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一十三章 绝不允许

第八百一十三章 绝不允许

西域和草原,对陈国来说,意义是完全不同的。
  
  草原是陈国的生死大敌,他们凶悍无比,几十年来,在陈国边境烧杀抢掠,将汉人看做是牛羊牲畜,肆意凌辱,陈国称呼他们为“蛮子”,是有一些畏惧的因素在里面。
  
  如今草原和陈国走向和平,百姓心中更多的感觉,是松了一口气,骨子里对于肃慎人的畏惧,依然没有消失。
  
  而西域,自陈国立国以来,西域都是陈国的附庸。
  
  他们和陈国向来没有战争,视陈国为上国,每隔几年便会进贡一次,陈国百姓见了西域人,自然而然的便会生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。
  
  因西域女子多美貌,且比起汉人女子,多了几分异域的野性,京中有许多权贵官员,都喜欢纳西域女子为妾,但西域距离京师太过遥远,他们的这个诉求,往往得不到满足。
  
  数十年前,就有人发现了这其中的商机。
  
  他们携带大量的物资,深入西域,换取西域女子,因西域小国大都穷困,他们用少量的丝绸,茶叶,瓷器,就能换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回来,再高价卖给京师的上层人士,继续用得到的银两,扩大商队规模,如此往返数次,便能积累到极为庞大的家财。
  
  当然,商人追逐利益,有人连那些少量的成本也不愿意付出,暗中掳掠西域女子,诱拐回京师,做着没有本钱,却能获取巨大利益的生意。
  
  朝廷之前对此是明令禁止的,陈国自称为礼仪之邦,自然不能对友邦做出如此的事情。
  
  但此一时彼一时,小宛这几年日益强大,对陈国形成了巨大的威胁,两国边境摩擦不断,陈国自然不会立法去保护敌人。
  
  这便导致某些人更加猖狂,毫无掩饰,肆无忌惮的做着贩卖人口的事情。
  
  令人讽刺的是,小宛虽然和陈国形势紧张,但却从不杀俘,不虐俘,也不在陈国边境烧杀抢掠,他们会用陈国的战俘,来换回本国的俘虏,也曾派遣使者进京,抗议陈国某些权贵的暴行……
  
  当然,陈国对此是不予理会的。
  
  即便是有些御史言官出于内心的羞愧,关于此事提出了一些建议,也很快就被反对的声音淹没。
  
  对于陈国来说,小宛就像是一个翅膀硬了的小弟,一直以来都是低人一等的小弟身份,却在某一天要脱离陈国的控制单飞,做大哥的心里自然不会舒服。
  
  楚国也曾是陈国的小弟,也想要单飞,陈国对楚国的态度和对小宛全然不同,是因为楚国的翅膀太硬,硬到陈国也不想去和他们碰一碰,只能看着这位小弟日渐强大。
  
  很显然,陈国不想小宛成为第二个楚国。
  
  怀王翻阅着手中的资料,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说道:“礼仪之邦,到底谁才是礼仪之邦,有些人满口仁义道德,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……”
  
  和怀王接触久了,唐宁逐渐意识到,他看似咸鱼,却是有一个愤青的灵魂。
  
  唐宁也在翻阅关于小宛的资料,能够理解怀王此刻的心情。
  
  虽然他不是陈国人,但起码也算半个,作为半个陈国人,他此刻的感觉,只有羞愧。
  
  和陈国相比,小宛更像是礼仪之邦。
  
  他们对待俘虏更加人道,也更加人性,在他们善待陈国战俘的时候,陈国人结伴前往西域,掳掠普通百姓,贩卖回国,为奴为婢。
  
  他们国内,女子也可以为官,这在陈国就是一个笑话,大儒们笑他们阴阳颠倒,乱了伦理纲常,不久国之将亡。
  
  他们国内,贵族犯法,与庶民同罪,此时陈国的权贵,还在用银子买人命。
  
  在别人看来,小宛是一个笑话。
  
  在唐宁眼中,对方在制度和格局上,已经不知道超出了陈国,超出了世界多少年。
  
  小宛人眼中的陈国人,和陈国人眼中的肃慎人,应该是没有多大区别的。
  
  一个被欺压欺辱了数十年的小国,凭借自己的努力逐渐壮大,终于能够翻身做主,他们要反抗压迫,反击将他们的国民当成是牲畜的暴徒……
  
  无论怎么看,他们都是正面角色。
  
  怀王整理整理了思绪,说道:“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……,这才是陈国应该有的样子,本王到今日才明白,唐大人的格局,要远在我们之上。”
  
  “哪里哪里……”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由右相和怀王共同提出的主张,百官无不重视,很快就在朝堂上引起了一场风暴。
  
  其实关于京中某些权贵抢掠西域百姓,作为奴隶一事,小宛已经数次派了使者交涉,却始终没有结果。
  
  陈国是礼仪之邦,这种礼仪渗透到方方面面,哪怕是战争,也有战争的礼仪。
  
  两国交战,斩杀使臣,屠杀无辜百姓,将他们掳掠回去当做奴仆,肆意凌辱,这是陈国人眼中的蛮夷所为,然而如今,陈国某些人,却在扮演蛮夷的角色。
  
  若是他们如此对肃慎人也就罢了,毕竟他们和陈国有着血海深仇,但西域向来对他们言听计从,那些人为了利益,可不管是小宛人还是其他小国百姓,他们扫荡西域,但凡见到有些姿色的女子,都会将之抢回来。
  
  朝中有些官员,也曾为京中某些权贵的作为羞愧,替他们参言上本,却还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  
  这件事情,涉及的不仅是礼仪,还有利益。
  
  京中的一些人,便是靠着这些攥取钱财,如此断人财路,必定会引起他们的疯狂攻击。
  
  朝中官员慑于他们的势力,一直都对此缄默不言。
  
  这一次,有了右相和怀王牵头,朝中顿时响应无数,可见众臣心里也不耻此事已久。
  
  ……
  
  周家。
  
  赵国公周武面色阴沉,问道:“当真?”
  
  一人站在他的下方,说道:“今日他与怀王在殿上提出了这个提议,无数人附和,陛下虽然没有直接下旨,但也没有反对……”
  
  周武一巴掌拍在桌上,怒道:“他欺负了青儿还不够,还想断我周家根本!”
  
  周家的生意,十成有九成以上都和此事有关,若是朝廷禁止他们去西域抓人,便是直接断了周家的财源。
  
  这是他绝不允许的事情!
  
  周武面色沉重,片刻后,猛地站起身,说道:“准备一下,我要进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