但久而久之,也会暴露出一些其他的问题。
  
      例如京畿和江南的教育资源,远胜其余诸道,学子的数量和质量也更高一筹,朝中官员,有一半都出自京畿和江南。
  
      以才能取仕,这看似公平,实则不公。
  
      江南出身的官员,自然向着江南,曾是京畿学子,首先想的一定是为京畿谋福利,他们在朝中以地域为区分,结成各种党派,虽然党派内部也有不少分歧,但涉及到与籍地利益的问题时,又会一致对外。
  
      这就导致京师和江南占据了朝廷大部分的资源,其余诸道,在京官员不多,人微言轻,处处被江南京畿压着,别人吃肉,他们能不能喝上汤,还要看对方的心情。
  
      出现这种问题的根源,无非是和京畿江南相比,诸道的举人名额不多,进士自然更少,在朝中无人说话,更争取不到相应的利益。
  
      一旦这种情况有所改变,如定国侯所提议的那般,江南和京师各让出两成的名额给他们,诸道在朝廷的地位虽不能说彻底翻转,但总会有所改善。
  
      这近乎是白捡的便宜,有谁会蠢到拒绝?
  
      “定国侯言之有理!”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的提议很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臣附议”
  
      “臣也附议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一时间,但凡朝中籍贯在京畿和江南之外的官员,纷纷站出来附议,这是为他们所有人谋福利,怎么能让定国侯一人站出来面对江南和京畿的官员?
  
      代表着江南利益的官员本想反驳,但见到如此阵仗,也纷纷闭上了嘴巴。
  
      陛下显然是铁了心要削弱江南在朝的影响,他们这么闹,无非是想要多争取些利益,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。
  
      如今唐宁只削减了他们两成的名额,也没有将之加到京畿头上,反而同样削了京畿两成,这个结果,江南并不是不能接受。
  
      唐宁面色淡然,虽然事先他没有和任何人沟通过,但在说出这个提议之前,他就预料到会有这么多官员站出来力挺他。
  
      江南和京畿在朝势力虽大,任何一道都比不过他们,但诸道联合起来,两派也要避其锋芒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情本来就对他们有利,算是白捡的便宜,这些人应该知道怎么做。
  
      两成这个数字,是他斟酌许久的,既不会伤及江南和京畿的根本,又能让陈皇满意,还能让其余诸道动心,若是高于这个数字,江南和京畿或许会和他死磕,若是少了,陈皇想必又会觉得不够……
  
      陈皇看了唐宁一眼,目光望向下方,问道:“定国侯的提议,可有人有异议?”
  
      江南无人说话,代表着京畿地区的官员,自然不满于这个提议,这件事情本来和他们没有关系,京畿纯属遭了无妄之灾。
  
      一名官员站出来,抬手正要说话,唐宁看着他,笑问道:“中书令对本官的提议有异议?”
  
      中书令看着他和善的笑容,心中咯噔一下,猛然意识到一件事情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情陛下交给了唐宁,倘若他办不好,岂不是失职?
  
      若是因为他,让唐宁被陛下治一个失职之罪,他一定会怪罪自己,中书令不认为他的背景比唐家还深厚,官职比冯相还高……
  
  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看一众京师同僚,见他们都低着头,不敢站出来,心中暗恼怒,抬起头时,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定国侯误会了,侯爷的提议,有理有据,本官也觉得很有道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转向陈皇的方向,躬了躬身,说道:“回陛下,定国侯的提议,臣附议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臣附议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附议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中书令牵头,京畿和江南官员也都纷纷站出来,表示同意,两成的数字,还不足以让他们冒险得罪唐宁和朝中诸道官员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么办了。”陈皇看了唐宁一眼,眼中浮现出可惜之色,说道:“没什么事情的话,就退朝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今日朝堂上的情形,不出唐宁所料,京畿和江南的确是占用了朝廷太多的资源,惹得陈皇不满,但作为这两地出身的官员,是不会觉得他们得到的已经足够,刚才在朝堂上,他问中书令的那句话,其实有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想不到有朝一日,他也会以势凌人,成为了别人口中的权臣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唐大人!”
  
      “定国侯仗义直言,我代河南道学子,感谢侯爷大恩!”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的恩情,我关内道仕子必将铭记!”
  
      “下官代表淮南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出了大殿,许多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官员,纷纷对唐宁抱拳躬身,开口称谢,唐宁一一回礼。
  
      看到从殿内走出来的一人,唐宁笑问道:“这次的事情,让京畿道吃了亏,中书令不会记恨本官吧?”
  
      中书令连忙道:“不敢不敢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敢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不会……”中书令连忙改口,说道:“唐大人也是一心为公,本官怎么会记恨你,唐大人千万不要这么以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不记恨?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不记恨!”中书令连忙道:“不过,唐大人这次让江南蒙受了损失,张侍中可能会心生不满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休得胡言!”张侍中从后方走过来,说道:“端王要削减我江南三成名额,唐大人帮我们减到两成,本官谢谢唐大人还来不及,怎么会心生不满,你少挑拨离间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削两成不是削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你看,中书令心中还是不平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中书令和侍中吵起来的时候,有一名宦官小跑过来,说道:“唐大人,陛下召你去御书房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着唐宁离开,中书令和侍中同时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愿意得罪这位陛下最看重的宠臣,而这次的事情,他代表的是陛下的意思,也的确不是为了自己,要是闹到最后,无法收场的是他们。
  
      将除京畿和江南的所有州府绑在他的船上,使得江南和京师陷入两难的窘境,圆满完成陛下交付的任务------唐宁还是那个唐宁。
  
      中书令长叹口气,说道:“高,实在是高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御书房内,陈皇踱着步子,喃喃道:“妙啊,削减江南举人名额,同时削减京畿来堵住江南的嘴,又以其余各道来掣肘京畿,既削弱了江南和京畿的党派,又使得两党继续制衡,还收获了其余诸道的民心,一石三鸟,一箭三雕……,朕怎么没想到这一点?”
  
      魏间笑了笑,说道:“手下有如此聪明的臣子,哪里需要陛下去想?”
  
      “虽然他这件事情办的很漂亮……”陈皇捋了捋下巴上的短须,说道:“但是不打他的板子,朕心里还是不舒服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多时,唐宁走进御书房,躬身道:“参见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件事情,你办的很漂亮。”陈皇坐在位置上,抬眼看了看他,问道:“朕将这么艰巨的差事交给你,你心中可有怨恨朕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食君俸禄,为君分忧,这是臣的职责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笑着摆了摆手,说道:“此事的确棘手了些,你有怨恨也很正常,这是人之常情,朕不怪你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臣真的没有怨恨。”
  
      陈皇不信道:“真没有?”
  
      唐宁郑重道:“真没有!”
  
      他瞥了陈皇一眼,这种套路,也未免太老套和幼稚了。
  
      钓鱼执法谁不会,怕是他哪怕稍微点点头,说一个“有”字,他就会让人将他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,他唐宁什么样的场面没遇到过,这种雕虫小技,他岂会中招?
  
      “很好,恪尽职守,毫无怨言,这才是朕的好臣子。”陈皇站起身,走下来,欣慰的看着他,问道:“对了,你刚才进御书房,先迈的哪只脚?”(如意小郎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