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二十四章 自荐

第八百二十四章 自荐

黔地是曾经梁国的地盘,自梁国分崩离析之后,黔地就一直处于崩乱的状态。
  
  陈国是乐于见到黔地这种乱的,毕竟,作为邻居,陈国并不希望有人能重新统一黔地,因为这有可能给他们带来麻烦。
  
  毕竟,黔地距离江南实在是太近,又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优势,近可攻退可守,他们要是对江南起了什么心思,陈国会有不少人晚上睡不着觉的。
  
  因此,这些年来,陈皇布置了大量的密谍在黔地,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  
  大半年前,他们就发现了黔地的异动,与此同时,陈国布置在黔地的密谍,也都失去了联系。
  
  没有了密谍,朝廷便失去了监控了黔地的眼睛,这期间,陈皇三次派了密谍前往,可这些密谍进了黔地,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回来。
  
  不用脑子想也知道,黔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些陈皇并不希望发生的事情。
  
  事关江南的安危,由不得他不重视。
  
  陈皇不知道黔地发生了什么事情,唐宁心中却再清楚不过了,几十年来,万蛊教都没有圣女,这一次,他们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选出一位圣女出来,这事关万蛊教的归属,也事关黔地的格局,整个黔地不沸腾起来才怪。
  
  听到陈皇的话,王相的面色也变的凝重起来,说道:“启禀陛下,黔地虽然不属于我陈国,但却与江南息息相关,黔地之事,不容忽视……”
  
  “朕知道。”陈皇眉头锁起,说道:“朕派去的黔地的密谍,无一不是密谍中的精锐,连他们都一个一个的失踪了,朕还能派谁去?”
  
  陈皇话音落下,殿内陷入了长久的沉寂。
  
  黔地情形特殊,并不像草原或西域,可以直接派兵镇压,况且在弄清楚黔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,也不好直接发兵。
  
  如今草原刚刚平定不久,西域还没有安稳,陈国不可能分心发兵黔地。
  
  然而想要弄清楚黔地到底发生了何事,显然没有那么容易。
  
  密谍司的人,全都是从禁卫中挑选出来的精锐,陛下派去的,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他们尚且不能完成这项任务,还有谁能完成?
  
  “陛下,臣愿意前往黔地。”
  
  殿内沉寂了片刻,忽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。
  
  唐宁上前两步,在众人惊诧的时候,再次开口道:“黔地若有变,会立刻危及江南,臣愿意前往黔地查探,请陛下恩准。”
  
  “不妥!”陈皇还没有开口,王相便挥了挥手,坚定的说道:“唐大人乃是右相,岂可冒此奇险?”
  
  “唐大人万万不可!”户部尚书钱硕紧接着开口,说道:“若是唐大人有什么闪失,将是整个朝堂,整个陈国的损失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王相和户部尚书开口之后,殿内群臣纷纷响应,陈皇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众爱卿言之有理,你身为右相,责任重大,不可以身犯险,此事不必再提了……”
  
  唐宁闻言,又默默的退了回去。
  
  他本来就打算,若是苏媚一直没有消息,等到陪她们过完年之后,他便要亲自去黔地找她。
  
  此刻之所以站出来,则是因为他知道黔地的事情是她们弄出来的,陈皇派别人去,哪有自己亲自去放心?
  
  自荐被驳回,唐宁并不担心,因为他知道,陈皇迟早会找上他的。
  
  黔地的事情,终究是没有商量个所以然来,陈皇只能命众人先退下。
  
  最后一人离开大殿之后,他揉了揉眉心,脸上露出纠结之色。
  
  第一次派去黔地的密谍失踪之后,他第二次派去的,便是密谍中的精锐,第三次更是将某位顶尖密谍派了去。
  
  然而他们的结果是一样的,这便导致他无人可派,连顶级密谍都栽在了黔地,难道还能指望朝中的官员?
  
  当然,还有一个人除外。
  
  这些年来,他交给唐宁的事情,除了护送公主和亲楚国之外,他每一件事情都办的十分漂亮,让他省了不少心。
  
  和亲那次的事情,他不想细究,也不想计较,有这么一位可以让他高枕无忧的臣子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原谅的。
  
  前往黔地调查的人选,他最中意的,自然是唐宁,最放心的也是他。
  
  但今日的唐宁,已经是当朝右相,让一国丞相去以身犯险,做密谍的差事,他这位皇帝的面子往哪搁?
  
  可唐宁不去,他还能选谁?
  
  江南是陈国的粮仓,他可不想江南再乱一次,陈国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,他绝不能容忍国内再出任何的闪失。
  
  他在殿内踱着步子,脸色变幻不定,许久之后,才咬咬牙,终于做了某个决定。
  
  ……
  
  唐宁出了御书房,并没有回尚书省,而是站在御书房前方那处广场的前面。
  
  广场前方有一座桥,赵圆和几个小姑娘正在那里玩耍。
  
  可能是因为张大学士对他十分严苛的原因,这些日子来,赵圆原来越瘦,如今的身材虽然说不上匀称,但也没有以前那么胖了。
  
  怀王从后方走过来,见他站在原地,停下脚步,问道:“唐大人不回尚书衙?”
  
  “不急。”唐宁目光望向前方,随口问道:“殿下觉得润王如何?”
  
  怀王看向赵圆,说道:“圆儿他天资聪颖,又肯吃苦,有孝心,这些都十分难得。”
  
  他看着桥上的赵圆,说道:“我们小时候,都不喜欢听大学士授课,尤其讨厌算学,圆儿每日读书数个时辰,玩耍也带着算盘,比本王当年要强多了。”
  
  怀王话音刚落,石桥之上,赵圆将算盘放在地上,踩着算盘,从桥坡上一路滑下来……
  
  怀王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轻咳一声,脸色有些不自然。
  
  他目光从前方收回来,说道:“能时常保有一颗童心,也很难得……”
  
  时常保持童心当然好,但是这些东西是皇帝不需要的。
  
  虽然唐宁一直在赵圆铺路,但若是抛开个人情感,理智的来看,赵圆并不适合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。
  
  他想做皇帝,只是因为要娶他的张家姐姐,王家妹妹,白家妹妹,动机并不纯。
  
  做某件事情,动机很重要,如果连动机都是错的,如何保证他能将这件事情做好?
  
  在唐宁看来,最适合这个位置的,是怀王。
  
  当然,适合不一定代表唐宁支持他,赵圆的路已经被他们这些人铺成了康庄大道,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步伐。
  
  怀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唐大人在等什么?”
  
  唐宁没有回答,转过身,看到魏间从后方走过来。
  
  魏间走到他身旁,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,陛下召见……”
  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