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一十八章 雷霆震怒

第八百一十八章 雷霆震怒

    昨夜京中发生了一场刺杀。
  
      京师天子脚下,当街刺杀的事情本就少见,更何况是在康王造反后不久,京师全面戒严的情况下,这简直是不将朝廷放在眼里,不将陛下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他们刺杀的对象,一位是当朝右相,一位是皇室亲王,这两人可谓是当今朝堂的中流砥柱,损失任何一位,都是陈国的巨大损失。
  
      因为身体不适,今日本来不打算上早朝的陛下闻讯,雷霆震怒,第一时间召集刑部和大理寺彻查此案,无论查到的是谁,绝不姑息。
  
      刺杀对象一个是右相,一个是怀王,端王自然是第一个怀疑对象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次的确不是康王,昨夜的杀手一共有二十余人,经过了刑部的连夜审讯,十八般刑具齐上,他们已经供出了幕后指使者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原本都是陈国通缉的人犯,过着四处奔逃,刀口舔血的日子。
  
      数年前,永平侯招揽了他们,遣他们前去西域掳掠人口,带到京师贩卖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在永平侯的庇护之下,摆脱了亡命天涯的日子,还能从中获得巨大的酬劳,于是便一直跟在永平侯身边。
  
      朝廷这一次禁止他们的生意,意味着这些人又要重回之前朝不保夕的生活,于是永平侯便遣他们刺杀右相和怀王------这件事情本就是由右相唐宁和怀王牵头,只要他们一死,朝中那些利益相关的大人物再推动推动,此事自然到此为止。
  
      从那些人口中得知幕后主使之后,刑部第一时间就带人围了永平侯府。
  
      可永平侯府内,除了丫鬟下人,永平侯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  
      刑部立刻发下了海捕文书,快马送到各个州府,不将永平侯找到,誓不罢休。
  
      陛下对此事也大为震怒,昨夜刺杀右相和怀王的刺客,不等刑部宣判,便直接被禁卫拖出去,一个不漏的砍了脑袋。
  
      同时,包括周家在内,但凡和永平侯有过牵扯的家族,全都被大理寺上门调查,按照陛下的意思,一旦发现他们和永平侯有勾结,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  
      唐府。
  
      唐宁早上起来,刷了牙,洗了脸,又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,带了两个包子,慢悠悠的向尚书省走去。
  
      老郑跟在他的后面,寸步不离。
  
      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之后,他觉得他没有尽到一个护卫的责任,第二天就变的尽职尽责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也让小如和小意放下了心。
  
      昨天夜里的刺杀出乎唐宁的预料,永平侯的胆大包天,也在他的预料之外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从他调查到的有关永平侯的处境来看,他做出这件事情,也不是没有理由。
  
      朝廷禁止了他贩卖人口的生意,而他已经收了别人的定金,雇好了人,一下子就人财两空,也不能和那些买主交代,似乎只有孤注一掷,才能搏出一线生机。
  
      然而他终究还是选错了人。
  
      昨夜的那些人,给唐宁和怀王活动筋骨都算不上。
  
      怀王习武,这是唐宁早就知道的事情,但昨夜的那一战,怀王甚至比他结束战斗还要快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是因为他没有用蛊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饶是如此,这也从侧面说明,如果不搞那些歪门邪道,只是肉搏的话,唐宁很可能不是怀王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他的实力在去过草原之后,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,却还是没有战胜怀王的把握,昨天解决了那些刺客之后,他本来想和怀王打一场,可惜被他拒绝了。
  
      他进了宫,走进尚书省,便有许多人围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,你没事吧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刺客有没有伤了你?”
  
      “居然敢刺杀宰相,他们真是胆大包天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没事,昨夜巡城的金羽卫将士及时赶来,制住了那些刺客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是万幸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唐大人若是有什么闪失,这可是我陈国的损失!”
  
      “怀王殿下也来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没事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刺客刺杀的是右相和怀王,不止尚书省官员,满朝官员与京中百姓都替他们捏了一把汗。
  
      右相和怀王若是出事,怕是整个京师,都会被搅得天翻地覆,不知道要流多少血,死多少人才能平息。
  
      即便是两人都相安无事,陛下还是砍了那二十余名刺客的脑袋,命令周家,宜春侯等几家交出所有西域奴隶,在这之前,朝廷本打算给他们一些补偿,现在则连一文钱都没有了。
  
      周家。
  
      周武面色焦急,在房间内踱着步子,大怒道:“疯了,疯了,他一定是疯了,他竟敢去刺杀怀王和唐宁!”
  
      宜春侯心中也懊悔不已,说道:“我们没有帮他,他就要拉着我们一起死啊!”
  
      刺杀右相和怀王的罪名,若是和他们沾上一星半点,就连周家都要倒大霉,更何况是他们这些落魄权贵。
  
      周武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行,这桩生意,明里暗里都不能做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宜春侯道:“朝廷要我们交出西域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要就给他们!”周武摆了摆手,现在最重要的,是撇清和永平侯的关系,万一朝廷将他们归为永平侯的同党,他们长一百张嘴都洗刷不清。
  
      宜春侯叹了口气,说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周武面色阴沉,咬牙道:“这个混账东西,自己死就自己死,为什么要拉上我们,他最好死在外面,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了!”
  
      永平侯没有死在外面,也没有逃脱。
  
      朝廷若是想找一个人,除非他离开了陈国,否则根本不可能逃脱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知道永平侯是逃向了哪里,但刺杀之事发生的第二天早上,京师四个城门,各有五百禁卫策马出京,沿着各大官道和州府小道一路搜寻,只用了两日功夫,永平侯就在京畿附近的某个村庄里被找到。
  
      这件案子,可谓是除了康王造反之外,京师近年来发生的最大的案子。
  
      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会审,永平侯身上带着枷锁,跪在堂中,面色灰败。
  
      朝廷断了他的生意,导致他得罪了京中那些大人物,已经没有了活命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他孤注一掷,刺杀唐宁和怀王,也是死路一条。
  
      被禁卫抓回来之后,他的下场更是已经注定。
  
      他恨唐宁,恨怀王,恨他们让他沦落到如此的境地,他也恨周武,恨宜春侯,若是他们肯对他施以援手,他又怎么会兵行险招?
  
      刑部尚书坐在上方,猛地一拍惊堂木,说道:“大胆永平侯,竟敢刺杀右相和怀王,你可知罪!”
  
      永平侯箕坐在地,冷笑一声,说道:“他们断我财路,我便要他们的命!”
  
      宋义再拍惊堂木,问道:“你可还有同党,如实招来!”
  
      “同党……”永平侯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有啊,当然有,这么大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做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