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九十九章 平叛

第七百九十九章 平叛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!
  
  若是在寻常之后,被康王骂作牲畜,端王必定会还击。
  
  但此一时彼一时,如今康王联通叛军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,违抗他的命令就是死路一条。
  
  端王转头四顾,见那些叛军的兵器闪闪发亮,面色更加惨白,看着康王,立刻道:“我是狗,我就是狗,你就当我是一条狗,饶了我吧……”
  
  陈皇看向他的目光中难掩失望之色,咬牙道:“给朕站起来,你的骨气呢!”
  
  端王没有理会陈皇,看着康王,颤声道:“皇兄别杀我……”
  
  康王看着他,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你不知道你这样,更像一条狗了?”
  
  “汪汪汪……”端王对着他吠了几声,干笑道:“这样是不是更像?”
  
  “哈哈哈……”康王看着他,忍不住仰天大笑。
  
  “这就是你选的太子?”笑罢之后,他又看了看端王,目光望向陈皇,有些嘲讽的问道:“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如他,难道就因为唐家当年帮你做的恶心勾当更多?”
  
  陈皇看着他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朕没有想到,朕的儿子,竟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  
  康王目光望向他,问道:“我变成这样,还不是你逼的?”
  
  陈皇目光微凛,问道:“朕如何逼你了?”
  
  康王看着他,面色陡然变的凶厉,指着端王,大声道:“你若是能公正对我,哪怕是不那么的偏向这头猪,也不会有今日!”
  
  “从小到大,你最喜欢的就是赵铭,什么好东西都给他,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?”康王看着他,问道:“我只问父皇一句,你到底有没有,哪怕是一次的想过,把皇位传给我?”
  
  陈皇看着他,开口道:“朕再给你一次机会,让他们放下武器,朕可以饶他们不死。”
  
  “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!”康王闻言,陡然暴怒,他额头上青筋颤动,伸手指着陈皇,厉声道:“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你以为你真的是天子,你以为你刚才歌颂的功绩都是你自己的,那些功绩都是姓唐的打下的,你还有脸祭天,还有脸炫耀,你还要不要脸了?”
  
  陈皇面色黑如锅底,看着唐宁,问道:“还在等什么?”
  
  唐宁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康王,说道:“来了……”
  
  他话音落下,脚下的祭坛忽然震动起来。
  
  这震动的幅度很小,四下里看看,才会发现震动的不是祭坛,而是周围的土地,一道道身影从前方涌出来,冲在最前方的,正是萧珏。
  
  康王回头看了一眼,面色大变,大声道:“先擒皇帝!”
  
  他话音刚落,屁股上就被人摔了一跤,他整个人直接被踹飞,跌倒在陈皇脚下。
  
  康王身后的几名士兵飞快的跑上前,将康王牢牢按住。
  
  为首一人单膝跪地,抱拳道:“左骁卫中郎将陈舟,参见陛下,参见大将军!”
  
  唐宁刚才就看到陈舟了,想来他应该是昨天晚上潜入的,因此即便是是被右西门卫围了,他也一点都不慌。
  
  哪怕康王发疯,想要第一时间砍死陈皇,他也不会有什么事情,毕竟老郑就在不远处,而且他穿着软甲和盔甲,一般的刀剑砍不动……
  
  康王被擒,身后有两倍以上的兵力围了过来,这不到一千名右西门卫将士顿时慌了手脚,左右四顾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  
  唐宁看了看陈皇,和他交换眼神之后,走上前,大声道:“陛下有令,现在放下武器者,可免死罪,我数三下,负隅顽抗者,诛九族,杀无赦!”
  
  右西门卫诸人互相对视时,祭坛内已经有声音在回荡。
  
  “一!”
  
  “二!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喊出“二”的时候,耳边就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响声,康王已被擒住,他们群龙无首,听到可免死罪,根本来不及思考,纷纷放下武器,跪倒在地。
  
  萧珏挥了挥手,左骁卫一拥而上,将这些人全都制住。
  
  萧珏大步上前,单膝跪地,大声道:“末将救驾来迟,请陛下责罚!”
  
  “起来吧。”陈皇挥了挥手,然后看了一眼康王,说道:“把他带进来。”
  
  说罢,他便头也不回的向祭坛前方的宫殿走去
  
  危机已经解除,端王从地上爬起来,在康王身上狠狠的踢了一脚,怒道:“你还敢造反!”
  
  他踢的起劲,一边踢,一边道:“说我是狗,说我是猪,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你才是猪,你全家都是猪,猪狗不如!”
  
  康王低着头,不发一言,任由端王在他的身上拳打脚踢。
  
  他的目光涣散,毫无生机。
  
  唐宁挥了挥手,便有人将端王拖走。
  
  康王终于抬起头,看向唐宁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猜的。”
  
  “你还是你。”康王舒了口气,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看着他,敬佩道:“猜的真准。”
  
  说罢,他整理了一下衣衫,抬起头,向前方的宫殿走去。
  
  赵圆站在唐宁身旁,面色苍白,抬头看着唐宁,问道:“先生,皇兄想要杀父皇和我们吗?”
  
  “没事了。”唐宁摸了摸他的脑袋,说道:“睡一觉吧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  
  福王看了唐宁一眼,走到前方,安抚在刚才的变故中受惊的官员权贵。
  
  他将已经睡过去的赵圆交给陈舟照顾,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,叹了口气,走出祭坛,走到某处山崖边上,空气中的血腥气才淡了一些。
  
  从这里隐隐的可以看到山下的喊杀声,西山的信号弹放出去之后,意味着祭典上出事了,届时京师的禁卫,除一支羽林卫外,会全都向西山下聚集,即便是左右西门卫都反了,也会在短时间内被制住。
  
  祭坛之中,众多官员权贵终于解除了危机,汇聚在一旁的空地上,面上惊色未去,时而望向祭坛和后方的宫殿,窃窃私语。
  
  这一次的祭典,朝廷准备的很充分,但谁也没想到,康王会在祭典上造反……
  
  这使得这次祭典会比任何一次都更容易被人记住,人们记住的不是陛下想要在这次的祭典上宣扬的功绩,而是康王在祭典上联合禁军造反。
  
  虽然造反没有成功,但在史书上,这必定是陛下执政期间无法绕过去的一件大事。
  
  西山上发生的一切,京中的百姓都无从得知。
  
  只是有不少人被西边传来的巨响吓了一跳,之后便继续各司其事,将此事抛在了脑后。
  
  只是片刻之后,从宫中涌出的禁卫,再次打破了京师的宁静。
  
  望着匆匆出京的羽林卫,直至此刻,才有人意识到,外面似乎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。
  
  怀王府中。
  
  怀王站在树下,目光望向西方,久久的伫立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