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梁家

第八百三十四章 梁家

听到“唐宁”二字时,阮强整个人如遭雷击,久久都没有缓过神来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..kàn..ge.CO
  
  身处陈国官场,怕是没有人不知道唐宁的名字。
  
  即便这里是偏远的万州,这个名字也时常被人提起。
  
  大将军,定国侯,当朝右相,他达成这些普通人毕生都无法达成的成就时,不过二十岁出头。
  
  阮强二十五岁的时候,还在奋力准备科举,打算考中进士,最好能补一个县令的实缺……
  
  那个时候,他考前拜的是孔子和方哲,前者是至圣先师,后者是科举传奇。
  
  现在的学子,拜的应该是孔子和唐宁了。
  
  三元状元,大将军,定国侯,当朝右相,这些头衔只有冷冰冰的几个字,但在这冰冷之后,蕴含的温度,足以令任何人动容。
  
  眼前之人的年纪,和那位传说中的人物相仿,又有着相同的名字。
  
  阮强嘴唇有些颤抖,看着唐宁,恭敬问道:“大,大人可是唐相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提醒他道:“本官这次是来调查黔地之乱,有关本官身份的事情,不要声张。”
  
  阮强立刻站起身,肃然道:“大人放心,下官一定不会透露大人的身份……”
  
  他的态度十分恭敬,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的一次机会,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  
  能不能离开万州,能不能摆脱阮老二的称呼,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这次的机会了。
  
  至于梁家,什么梁家,什么地头蛇,从以往的经验来看,唐宁在哪里,他就是哪里的地头蛇,招惹他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。
  
  同时,只要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,还怕升迁无门?
  
  不等唐宁开口,他便主动说道:“这位姑娘的事情,下官会亲自前往梁家交涉,请大人放心……”
  
  唐宁道:“那就麻烦阮大人了。”
  
  “不麻烦,不麻烦……”阮强挥了挥手,说道:“这都是下官的分内之事。”
  
  阮县尉去了梁家交涉,唐宁也离开了阮府,和赵芸儿来到了她们居住的地方。
  
  据她所说,赵县丞死在流放路上之后,她和母亲便回了万州老家,住在老宅之中。
  
  虽然那时候的生活比不上她还是官家小姐时,但她们变卖了老宅的一些物件,倒也有了些积蓄。
  
  只可惜她的母亲很快便沾染上了赌瘾,输光了积蓄,又变卖了老宅,后来还是赵芸儿以死相逼,才终于截留下来一笔银子,买下了这一处破落的院子,让他们勉强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。
  
  这处宅子所处的位置,无疑是位于万州的贫民聚集之地,一路走来,路上所遇的不少闲散之人,都对她投来了异样的目光。
  
  赵芸儿躲避着那些人的视线,和唐宁走到院子里,便很快的关上院门,说道:“我,我去给你倒水。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用了,我不渴。”
  
  赵芸儿抬头看着他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家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……”
  
  “你不用这么客气。”唐宁随意的坐在院中的石凳上,说道:“想不到当年一别,还有再见的一天。”
  
  赵芸儿道:“我,我也想不到能再见到唐大……,能再见到你。”
  
 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,气氛便有些尴尬,赵芸儿鼓起勇气,抬头问道:“钟妹妹还好吧?”
  
  “她很好。”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她时常还和我说起你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唐宁和赵芸儿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时,梁家之内,阮强见到了梁家的少家主。
  
  梁家是当地大族,万县县令想见梁家家主,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。
  
  然而县尉大小是个官,在万县也算是个人物,直接拒之门外,有些不太合适,一般而言,梁家出来处理这些小事的,是这位少家主。
  
  阮强走进堂内,对一名年轻人拱了拱了手,说道:“宇少爷。”
  
  梁家少家主梁宇看着他,笑问道:“今儿个是什么风把阮大人吹来了?”
  
  阮强开门见山道:“实不相瞒,阮某今日登门,是有事相求。”
  
  “哦?”梁宇看了看他,说道:“阮大人但说无妨。”
  
  “是这样的。”阮县尉看着他,说道:“阮某有个朋友,她的母亲不小心得罪了二公子,被扣在了梁家,阮某在这里给梁家陪个不是,希望大公子能手下留情,放她一马……”
  
  他将三张银票放在桌上,说道:“这是她欠赌场的银子,阮某代她还了。”
  
  “这种小事,不值得阮大人亲自跑一趟。”梁宇挥了挥手,对身后一名下人说道:“你去把人放了。”
  
  阮县尉脸上露出喜色,站起身,拱手道:“多谢大公子。”
  
  梁宇笑了笑,说道:“小事一桩……”
  
  阮县尉道谢离开之后,梁宇重新坐下来,一杯茶没有喝完,便有一道身影从外面匆匆走进来。
  
  一名脸上有着抓痕的年轻人快步走进来,看着他,微怒道:“大哥,你怎么把我抓的人放了?”
  
  “你抓的人?”梁宇看着他,说道:“你是官府吗,你凭什么抓人?”
  
  “她还欠我三百两银子!”那年轻人道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就是到官府我也有道理。”
  
  梁宇指了指桌上,说道:“那三百两银子,万县县尉阮强已经替她还了,他要梁家放人。”
  
  “万县县尉是个什么东西,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?”年轻人一脸的不屑,说道:“那女人抓了我的脸,可不是三百两银子就能过去的。”
  
  “行了行了。”梁宇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告诉你多少次了,做事低调些……”
  
  年轻人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若是高调,早就对她女儿用强了,本来她都愿意用女儿抵债,却被大哥你坏事了……”
  
  梁宇看着他,说道:“想女人去青楼,那里什么女人找不到?”
  
  年轻人怒道:“那能一样吗?”
  
  “行了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。”梁宇挥了挥手,说道:“就当是卖万县县尉一个面子。”
  
  “我们为什么要卖他面子?”梁涛站起身,说道:“我们是梁家,在这万州,在整个西南,我们需要卖谁的面子?”
  
  梁宇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知道你为什么能站在这里如此大言不惭吗?”
  
  梁涛道:“因为梁家有这个实力。”
  
  “因为梁家听话。”梁宇看着他,说道:“你要清楚,梁家现在拥有的这一切是谁给的,你也要清楚,你应该听谁的话------不听话的下场,你不会想要尝尝的……”
  
  梁涛闻言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身体不由的一颤,却还是不甘道:“那要是她们自己愿意呢?”
  
  梁宇看了他一眼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你自己注意分寸,否则到时候对谁都不好。”
  
  梁涛听懂了他话中的深意,咧了咧嘴,说道:“放心吧,分寸我懂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