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七十五章 假如……

第七百七十五章 假如……

下朝之后,陈皇惯例性的回了御书房。
  
  作为皇帝,他要比朝中的任何一位臣子都累。
  
  今日陈皇并未批阅奏章,坐在位置上,表情平静,目光却深邃无比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此次朝臣声讨端王,声势前所未有,虽然最终被他压了下去,但不可否认,他的心里,也发生了动摇。
  
  长幼有序,传幼不传长,不合礼制,不知道史书上会如何写他,但若是真的将皇位传给端王,他辛苦一辈子治理的江山,或许会毁在他的手上。
  
  这是他更不能容忍的事情,时至今日,他不得不严肃的考虑这个问题。
  
  而当他仔细考虑之后,才发现论智慧,论品行,论背景……,无论是哪方面,润王都要强过端王。
  
  他差的只是年龄,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说难也难,说简单也简单。
  
  同样是亲王的情况下,皇位不好越过端王,传给润王。
  
  但只要端王和康王一样成了润王,在身份上低润王一等,一切便都顺理成章了。
  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心中便已经动了这个念头,只不过那时候,这个念头还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,到如今,已然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  
  他沉思许久,缓缓的站起身,问道:“润王是不是真的比端王更适合接替朕?”
  
  魏间站在他的身后,低头不语。
  
  陈皇皱了皱眉,说道:“别给朕装死,朕问你话呢。”
  
  作为皇帝,满朝上下,其实他最信任的,不是别人,正是魏间。
  
  魏间作为内侍总管,不涉党争,与任何官员都没有利益牵扯,他信任唐宁,是信任他的能力,他信任魏间,是信任他的忠心。
  
  很多事他都可以交给唐宁去做,但有些话,他只能问魏间,也只信任魏间。
  
  被陈皇训斥之后,魏间叹了口气,说道:“回陛下,润王殿下是不是比端王殿下更合适,老奴不知道,但老奴知道,文武百官,怕是对端王殿下彻底失望了,如果日后陛下要传位给端王殿下,可能会遇到很多阻力……”
  
  陈皇沉声道:“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,他们也怕陈国的江山社稷毁在某人手里。”
  
  魏间静静的站在他身后,再也没有接话了。
  
  “朕圆原本担心,端王上位之后,会和唐宁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如今看来,似乎可以不用担心……”陈皇又沉默了许久,说道:“去请张大学士来。”
  
  正在崇文殿给润王讲课的张大学士被召到了御书房,躬身行了一礼,说道:“老臣见过陛下。”
  
  陈皇站起身,问道:“大学士的伤好些了吗,要不要再回家休养几天?”
  
  张大学士拱了拱手,说道:“谢陛下关心,老臣的伤只是皮外伤,早就不碍事了,不必耽误润王殿下的课业。”
  
  陈皇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大学士这几日在教圆儿读什么书?”
  
  张大学士道:“回陛下,这些日子,老臣一直在教殿下读《孝经》。”
  
  陈皇摇了摇头,说道:“圆儿自小就懂孝道,日日给朕煲汤补身体,大学士以后不用教她《孝经》了。”
  
  “遵旨。”张大学士点了点头,说道:“老臣正准备教他读《礼记》呢。”
  
  陈皇摆了摆手,说道:“《礼记》也不用教了。”
  
  张大学士疑惑道:“那老臣该教殿下什么呢?”
  
  陈皇道:“教他读《资治通鉴》吧。”
  
  张大学士怔了怔,问道:“《资治通鉴》对于润王殿下来说,是不是太过晦涩难懂了?”
  
  陈皇道:“圆儿自幼聪颖,不妨试试吧……”
  
  张大学士看了看他,微微点头道:“老臣遵旨。”
  
  片刻后,崇文殿,赵圆看着张大学士,高兴道:“不读那本书了?”
  
  那本《孝经》又厚又重,他早就读烦了,听闻以后可以不用读了,自然高兴。
  
  “不读了。”张大学士将一本书籍放在他的面前,说道:“以后读这一本,殿下一定要用心读,这对你很重要……”
  
  看着面前这本明显薄了许多的书籍,赵圆高兴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读完这本读什么?”
  
  张大学士道:“读完这本就不用读了。”
  
  “真的?”赵圆闻言先是一惊,随后便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  
  张大学士道:“老臣不会欺骗殿下的。”
  
  “那我们快开始吧。”赵圆压抑住心中的喜意,正襟危坐,问道:“一个月能读完吗?”
  
  张大学士想了想,说道:“若是殿下勤奋一些,两个月应该可以。”
  
  赵圆丝毫不以为意,他都坚持了这么久了,再坚持两个月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  
  张大学士看着他,说道:“等到殿下读完了这本,再读下一册。”
  
  赵圆表情一怔,问道:“下一册?”
  
  张大学士点了点头,说道:“此书名为《资治通鉴》,共三十册,这是第一册……”
  
  赵圆表情呆滞,一册他便要读两个月,三十册是六十个月,岂不是说,他要读整整五年,才能读完这本书?
  
  一炷香之后,接受了现实的赵圆趴在桌子上,有气无力道:“大学士,这本《资治通鉴》到底讲的什么,怎么有这么多页?”
  
  张大学士笑了笑,说道:“这本书讲政治、讲军事,也讲经济、讲文化,讲的是国家盛衰,讲的是民族兴亡……,讲的是为君之道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端王遭受弹劾一事,完全是雷声大雨点小,虚惊一场,虽然那么多官员联名弹劾,但端王最后一点儿事情都没有。
  
  得知从宫里传来的消息,唐淮和唐琦也终于放下了心。
  
  唐琦长舒口气,说道:“幸亏康王放弃了争位,要不然,这次端王麻烦便大了。”
  
  “这样下去,总归不是办法。”唐淮面色复杂,说道:“他在宫里读书,都能捅下这么大的娄子,谁知道下一次,他又会闯下什么祸事……”
  
  这些年来,唐家不知道为端王擦了多少次屁股,如今唐家陨落,端王不做则已,一做便错,每一次,他二人的心都会跟着揪起来。
  
  唐琦正要开口,唐昭从外面走进来,左右看了看,问道:“爹,你有看到过我的那本《唐太宗传》吗?”
  
  唐琦道:“茅房地砖不稳,我让人拿去垫了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唐昭瞪大眼睛,说道:“那本书我还没看完呢,你怎么能拿去垫茅房,有辱斯文,有辱斯文啊……”
  
  唐琦没有理会他,看向唐淮,说道:“虽然这次有惊无险,但以后还是要小心怀王,端王和康王都被废,他便会成为最大的得益者。”
  
  唐琦目光望过来,插嘴道:“你们是不是忘了润王?”
  
  唐琦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长幼有序,润王年纪尚小,能做什么?”
  
  唐昭双手环抱,说道:“你要是看过我那本《唐太宗传》,而不是用它来垫茅厕,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。”
  
  唐琦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皮一跳,说道:“这不可能,别忘了陛下的皇位是怎么得到的,他的皇位本就来路不正,所以他更在乎这些,一定不会犯下和当年同样的错误……”
  
  唐昭道:“你还是应该看看《唐太宗传》。”
  
  唐淮看着他,问道:“你说润王要争储?”
  
  “假如,我是说假如……”唐昭看着唐琦和唐淮,问道:“假如润王也要争皇位,我们是斗得过唐宁,还是斗得过方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