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二十八章 因为他怕

第八百二十八章 因为他怕

    关于拜托安阳郡主接手那些铺子的事情,唐宁几乎没有费多少口舌,安阳郡主便欣然应允。
  
      经营店铺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,也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东西,他都亲自和安阳郡主交代了。
  
      正好年前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唐宁多来郡主府几次,便能和她交代清楚。
  
      这几次,安阳郡主对他的态度倒是没什么变化,倒是福王看他的眼神,一次和一次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唐宁第一次来的时候,福王不怎么热情的和他打了一个招呼。
  
      第二次他的目光就带着一些审视了,第三次,第四次,唐宁和安阳郡主详谈的时候,他便站在院中转悠,目光时不时的飘进来。
  
      今天是唐宁最后一次来郡主府,他从房间里出来,和他目光示意,然后离开。
  
      福王看了他一眼,就大步迈进房间,看着安阳郡主,问道:“他怎么天天来?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道:“我们有些事情要谈。”
  
      福王追问道:“谈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道:“他想将唐家在京的店铺交给我打理,每年让我从中抽取两成的利润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福王脸上露出疑色,问道:“他是不是疯了,这种事情怎么能交给一个外人,他这不就是想给你送钱吗?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看了他一眼,不悦道:“什么叫外人,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本来想说他和赵蔓的事情的,话到嘴边才意识到这件事情不能说,又生生将之咽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福王瞥了瞥她,问道:“不是外人,难道是内人?”
  
      “父王胡说什么呢!”安阳郡主瞪了他一眼,想了想,说道:“他……,他是水儿的未婚夫,水儿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自然不是外人。”
  
      福王一愣,问道:“他和唐水,唐水不是他的表姐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父王就别管了……”安阳郡主挥了挥手,说道:“总之这件事情对我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,白捡的便宜,你总不能让我拒之门外吧?”
  
      “白捡的便宜?”福王看着她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这世上哪有什么白捡的便宜,你现在占的便宜,迟早要连本带利的还回去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安阳郡主点了点头,敷衍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福王看着她,摇头道: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陆雅还有三个月就要生了,唐宁看得出来,萧珏很紧张。
  
      在如今的时代,生孩子和闯鬼门关差不多,不过陆雅生育的年龄不早也不晚,她的身体素质也异于常人,不太可能会出什么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我爹让太医看过了,太医说她这次怀的很有可能是儿子,到时候请你喝满月酒……”萧珏坐在唐宁对面,不停的搓着手,这是他心里紧张的表现。
  
      妻子生孩子紧张情有可原,但提前三个月紧张,则有些为时过早。
  
      萧珏说完之后,又看了唐宁一眼,补充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你以后一定也会有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儿子的满月酒,我去不了了。”
  
      萧珏看着他,说道:“不至于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和这件事情没关系。”唐宁解释道:“过完年我要离京一段日子,要几个月之后才能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萧珏怔了怔,问道:“去哪里?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黔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萧珏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真是可惜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想到一件事情,看向唐宁,说道:“我听安阳郡主说,你把唐家的店铺,全都交给她打理了?”
  
      唐宁对此不置可否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是真的了……”萧珏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难道你真的打算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问道:“打算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萧珏恍然大悟,说道:“都说安阳郡主好生养,说不定她能为你生个儿子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说什么呢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这没什么。”萧珏摆了摆手,说道:“实话告诉你,有一段时间,我也喜欢过她,女人就要像她这样,前凸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揉了揉鼻子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  
      “然后陆雅就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了。”萧珏看着他,娓娓而谈,说道:“安阳郡主虽好,但还是比不上我的雅儿,她太败家,我不喜欢败家的女人,有了雅儿我就知足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的手从鼻子上拿开,萧珏小声问道:“走了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刚才站在萧珏背后的陆雅,已经消失在月亮门后面了。
  
      萧珏回头望了一眼,依旧心有余悸,再次开口时,声音压低了许多,说道:“女人就要像她这样,前凸后翘才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陆雅怀孕这段日子,萧珏不仅求生欲强了许多,就连审美似乎都提高了。
  
      阅历不多的男人会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子,成熟男人,大都会喜欢安阳郡主这种类型。
  
      唐宁目光望向萧珏,很显然,曾经早上起不来的萧珏,现在也已经迈入这个行列了。
  
      唐宁目光望向他,说道:“有件事情,我需要你帮我。”
  
      萧珏道:“她喜欢白色,最喜欢吃的东西是桃肉蜜饯,最怕老鼠最怕蛇,她以前说过,她的郡马要文武双全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说安阳郡主啊……”萧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说的不是这件事情吗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望向他,问道:“我让你在我离京之后,帮我盯着唐家,谁问这些了?”
  
      如今京中的形势虽然对赵圆最好,但唐家和端王必定也还没有放弃,虽然唐宁还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,却还是有防范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这个啊……”萧珏恍然大悟,随后看向他,疑惑道:“你不想要儿子了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京师西区,唐宅。
  
      曾经显赫一时的唐家,如今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。
  
      曾经官至礼部尚书,太子少师的唐淮,脱了官服,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,只是眼中时而闪烁的锐光,说明他并非等闲之辈。
  
      唐昭从外面走进来,说道:“计划顺利进行,陛下的身体,已经一日不如一日,如此只需不到半年,他便只能躺在床上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看向唐琦和唐淮,说道:“另外,还有一件事情,宫里传来消息,唐宁要秘密出京一趟,调查黔地的事情,最快也要数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回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琦站起身,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,说道:“天助我也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昭看向他,不解道:“你们是不是忘记怀王了,就算是润王年纪小,可怀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淮伸出手,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你只需知道,陛下的皇位,传给谁也不会传给怀王,这就够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昭疑惑道: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唐淮目光闪动,缓缓道:“因为他怕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