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故人

第八百三十三章 故人

如意小郎君正文卷第八百三十三章故人阮强的科举成绩其实并不差,就算不能留在京师,当年最差也能在京畿任一个县令。
  
  然而他接到的第一份委任,就从陈国最繁华的京师,来到了这偏僻的万州。
  
  他在万州这一待,就是十年。
  
  没有人知道,他除了是万州县尉之外,还是朝廷的密谍,这十年来,万州的一切动向,他都替朝廷看在眼里,每月都要写一封密信,向朝廷汇报。
  
  最早注意到黔地变化的是他,也是他给京师送的消息,但这几个月来,上面派了三位密谍前往黔地,都渺无音讯,眼前这位,已经是他见过的第四位了。
  
  见唐宁开门见山的便点出了万蛊教,阮强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,但还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回大人的话,据属下所知,万古教总坛,每年都会变化,不会设在一处,除非是他们的核心教众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总坛设在哪里。”
  
  唐宁眉头微蹙,来之前他也没想到,万蛊教在黔地居然这么神秘,连总坛设在什么地方都很少有人知道,如此一来,他想找到苏媚,就更难了。
  
  阮强摇了摇头,说道:“据说几十年前,万蛊教的总坛还不是这样,后来据说他们的教中发生了一件大事,从那以后,他们就开始频繁的更换总坛的地方了……”
  
  这些并不是唐宁关注的,他看向阮强,问道:“哪里能找到万蛊教的核心教众?”
  
  “这个下官就不知了。”阮强看着他,肃然道:“万蛊教中人的手段出神入化,鬼神莫测,大人可千万要小心行事,在您之前,已经有三位大人遭到不测了……”
  
  有老乞丐在,唐宁自然不担心他们那些蛊术,要论蛊术,已经学会了万蛊毒经的他,蛊术造诣不见得比他们的十大长老差,毕竟他们也没有见过那本完整的毒经。
  
  说到老乞丐,唐宁才想起来,他们进城之前,这老家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,他还要等他找上来之后,才能深入黔地。
  
  从阮强这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,唐宁心中稍稍有些失望,看来这次,要进入黔地之后再打探了。
  
  阮强送他走出家门,躬身道:“大人慢走。”
  
  他看着这位密谍司中大人物离开的背影,嘴唇动了动,终究没有开口。
  
  他已经在万州县尉的位置上坐了十年,按照陈国官员晋升的规矩,他应该在数年之前就能得到升迁,可因为他密谍的身份,才在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年。
  
  他其实很想问问,他什么时候可以调离万州,话到嘴边,却也没有胆子问出来。
  
  他轻叹口气,正要转身回去,忽有一道身影从一旁跌跌撞撞的过来,拦在他面前,凄声道:“大人,求求您为小女子做主……”
  
  阮县尉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退后几步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要本官做什么主?”
  
  那女子看着他,说道:“梁家……”
  
  听到梁家二字,阮县尉心中便咯噔一声,挥手道:“梁家的事情,本官管不了……”
  
  女子面色苍白,焦急道:“大人……”
  
  阮县尉挥了挥手,说道:“走吧走吧……”
  
  那女子面色更加苍白,正要开口,从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  
  “赵姑娘?”
  
  赵芸儿转过身,看着对面的那道身影,脱口道:“唐,唐大人,您怎么在这里?”
  
  唐宁看着她,脸上浮现出一丝异色,说道:“果然是赵姑娘。”
  
  在他们一家刚刚搬到京师的那段时间,钟意和当时赵县丞的女儿是很好的朋友,只是后来赵县丞站在唐家那一边,和时任平安县令的岳父大人作对,再然后,他贪污受贿一事暴露,被朝廷判处流放……
  
  虽然他的家人并没有因为那件事情受到什么牵连,但赵芸儿和她的母亲自那以后,便离开了京师,再也没有了消息。
  
  赵芸儿是钟意在京师的第一个朋友,当时那件事情,让她在很长时间之内,心情都有些低落。
  
  唐宁没想到,这次居然会在万州遇到她。
  
  ……
  
  阮府之内,赵芸儿手中握着茶杯,小声说道:“芸儿祖籍便在万州,当年爹被判处流放,后来在路上就病逝了,我和娘安葬好爹之后,就回到了这里……”
  
  她抬头看了唐宁一眼,便又很快低下头。
  
  她虽然远在万州,但也时常关注京师的消息,这几年,他在京做下的桩桩大事,她都一清二楚。
  
  平定江南之乱,解西北之危,镇压康王造反,成为陈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宰相……
  
  他身上光芒万丈,即便是在陈国最偏僻的角落,也难以忽视他身上耀眼的光芒。
  
  其实有一个秘密,她已经深埋心底多年,当年三元及第的状元郎,是京中无数女子心中幻想的夫婿,而她,也是这无数女子中的一人。
  
  然而两人如今的身份,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,一人却已经卑微到尘埃里,她因为有过这样的想法而觉得羞愧和自卑,将头埋的更低。
  
  ……
  
  当年的事情早已过去,如今连唐家这个庞然大物,都已经分崩离析,一个小小的平安县丞,唐宁自然不会记在心里。
  
  他只是对赵芸儿的变化有些唏嘘,曾经的官家小姐,此刻却显得有些怯懦,和当年落落大方的赵姑娘判若两人。
  
  钟意初到京师,人生地不熟,没有一个朋友,是赵芸儿带着她融入到了京师的名媛圈子,她也一直将赵芸儿当成是朋友,这使得唐宁对她的印象,至今都不错。
  
  阮强看了看唐宁,试探问道:“大人认识这位姑娘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赵姑娘是我的朋友。”
  
  他看向赵芸儿,问道:“你找阮县尉,到底所为何事?”
  
  赵芸儿低着头,小声道:“我想求阮大人,将我娘从梁家手里救出来。”
  
  唐宁继续问道:“你娘怎么了?”
  
  赵芸儿小声道:“她欠了梁家赌场的钱,被他们抓去了……”
  
  唐宁问道:“她欠别人多少钱?”
  
  赵芸儿道:“三百两。”
  
  唐宁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,递给她,说道:“这是一千两,你拿去将她赎回来吧。”
  
  他看着赵芸儿,说道:“剩下的银子,你们拿着好好过日子,足以让你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,不要再让她赌了,这会毁了你们的。”
  
  她当年对钟意很不错。这一千两银子,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。
  
  赵芸儿并没有接那银子,将头埋的更低,说道:“我娘她还抓伤了梁家公子,他们不肯放人……”
  
  阮县尉眼皮一跳,他十分担心这位上面来的大人是一个愣头青,因为这名女子去得罪梁家,他轻咳一声,提醒道:“大人,梁家是万州第一大族,万州刺史便出自梁家……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至于动手伤人……,朝廷也有相应的律法,该怎么罚便怎么罚,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插手官府的判罚了?”
  
  “大人有所不知……”阮强揉了揉眉心,说道:“这里是万州,情况和京师有些不太一样……”
  
  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万州和京师有何不同?”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这件事情,就按照律法来办。”
  
  赵芸儿站起身,感激道:“多谢唐大人……”
  
  唐宁双手虚扶,说道:“不用客气,你和小意曾经以姐妹相称,你也不用叫我唐大人,叫我唐宁就行。”
  
  阮强本来还想劝劝唐宁,闻言双目圆睁,抬头道:“唐……,唐什么?”
  
  【ps: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,回家累到爆炸,今天就一更了,欠更会尽快补上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