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五十五章 算计

第八百五十五章 算计

如意小郎君正文卷第八百五十五章算计“头好疼……”
  
  “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  
  “我好像忽然就晕过去了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十余名巫沙部的青壮揉着脑袋,疑惑的望着对方,阿朵走上前,说道:“没事了,大家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  
  有一人回过神来之后,大惊道:“我,我刚才好像看到四长老了!”
  
  阿朵解释道:“四长老刚才来过了,她代辛久向我们道了歉,然后带着辛久走了……”
  
  众人举目四望,皆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
  辛久想要抢夺情蛊,本就是受四长老的指使,他们擒了辛久,四长老不寻他们的仇便不错了,怎么会代辛久和他们道歉?
  
  阿朵不管满头雾水的他们,转身走进了某处小楼。
  
  小楼之内,唐宁看向巫沙部二长老,问道:“她说的是真是假?”
  
  二长老脸上露出思忖之色,说道:“应该是真的,我听大长老提过,万蛊教的确有一个禁地,当年田长老也进去过,只不过那个地方很神秘,除了教内长老,极少有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。”
  
  阿朵看着唐宁,问道:“唐大哥,你要去万蛊林找你的夫人吗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阿朵想了想,说道:“我和唐大哥一起去吧。”
  
  唐宁这次却没有顺着她,摇头道:“你就待在部族吧,万蛊林危险重重,除了数不尽的蛊虫之外,还要担心其他的危险,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我怎么和你的家人交代?”
  
  二长老看向唐宁,说道:“小大夫还是让阿朵跟着吧,她通晓汉话,有些地方能帮到小大夫,而且她的蛊术,在族里也算数一数二,能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  
  阿朵连连点头,说道:“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唐大哥不用管我。”
  
  阿朵和二长老都这么说,唐宁仔细想了想,最终还是同意了。
  
  虽然他不希望让她冒险,但有老乞丐在,小心些应该没有大碍,有阿朵在身边,别的不说,和蛊族人交流要方便许多。
  
  毕竟,目前为止,她是唐宁见过的,汉话说的最好的蛊族人。
  
  据四长老所说,万蛊林守卫森严,闲杂人等很难进入,唐宁自己倒是问题不大,但老乞丐想要通过正常渠道进去,却有些棘手。
  
  唐宁想了想,看向老乞丐,说道:“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……”
  
  老乞丐瞟了他一眼,说道:“收起你这个不成熟的想法。”
  
  ……
  
  古灵部。
  
  辛久被巫沙部擒下的消息,只有极少数人知晓,当他和四长老回到寨子的时候,众人还都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。
  
  只不过,向来活泼的辛久,此刻却低着头,一言不发,若是仔细观察,会发现他的表情有些憔悴,脸色也苍白的可怕。
  
  “辛久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“不会是做了什么错事,被四长老训斥了吧?”
  
  “我想应该是,看他的样子,四长老应该将他训斥的不轻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四长老一路都沉着脸,上了族中最高的吊脚楼,一名女子走上前,看到辛久时,脸色一喜,没有注意到辛久正拼命的给她使着眼色,开口问道:“祖母,情蛊拿到手了吗?”
  
  “闭嘴!”
  
  老妪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出去!”
  
  “祖母……”女子怔怔的看着她,刚要开口,就被辛久拉了出去。
  
  小楼之外,女子甩开他的手,不满道:“你干什么!”
  
  辛久长叹一声,看着她,说道:“这次我们闯大祸了……”
  
  听了辛久的话,女子的脸色逐渐开始发白时,小楼之内,老妪盘腿坐在床上,运功良久,也没有察觉到她的体内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  
  但越是如此,她的心中反而越发的惊惧。
  
  这说明她服下的那一颗红丸之毒,以她的本事,根本发现不了也解不了,即便她精通蛊毒,却也不敢保证能够了解天下奇毒。
  
  服下几颗解毒丹药之后,她的体内还是没有任何感受,老妪终于放弃,脸色更加阴沉。
  
  好在那人说过,当他离开黔地之时,就会替她解了体内之毒,到如今,她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会信守承诺上。
  
  某一刻,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,老妪沉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  
  辛久在门外道:“祖母,八长老来了,想要见您……”
  
  “他来做什么?”老妪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色,片刻后,才缓缓开口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  
  不多时,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推门而入,老妪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来我这里做什么?”
  
  老者坐在屋内的椅子上,说道:“几十年了,你的脾气还是一点儿没变。”
  
  即便对面之人是万蛊教的四长老,他与之对话,也丝毫没有敬畏或是客气。
  
  这是因为他的身份同样不凡,他不仅是十大长老之一,还和四长老一样,是为数不多的,在数十年前就已经稳坐长老之位的人。
  
  这些年,其余的几脉长老,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,第四,第八以及第九脉,历经数十年岁月,依旧巍然不动。
  
  老妪目光漠然,说道:“有事就说,没事就走。”
  
  老者早已习惯她的脾气,也不在意,问道:“听说乌沙部的那两个老家伙死了?”
  
  老妪闻言,眼中浮现出一丝亮色,下一刻,目光便看向他,沉声道:“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那两只情蛊是我们古灵部的!”
  
  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你们这一脉选出来的圣女,迟迟不进入圣地,就是为了等这两只情蛊吧?”
  
  老妪冷哼一声,问道:“是又如何?”
  
  老者看着她,说道:“万蛊林中,一切都是未知的,就算是你们得到了那两只情蛊,也未必能顺利坐上圣女之位。”
  
  老妪道:“这就不劳八长老操心了。”
  
  “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八长老站起身,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今日过来,只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,提醒你一句,这一次好不容易重启圣女争夺,每一脉都留有后手,就算是你将银线蛇王……”
  
  老者话说一半,忽然一愣,问道:“你的银线蛇王居然不在身上,难道你真的将它送给尼久了?”
  
  老妪自然不会告诉他,那条珍贵的银线蛇王,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口中之餐,她冷冷的望了八长老一眼,说道:“这不关你的事情,我警告你一句,不要去打情蛊的主意!”
  
  八长老挥了挥手,说道:“放心吧,我来这里,只是提醒你们一声,我对情蛊,一点儿兴趣都没有……”
  
  他说完之后,便转身走出去,只是,走出小楼之后,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笑意。
  
  成熟体的情蛊,整个黔地,就此一对,他怎么会不感兴趣?
  
  有这一对情蛊在手,整个黔地,他将再无敌手。
  
  然而,背对着房门的他,并没有发现,盘膝坐在床上的老妪,看着他走出去,老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  
  ……
  
  巫沙部,唐宁给嘴里丢了一颗红色的丹药,阿朵看向他,问道:“唐大哥,你在吃什么?”
  
  “丹药,补充体力的。”唐宁看向她,问道:“你要不要来一颗?”
  
  阿朵不好意思的伸出手,唐宁给她手里倒了两颗。
  
  阿朵看着他,问道:“唐大哥,你的妻子,就是第十脉的圣女吗?”
  
  没等唐宁回答,房门口忽然传来了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  
  小楼的房门大开,门口站着一位老者,他的目光在屋内扫视一眼,在墙角停留了一瞬,问道:“请问,仰久长老在不在?”
  
  阿朵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们部族没有仰久长老。”
  
  老者怔了怔,随后便歉意道:“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
  
  他伸出手,准备关上房门离开时,从墙角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  
  “慢着。”
  
  正在给竹签上穿蜈蚣的老乞丐站起身,看着他,说道:“你看起来有些面熟……”
  
  老者干笑道:“我们以前没有见过。”
  
  老乞丐想了想,看着他,说道:“你脱了衣服我看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