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零八章 以权谋私

第八百零八章 以权谋私

    刑部。
  
      宋义看着眼前的一封状子,有些发难。
  
      唐家小姐打伤了周家公子,周家那根嫡传的独苗似乎伤的不轻,周家大怒,一封状子,直接将她告上了刑部。
  
      唐家和周家的案子,是一个烫手山芋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  
      唐家虽然没落了,但是端王还在,唐惠妃还在,唐水是中书舍人唐靖的女儿,唐靖在中书舍人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多年,恐怕要不了两年,就会进入尚书省任职,同样不好得罪。
  
      但周家相比于唐家,却是更不好得罪。
  
      周家在京师的权势虽然并不大,地位却十分超然,因为当今太后就姓周,周家家主,赵国公周武,是太后的亲哥哥。
  
      被唐水打伤的周青,是赵国公老来得子,也是周家的独苗,被人当街打断了肋骨,打折了手脚,周家岂会善罢甘休?
  
      只要周家人在太后那里一哭一闹,唐水的麻烦便大了。
  
      赵国公是陛下的舅舅,周青便是太后的侄儿,陛下的表弟,陛下又十分注重孝道,一般不会忤逆太后的话,而在此案中,唐水显然是理亏的一方,周家下人教训几个西域的奴隶,和她并无关系,她因此出手伤人,占不住理……
  
      虽然宋义知道,哪怕是唐家全盛之时,也不会招惹周家,但唐家到底在宫里还有人,刑部将唐水收押之后,立刻就派人去唐家通知了。
  
      唐宅。
  
      刚刚得到消息的唐琦看着唐淮,问道:“要不要让人进宫,将此事告诉四妹?”
  
      “告诉她又有什么用?”唐淮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她能因为这件事情,得罪太后,得罪陛下吗?”
  
      唐琦看着他,问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,就这么不管不顾?”
  
      “她自己惹下的麻烦,自己处理。”唐淮皱起眉头,说道:“唐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唐家了,她还以为她是唐家大小姐,可以为所欲为吗?”
  
      唐琦摇了摇头,叹道:“她毕竟是我唐家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淮挥了挥手,说道:“她身上流着的,可不是唐家的血。”
  
      皇宫之内,后宫某殿。
  
      唐惠妃手中拿着一封信笺,随意的看了一眼,便将之揉成团,扔在一边。
  
      她虽久居深宫,但因为宫外还有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儿子,她也不能完全放心,在宫外布置了许多耳目,京中稍稍有什么大事发生,她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。
  
      唐水和周家周青的冲突,她此刻已经得知。
  
      虽说唐水姓唐,算是半个她们唐家人,若是寻常的小事也就罢了,她不介意插手管管,但周青是周家独苗,周家又是太后的娘家,太后要是怪罪下来,连陛下都不好说情,更何况是她?
  
      扔掉那封信笺之后,她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他出了自己的宫殿,来到某处殿门口。
  
      魏间站在门口,躬身说道:“娘娘,陛下刚刚睡下,您有什么事情,等陛下醒了再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此时既不是晚上,也不是午时,唐惠妃看着他,问道:“陛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休息?”
  
      魏间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兴许是陛下这几日批阅奏章累了,需要多多休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让陛下好好休息吧,不要让人打扰。”唐惠妃看了看他,说道:“本宫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魏间躬身道:“娘娘慢走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惠妃走下台阶,一名宫女手捧香炉,从前方走来。
  
      她抬头看了一眼唐惠妃,就立刻移开视线,匆匆的向前方走去。
  
      宫殿外面,一名小宦官看着她,不满道:“怎么才来,陛下已经等了很久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京师,某处街边的院中,妇人看着唐靖,焦急道:“水儿怎么被关进大牢了,你快去看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,我去刑部打听清楚。”唐靖安慰了她几句,便快步走出家门,往刑部而去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刑部,宋义看着唐靖,摇头道:“这件案子,本就是唐姑娘理亏,刑部也只能公事公办。”
  
      唐靖看着他,说道:“唐家愿意以银代罪。”
  
      宋义摇了摇头,说道:“周家已经有言在先,不同意以银代罪,这个办法已经行不通了。”
  
      宋义看了看他,说道:“刑部有刑部的原则,唐大人也知道,这件事情牵扯到周家,后面还有太后和陛下,本官实在是爱莫能助。”
  
      唐靖拱了拱手,说道:“本官知道,只是希望宋大人能多多关照小女,不要让她在天牢里受苦。”
  
      宋义点头道:“这个唐大人尽可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宋义送唐靖走出刑部衙门时,有两道人影从前方走过来。
  
      等到他们走到近前,宋义拱了拱手,说道:“见过郡主,见过唐相。”
  
      唐靖看了看两人,亦是拱手道:“见过郡主,见过唐相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宋义,开门见山道:“本官是为唐水的案子而来。”
  
      宋义道:“唐水打赏了周家周青,现已被关在刑部大牢,等候发落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先放人吧。”
  
      宋义看了看身后的一名衙役,干脆道:“放人。”
  
      六部是尚书六部,虽说六部尚书可以直接向皇帝上书,但宰相才是他们的顶头上司。
  
      宰相管的是朝堂上的所有事情,命令刑部放个人,自然不在话下。
  
      宋义本来就对这个烫手山芋很头疼,如今有人愿意插手,他高兴还来不及。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看着刑部将唐水释放,等到走出刑部的时候,她才回过神来,看了看唐宁,问道:“这就完了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了她一眼,问道:“不然呢?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少得意忘形了,你的麻烦事还在后面呢!”
  
      唐水看向唐宁,问道:“你让刑部放了我,会不会有麻烦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有了。”安阳郡主道:“周家是那么好欺负的吗,就算我们有理,赵国公进宫在太后面前一哭二闹的,也变成没理了,更何况我们本来就没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看了唐宁一眼,说道:“身为宰相,这是以权谋私,包庇人犯,刚成为宰相没两天就因私废公,看你怎么过陛下和太后那一关。”
  
      唐水停下脚步,说道:“我还是回刑部吧,不管他们要怎么处罚,我一个人担着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就好好待在家里吧,其他的事情有我。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想不到你还挺讲义气的,比我父王讲义气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敷衍道:“过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讲义气,以后我有什么难处,你也不会袖手旁观吧……”安阳郡主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,说道:“毕竟,我们也算是朋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算……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