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七十三章 夜长梦多

第八百七十三章 夜长梦多

    王相步伐矫健的走过来,摇头道:“送出去的东西,怎么能再收回来?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都是一些补品,本来是想送给王相补身体的,现在看来,王相应该用不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迟早能用到的。”王相笑了笑,对王府下人示意道:“搬下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王相和唐宁走到内堂之中,坐下之后,目光望向唐宁,问道:“唐相此去黔地归来,想来是带来什么好消息了吧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点头道:“梁国旧部想要复国,如今已被平息。”
  
      王相捋了捋胡须,笑道:“本官就知道,唐相出手,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,黔地安稳,朝廷便可以专心应对西域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抬头看着他,说道:“黔地是安稳了,可京师,却不太安稳啊,王相身为丞相,难道就眼睁睁看着?”
  
      王相知道他的意思,他离京这几个月,京师局势大变,语气中分明有一些责备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王相却也不生气,呵呵一笑,说道:“端王入主尚书省是陛下的意思,怀王被排挤出去,也是陛下的意思,老夫虽是丞相,却也不能逆着陛下的意思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着王相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王相的意思是,支持端王入主东宫,不日继承大统吗?”
  
      王相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,而是看着唐宁,反问道:“唐大人能看着你和陛下好不容易安定好的江山,就这么被人败坏吗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无所谓道:“能。”
  
      虽然相比于其他地方,他对于陈国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感,但这一切都是陈皇的选择,他自己都不在乎了,唐宁还在乎什么?
  
      但是王相不能。
  
      他是陈国宰相,王家也是京师大族,身后簇拥无数,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国由盛转衰,更何况,一旦端王上位,他们这些人的好日子,也就到头了。
  
      王相张了张嘴,没想到唐宁回答的如此干脆,这使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,又被堵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唐宁自然看到了王相的表情变化。
  
      想要他的孙女当皇后,还不想出力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他站起身,对王相拱了拱手,说道:“本官今日只是来看看王相的,王相身体无碍就好了,本官告辞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着唐宁果断干脆的离开,王相站起身,摇头道:“这只小狐狸……”
  
      京中如今已是一滩浑水,局势一日一变,他本想再观望观望,现在看来,他不得不表态了。
  
      一名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,看到王相的表情有异,疑惑道:“爹,唐相和您说什么了?”
  
      王相没有回答,开口道:“去将张大学士请来,就说老夫和他有要事商谈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从王相家中出来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  
      这些老狐狸,为官多年,在朝堂上摸爬滚打,深谙为官之道,除非利益相关,在局势明朗之前,让他们站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但王相不同,端王还是润王上位,对王家来说,可是天差地别。
  
      唐宁相信,王相会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  
      离开了王家,他又去各家走动了走动,接下来便是看赵蔓能不能联系上魏间,让他和陈皇见一面了。
  
      右相唐宁回京的消息,很快便在京中传开了。
  
      谁都知道,当朝右相和已经没落的唐家,有着深仇大恨,和端王自然也站在不同的阵营。
  
      这几年来,唐家已经彻底败在了他的手里,但端王却绝处逢生,逆势而起,显而易见,端王和右相,必定会有一场大的碰撞。
  
      右相唐宁是一个奇迹,他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,爬到了这个无上的位置,打败了所有看似不可能打败的对手,以至于百姓和官员一致认为,在京师,和他作对的人,没有人有好下场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一次,所有人都不认为,他能胜过端王。
  
  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以前的唐宁,之所以战无不胜,是因为他背后站的是陛下,而端王是陛下选定的继承人,一个是臣子,一个是他的儿子,陈国的下一任皇帝,陛下会站在哪一边,根本不用多想。
  
      遥想半年之前,怀王大权独揽,润王也逐渐出现在台前,众人都以为陛下的皇位会落在这两位皇子哪一位的身上,却没想到,短短半年时间,便峰回路转,当初最不被看好的端王,反而成功的笑到了最后。
  
      却是不知怀王和润王身后的方家,这段时间,会是怎样的心情。
  
      方府之内。
  
      方鸿和方哲兄弟下着棋,方鸿落下一颗棋子,说道:“唐大人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方哲点了点头,说道:“回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  
      方鸿叹了口气,说道:“想不到陛下的身体说垮就垮,若是再有五年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若是再有五年,润王彻底长大成人,方鸿确信陛下不会将希望全都寄托在端王身上,怎料造化弄人,陛下突入起来的一场重病,打乱了他们的所有计划。
  
      方哲面色平静,说道:“没有五年,也无妨。”
  
      方鸿的思想偏向于保守,陛下若是能将皇位传给润王,自然皆大欢喜,若是以臣子的身份,去逼迫陛下,与他这些年来的忠君信念会有所冲突。
  
      但他也知道,应以方家为重,以大局为重,到那时候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  
      若是此刻有外人在场,听到方家兄弟的话,必定会大为惊骇,他们的语气虽然平淡,但说的,却是大逆不道的反话……
  
      怀王府。
  
      已经失去了权力的怀王手握鱼竿,悠闲的坐在湖边,一名下人走上前,小声道:“殿下,唐相回京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似乎是怕惊扰了湖里的游鱼,怀王的声音压的很轻,若是不注意,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那下人退下之后,怀王继续垂钓,不多时,怀王妃走过来,看着不停抖动的鱼竿,提醒道:“殿下,有鱼儿上钩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怀王回过头,对她笑了笑,说道:“不急,让它再挣扎一会儿,等到它挣扎的没有力气了,再收竿也不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皇宫,后宫某殿。
  
      唐惠妃在殿内踱着步子,脸上浮现出不耐烦之色。
  
      在唐宁手上吃的亏太多,自从知道唐宁回京之后,她的心中便七上八下的,总是惴惴不安。
  
      唐琦坐在殿内,抬头看了看她,说道:“如今大局已定,连陛下都认定了端王,一个唐宁,翻不起什么风浪,反而他越是张狂,陛下便越是容不下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除特殊情况之外,皇帝后宫,是不允许外臣进入的。
  
      唐琦如今不过是一介平民,却能随意进出后宫,由此便可看出,这偌大的后宫,已经彻底的落入了唐惠妃的掌控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。”唐惠妃停下脚步,说道:“铭儿一日不成太子,我便无法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唐琦站起身,问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惠妃脸上浮现出一丝厉色,说道:“未免夜长梦多,还是早日去送陛下见先皇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陛下已经有了立太子之心,若是他的身体再度恶化,便不得不考虑下诏的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唐琦看了看唐惠妃,微微点头,说道:“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皇宫另一处,魏间从某处宫殿走出来,看了看守在宫殿旁边的几名女官,悠悠的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
  
      “魏总管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走过某处长廊时,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微弱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他转过头,看向某处柱子,见一道身影从柱子后面走出来,惊诧道:“公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