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六十章 夫妻相逢

第八百六十章 夫妻相逢


  听到这女子说她们是第十脉的人时,阿朵的脸色一喜,因为她们此行的目的,就是寻找第十脉圣女。
  唐宁大步走过去,看着那女子,问道:“你们的圣女呢?”
 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,也用汉话说道:“你休想让我们出卖圣女!”
  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给她们松绑。”
  阿朵闻言,立刻让人解开了这些人身上的绳子。
  这不知是哪一脉的人刚刚抓了她们,又干脆的将她们放掉,那女子的脸上露出警惕之色,戒备的看着她们。
  这一脉的行为有些出人预料,而且圣女争夺的关键时刻,万蛊林禁地中竟然会有汉人男子,这些疑惑,萦绕在她的心中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  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我没有恶意,你们的圣女是我的朋友。”
 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,目光漠然,说道:“你以为我会信?”
  “好吧……”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其实她是我的娘子,我来这里,就是为了找她的。”
  那女子瞪大眼睛看着他,咬牙道:“无耻!”
  看来她对苏媚忠心耿耿,唐宁并不生气,换了一种问法,说道:“你们的职责便是守护圣女,这里为何只有你们?”
  那女子别过头去,不再回答。
  虽然她越是守口如瓶,说明她对苏媚越忠心,但唐宁此刻需要得知的,是有关苏媚的消息。
  “我警告你,你最好配合点。”唐宁指了指一旁的老乞丐,说道:“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。”
  那女子面色平静的看着他,说道: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  此刻在他的心里,没有比苏媚的安危更重要的事情,唐宁目光扫视着这十名女子,说道:“听说万蛊教有一种蛊刑,不知道你们谁想试试?”
  听到唐宁这句话,十人面色大变。
  蛊刑是万蛊教独有的刑罚方式,陈国的刑罚和蛊刑相比,都是小儿科。
  蛊刑,是将人四肢固定在木板上,放入巨坑,再在坑中放入各种蛊虫,这些蛊虫的毒性不强,中蛊或是中毒之后,不会立刻毙命,但也正因如此,承受此刑罚的人,在死之前,要遭受到种种非人的折磨,最终被蛊虫啃食的只剩骨头。
  这种刑罚太过残忍,即便在万蛊教中,非叛教之大罪,也不会轻易动用。
  一名年纪稍小些的女子听到蛊刑之后,面色发白,身体颤抖,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,伸手指向她们来时的方向,大声道:“圣女在那里,不要对我用蛊刑……”
  那为首的女子目眦欲裂,悲愤道:“小月!”
  “好了好了别哭了……”唐宁看着她,安慰道:“等一会儿,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……”
  他吩咐阿朵看好她们,带上老乞丐向她们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  ……
  万蛊林某处,苏媚脸上的面纱已经掉落,胸口微微起伏,望着对面的老妪,俏脸略显苍白。
  即便她已经学会了万蛊毒经,精通各种毒蛊之术,但对面的老妪也是浸淫蛊道数十年的蛊道高手,想要通过蛊术击败她,是目前的她所做不到的事情。
  而武道一途,九长老也比她多了数十年的经验,她与之缠斗这么久,底牌尽出,竟也是丝毫没有占到便宜。
  此刻的她,自然不知道,对面的老妪面色虽然平静,心中却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。
  短暂的交手,她已经能够判断出来,这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子,在蛊术上的手段已经超过了她们这些长老,无非是她年纪太轻,在经验上有所欠缺而已。
  不仅如此,她的武功同样不凡,在她只用了七八成的实力,想要试探出她师承来历的情况下,她居然能够这么久的不落败象……
  以此看来,只要给她十年,不,只要给她五年时间,自己便不会是她的对手了。
  若是没有她暗中遣入万蛊林,这次的圣女之争,根本没有悬念。
  此刻,她已经试探出了这女子的底细,她的武学招式,的确是出自第十脉。
  万蛊教十脉之中,每一脉都各有擅长,第十脉的蛊术比不过其他脉,但她们的武技,一直以来都是十脉之首,其他脉远远不及。
  数十年之前,前代圣女还没有陨落的时代,第十脉大师姐,单凭武技,便已经能够力压圣女,虽然这些年她们行事越发低调,却依旧没有哪一脉敢小觑。
  既然已经试探出了她的来历,九长老便不再留情,下一刻便全力出手。
  苏媚顷刻间压力倍增,很快便落入下风,一个不慎,被老妪一掌打在肩头,脸色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,连连倒退……
  某一刻,一只手扶在了她的腰间,止住了她后退的步伐。
  她立刻转过头,看到这一年来,她无数次魂牵梦绕的脸庞时,身躯一震,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。
  唐宁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关切问道:“没事吧?”
  苏媚微微摇头,说道:“没事。”
  唐宁抬头看向那老妪,怒道:“老东西,敢打我娘子!”
  ……
  看着唐宁向那老妪冲去,苏媚没有任何犹豫,也立刻跟了上去。
  她的实力,只比九长老弱上一线,有了唐宁的加入,她身上的压力瞬减,立刻便反守为攻。
  相比于苏媚,那老妪此刻便十分难受了。
  若是只有那女子一人,她虽然能够应付,却也需要拿出十分的精力。
  此刻,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,与那女子联手之后,她便有些难以应对了。
  这年轻人的实力也不俗,虽然比这第十脉的女子还差得远,但却正好弥补了她们二人之间那并不悬殊的实力差距。
  那女子主攻,他在一旁辅助,招招对的都是她身上的死穴,让她不得不分神应对,但那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,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,她一分神,便有些应接不暇,开始节节败退。
  再意识到她不可能胜过这两人的联手之后,她的心中便萌生了退意,与那女子对了一掌,借助这一掌的力道,身体向后方倒飞而去。
  落地之后,她顺势来到与那年轻人一起过来,站在场边看热闹的老者身边,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,眼中浮现出一丝杀意,冷声道:“别过来,否则我就杀了他!”
  “你随意。”唐宁瞥了她一眼,便不再理会。
  他深吸口气,将苏媚揽入怀中,说道:“我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
  苏媚亦是动情不已,紧紧的抱着他,低声喃喃道:“相公……”
  老乞丐叹了口气,喃喃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的脾气怎么还是这么坏,穿红肚兜的小姑娘……”
  老妪闻言身体剧震,像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猛地望向老乞丐,下一刻,她的身体便不由的一颤,触电般的松开了掐着他脖子的手。
  她退后几步,身体颤抖不已,面色发白,颤声道:“你,你……”
  ……
  老乞丐已经将那老妪擒下,并且绑了起来,唐宁缓缓的松开苏媚,低下头,歉意的说道:“都是我不好,让你在这里受苦了……”
  “不苦,只要是为了我们的以后,一点都不苦。”苏媚微笑说了一句,再次望向唐宁时,才终于意识到什么,看了看他,问道:“你怎么穿成这样?”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www..com手机请访问: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