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调动

第八百三十一章 调动

    兵部。
  
      左羽卫将军凌云被调到了西门卫,由谁来接替凌云的位置,是令兵部头疼的一件事情。
  
      羽林卫是天子禁卫,没有陛下的允许,兵部原先是没有资格调动羽林卫将军的,但有怀王的命令,他们却不得不照做。
  
      怀王给出的理由很充分,他不是为了一己私利,而是为了大局,兵部没有反对的立场,也没有反对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兵部衙门,兵部左侍郎聂谦看着兵部尚书陆鼎,问道:“尚书大人,这件事情,真的不用请示陛下吗?”
  
      陆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宫里传来消息,陛下身体抱恙,若不是天大的事情,不要打扰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聂谦为难道:“但这次调动如此突然,短时间之内,兵部应该找谁去接替凌云的位置?”
  
      一直沉默的兵部右侍郎看了看二人,忽然开口道:“关于左羽卫将军,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好人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?”陆鼎看向周侍郎,问道:“何人?”
  
      周侍郎道:“陈将军不是要被调回京师了吗,半个月前,兵部就在考虑将他安置在哪一个位置上,到现在还没有决定,又恰逢凌将军被调走,岂不是一举两得,既解决了陈将军的安置问题,又填补了左羽卫将军的空缺?”
  
      陆鼎脸上露出思忖之色,周侍郎所说的陈将军,是边军将领,如今北方边境相对安稳,朝廷开始有意的调回一批边军将领,陈将军就是其中之一。
  
      令兵部为难的是,边军将领调回之后,禁卫中却并无将领之位空缺,又不好让他们闲赋在家,现在凌云被调到了西门卫,羽林卫正好空出来一个位置。
  
      兵部左侍郎聂谦想了想,点头道:“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。”
  
      陆鼎斟酌之后,也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这样办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不多时,周侍郎拿着一封折子,出了兵部,进了尚书省,走进某座衙房,恭敬的将折子放在怀王的桌上,说道:“殿下,左羽卫将军的人选,兵部已经拟定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怀王点了点头,说道:“左羽卫责任重大,让陈将军早些入宫吧。”
  
      周侍郎躬身道:“下官遵命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凌家是京中的顶级将门,羽林卫和金羽卫是禁卫中最重要的几支队伍,四卫中的两卫,都被凌家掌控在手里,可见陛下对凌家是多么的信任。
  
      凌云被从左羽卫调到西门卫的事情,在京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。
  
      倒也不是陛下不信任凌家了,自陛下身体抱恙以来,朝中的大小事务,都由怀王在一手操持。
  
      他的这一做法,既在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。
  
      意料之外的是,他和凌家没有什么摩擦,也没有仇怨,却断送了凌云的大好前程,自然有些奇怪。
  
      情理之中则是因为,如此重要的两卫,被一个家族掌控,对于皇家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,康王造反就在两月之前,怀王防患于未然,又有什么不对?
  
      不看情分,只看对错,这与怀王平日里的处事风格一致,便也没有多少人多想。
  
      只是偶尔会有人意识到,几年前的那个不受宠爱的边缘皇子,在不知不觉间,居然已经掌控了朝堂,独揽大权,做到了连太子都做不到的事情,还是有些唏嘘和惊讶。
  
      前两年的朝堂,无疑是属于端王和康王的。
  
      怀王那时候,根本不在众人的视线之中,然而,端王和康王斗的你死我活,互相攻击,导致实力一步步大损,最终康王造反失败,端王因为太蠢被陛下雪藏,一直稳扎稳打的怀王,才逐渐走到了人前。
  
      这其实是典型的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康王端王两败俱伤,最终将这朝堂,拱手送给了怀王。
  
      凌云被调离羽林卫,京中起了不小的风波,凌家之内,却十分平静。
  
      凌风一脸的不忿,说道:“凭什么,大哥也没有犯什么错误,为什么将他调去西门卫?”
  
      十六卫虽然都是禁卫,但禁卫和禁卫之间,差距也很大。
  
      羽林卫是天子禁卫,负责守卫宫城,羽林卫将军风光无限,西门卫只是一个看门的,西门卫将军和羽林卫将军虽然品级一样,但终究还是个看门的……
  
      从羽林卫到西门卫,看似平调,其实是贬谪。
  
      凌武反倒是松了口气,说道:“让他去西门卫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  
      凌风看着他,诧异道:“爹,你傻了啊,从羽林卫到西门卫,怎么就是好事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凌武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陛下虽然信任凌家,但也堵不住悠悠之口,凌家所倚仗的,不过就是陛下的信任,万一哪天陛下不信任凌家了,就是凌家覆灭的开始。”
  
      他长舒了口气,说道:“怀王此举,是为了皇家,也为凌家消除了隐患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怀王此举,是为了皇家?”凌老太爷拄着拐杖,一步一步的走过来,看了凌武一眼,问道:“他就不能是为了他自己吗?”
  
      凌武看着他,诧异道:“爹?”
  
      凌老太爷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新的左羽卫将军,是什么来头?”
  
      凌武道:“陈星云,原先是边军将领,前些日子刚刚调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凌老爷子目光锐利,说道:“李家已经已经占了一个右羽卫了,若是再占一个左羽卫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家是怀王妃的娘家,怀王的岳父,便是如今的右羽卫大将军,右羽卫与怀王有扯不清的关系,若是连左羽卫也与他渊源颇深,整个皇城,就在他的掌控了。
  
      凌武摇了摇头,说道:“赵星云和李家以及怀王都没有什么关系,若是他和怀王或是李家有旧,兵部和朝廷不会同意他的调动,倒是他当年身陷囹圄,曾经受过福王的恩惠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陛下生病已有月余,早朝也已经停开了许久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并不影响大局,朝堂的运转,从来靠的就不是皇帝,而是三省六部二十四司,京中各大官衙的每一位官员。
  
      在这段时间之内,怀王将整个朝堂打理的井井有条,朝堂内外,一片安稳。
  
      怀王用事实证明,他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,虽然陛下还没有明确的表露出这个意思,但在康王造反,端王出局之后,京中的不少百姓,甚至朝中官员,心中都默认了了这一个事实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,在遥远的山南西道,万州。
  
      城门口处,两道风尘仆仆的身影出现在在城门之外。
  
      唐宁摸了把额头上的汗水,看向身旁的陈舟,问道:“老家伙呢?”
  
      陈舟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,刚才还在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