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五十六章 入林

第八百五十六章 入林

    唐宁扔给万蛊教八长老一颗红色的丹药,说道:“吃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老者脸色变了变,目光望了老乞丐一眼,最终沉着脸,将那颗丹药吞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这段时间乖乖待着,等我们离开黔地之时,会给你解药的。”
  
      八长老点头哈腰的退出去,走出门外之后,他的脸上露出一丝阴沉之色,怒道:“该死的老婆子,居然算计我!”
  
      小楼之内,阿朵看了看消失在门外的八长老,心中已经泛不起多大的波澜。
  
      曾经的十大长老高高在上,受万人敬仰,然而在见识到他们的真面目之后,心中对他们的敬畏和恐惧,已经没有了多少。
  
      他们也是人,和大多数人一样,他们也贪心,也有**,也贪生怕死,比起她们,不过就是活的年岁久了点而已。
  
      二长老将两只竹筒交给唐宁,说道:“小大夫,这两只竹筒,交给你处置吧,以我们巫沙部的实力,保不住它们,反而会招致杀身之祸……”
  
      因为这两只情蛊,万蛊教十大长老便来了两个,若是没有老乞丐,唐宁一个人还真应付不来。
  
      唐宁接过竹筒,忍不住看了老乞丐一眼,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觉得,这次带他出来,是一个明智的决定。
  
      在黔地,他的这一张脸,便是最大的震慑,完全可以当做辟邪之用。
  
      如果他愿意,想要控制黔地,根本不用夺什么圣女,找到现在的十大长老,将他们打服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暴力换来的,大部分都是暴力,不能使他们心服口服,早晚都会出乱子。
  
      唐宁没有让老乞丐这么做的原因还有一个,那就是他这次来只是为了接老婆回去的,根本没想着掌控黔地。
  
      能不能成为圣女,能不能帮助白锦公孙影光复梁国,这都不是他考虑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暂时控制住四长老和八长老,是让他们不对巫沙部轻举妄动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就算唐宁找到苏媚之后要离开黔地,也要帮巫沙部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之后再走。
  
      在这之前,他打算先解决情蛊的问题。
  
      情蛊本来并不是高级蛊虫,它的作用也很单一,仅限于那些秀恩爱的男女互相约束,战斗力不高,不被蛊师们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然而,这两只情蛊,存在的年月实在是太久太久了,这几十年里,它们日日夜夜汲取两位长老的精血养分,虽然最终为了宿主生命的延续,又会将之反哺回去,但八十年过去,也足够它们成长到一个恐怖的境地。
  
      寻常蛊虫见了它们,就像是野兽遇到了兽王,在上位者的气息威压之下,根本生不起反抗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两位长老去世之后,这两只情蛊破体而出,只需要用自己的血液喂养几日,就能得到它们的认主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情蛊破体,唯一的一次认主机会。
  
      因为情蛊的这种特性,有人甚至会将别人当成炉鼎,培养情蛊,待到情蛊成熟,再取之认主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没想着当这两只情蛊的主人,他总觉得身上带着带着虫子,浑身都不舒服,如果不是黔地危机重重,他根本不会带这些东西。
  
      用老乞丐的话说,这都是旁门左道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都不堪一击。
  
      老郑不懂蛊术,老乞丐也从来没用过,照样能将万蛊教十大长老吊起来打,唐宁还是羡慕他们那样,不想整天和这些虫子打交道。
  
      唐宁没有拒绝二长老由他处置情蛊的想法,但怎么处置,却是一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巫沙部有一对情蛊的消息,想必有不少人知道,就算是将之毁灭,也未必会有人相信。
  
      倒不如他们巫沙部自己培养出一位强者出来,只有无可匹敌的实力,才是对宵小之辈最好的震慑。
  
      情蛊破体而出之后,雌雄两蛊便不会再分开,即便是认主,也只会认同一个主人。
  
  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情蛊在巫沙部的事情,想必已经人尽皆知。”唐宁看向二长老,说道:“要不,这两只情蛊,还是交给长老们,你们选一位让它们认主吧。”
  
      二长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们几个老家伙,怕是没几年就要去见大长老了,情蛊破体,只能认主一次,还是不要浪费在我们这些老家伙身上。”
  
      二长老说的也有道理,情蛊是巫沙部的底牌,一旦认主,外人就轻易不敢得罪巫沙部,除非是不要命的疯子,即便是像十大长老那种,也不敢因为一对蛊虫就屠灭巫沙部全族,这样一来,他们会成为全蛊族的敌人。
  
      只要蛊虫认主,他们也只有熄了抢夺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巫沙部需要的,是一名年纪不大,在情蛊认主之后,可以长久的庇护他们的靠山。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坐在小楼前面的台阶上,看着远处群山发呆的少女,走上前,说道:“阿朵,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古灵部。
  
      “八长老。”
  
      “见过八长老!”
  
      八长老面色阴沉的走在寨子里,沿途的族人纷纷向他行礼。
  
      辛久迎上来,刚刚开口,便被八长老一个眼神将要说的话瞪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八长老看着他,沉声道:“辛衣呢!”
  
      不知道八长老为何如此愤怒,辛久吓了一跳,说道:“四,四长老在上面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八长老目光望向最上方的一处吊脚楼,辛久只觉得眼前浮现出一道残影,八长老的身影已经在他的面前消失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古灵部,最高的一处吊脚楼,大门轰然碎裂,八长老走进去,看着那老妪,怒道:“你竟敢算计我!”
  
      四长老看着他,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我算计你什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八长老咬牙道:“那人在巫沙部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!”
  
      “是我让你去巫沙部的吗?”四长老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说了,不让你插手巫沙部的事情,你非要插手,现在反倒来怪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个恶婆娘,竟敢算计我!”八长老看着她,脸上浮现出一丝杀机,森然道:“我要你的命!”
  
      四长老站起身,冷声道:“你且试试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古灵部的族人正在田间劳作,却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道巨响,抬起头时,看到寨子最高处,那处象征着古灵部落最高权力的吊脚楼,在一声巨响中,轰然倒塌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十日之后。
  
      黔地,某处不知名的山谷。
  
      黔地多山,这其中,有些地方风景宜人,山水相映,各族百姓在这里开垦田地,建立自己的寨子,形成了大小不一的部落族群。
  
      但黔地的大部分山林,都是无人居住的原始山林,其中多猛兽瘴气,哪怕是从小在山中长大的蛊族人,也不愿意深入这些地方。
  
      某处寂静的原始山林中,忽然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。
  
      十余道人影出现在山道上,沿着山道向上,道路越来越狭窄,行至最后,只能容纳一人通过。
  
      穿过最后一处狭窄的山道,便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场地。
  
      场地上,早已有数道人影在等待。
  
      一名白发老妪看着四长老,说道:“我还以为,你们第四脉这次不会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圣女之争,岂能错过?”四长老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们可错过了时辰?”
  
      那老妪道:“再过一个时辰,你们便不能进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是来得及了。”四长老将一片绢帛交给她,那老妪目光望上去。
  
      这张绢帛上,写的是圣女以及那十名守护者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“尼久……”她看了一眼四长老,说道:“为了你的孙女,四长老这次倒是费了不少心思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的视线继续下移,便是那十名守护者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她看了一眼尼久身后之人,口中念道:“乌桑,乌秀,久莫,久丢……,巫朵,唐凝凝。”
  
      她的目光在最后一名女子身上稍作停留,说道:“真是个少见的姓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