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圈套

第八百七十四章 圈套

    按照唐宁原先的计划,在他去黔地寻找苏媚的时候,苏如钟意以及唐夭夭她们前往楚国,等到他从黔地回来,她们也已经和李天澜汇合了。
  
      这样一来,等到他接了苏媚,回到京师,再带上赵蔓,略施小计,就可以从陈国脱身,从此天地之大,尽可去之。
  
      然而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。
  
      他倒是找到了苏媚,可小如她们也被拦了回来,京师的局势更是彻底翻转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情说不上来是好事还是坏事,说它是坏事吧,他们这些人原本的计划是等到三五年后,赵圆长大,陈皇再传位给他。如今陈皇病重,随时都可能驾崩,而陈皇驾崩之日,就是方家动手之时。
  
      陈皇死的越早,端王凉的越快。
  
      说它是好事,但他们的计划被端王彻底打乱,朝堂上一片乌烟瘴气,也同样不是唐宁想要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不管以后会做出什么决定,他还是需要先和陈皇见过面再说。
  
      此外,还有一个问题,唐宁不得不开始考虑。
  
      他和小如可以离开,但岳父大人却是京兆尹,难道要他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仕途,和他们浪迹天涯?
  
      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,这件事情,唐宁还没怎么想好和岳父岳母大人说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钟明礼看出了他的心事,问道:“在担心端王?”
  
  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端王如今已被陛下认可,他若是上位,岳父的京兆尹就不好做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用顾及我。”钟明礼挥了挥手,说道:“这些年来,我做官也做的烦了,陛下若是决意传位给端王,我便辞官告老,好好陪陪玉贤,为官这些年,亏待她太多太多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想了想,问道:“如果继位的是润王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润王?”钟明礼想了想,还是摇头道:“就算不是端王,我也有了辞官之意,我想和你岳母到处看看,待在京师,实在是没什么意思……”
  
      既然岳父大人早有打算,唐宁也不再说什么了,钟明礼看着他离开,也起身向府衙走去。
  
      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很大差距的,他也曾有过封侯拜相的梦想,这个梦想他没有实现,反倒在他的女婿身上实现了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他,已近不惑之年,对于这些东西,反倒看的淡了,也有些厌烦这官场的复杂,与其在朝堂上和人勾心斗角一辈子,倒不如趁早辞官,弥补这些年因为公事对妻子的亏欠。
  
      虽有辞官之意,但眼下他还是京兆尹,京师百姓的父母官,对于衙门里的事情,他从未松懈过。
  
      他刚刚来到府衙,便有一名少尹将一沓卷宗拿过来,说道:“大人,这是上个月京兆府境内,各县衙呈递上来的案情卷宗,请您过目用印。”
  
      京兆府内涉及到的一些重案,地方县衙是没有资格下最后定论的,一般是由县衙做出裁定,府衙审核无误,盖上京兆尹的印章之后,才算结案。
  
      钟明礼仔细的看着每一件卷宗,确认没有什么问题,才会在上面盖上大印。
  
      “这件案子……”他拿起一份卷宗,说道:“卷宗怎么这么少?”
  
      他手上拿着的,是一桩人命案件的卷宗,像这样的案件,审查会极为严格,地方官府的调查也会很细致,最终的卷宗,不太可能只有这么一点。
  
      那少尹道:“此案的来龙去脉,因果原由都十分明显,没有什么疑点,因此地方官府很快就结案了,也没有积攒下多少卷宗。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仔细看了看之后,发现此案的确简单,案情一目了然,也就没有再多问,拿起印鉴盖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京兆少尹将盖过印鉴的抱起来,说道:“下官拿去刑部备案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点了点头,心中想着到底何时辞官的事情,并没有注意到,那少尹转过头时,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回京之后,并没有急着去尚书省处理政务,如今的他,心思已经不在尚书省,不在朝廷,甚至不在陈国。
  
      他考虑的是,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,他们一家是去黔地还是草原,或者也可以再多加一个楚国的选择。
  
      仔细想了想,他首先便将楚国的选项排除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国也算是一个退路,但却依然是别人的地盘,李天澜只是公主,不是可汗,更不是圣女,楚国的事情,她一个人是做不了主的。
  
      唐宁已经不想再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了,和楚国相比,黔地或是草原显然更适合一些,而相比于草原,黔地尽在苏媚的掌控之中,要更加的安全。
  
      但是不去草原赴约,唐宁担心完颜嫣会率领十万骑兵冲过来,好在三年之约还有两年,倒也不用急于一时。
  
      唐宁今天带钟意和苏如去岳母那里吃饭,意外的发现岳父大人也在。
  
      他是京兆尹,平日里公务繁忙,日理万机,别说午饭,很多时候就连晚饭都是在县衙里对付的,这个时间,怎么可能在家中。
  
      不仅唐宁好奇,就连陈玉贤也奇怪,看了他一眼,疑惑道: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,衙门里没事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面色有些暗淡,说道:“出了些事情,这几日,我暂时不用去衙门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陈玉贤神色一紧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  
      钟明礼摇头道:“有件案子,出了些问题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钟明礼说完之后,唐宁便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
      岳父大人是京兆尹,京师各县衙,可以自行处理小的纠纷,但大案要案,则必须经过京兆府衙,需要京兆尹审核用印。
  
      这次的问题出在京兆府下辖某县的一件案子上,这桩人证物证齐全,已经被地方县衙盖棺定论的案子,被京兆府衙审核过的人命案子,忽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被认定为凶手的犯人,变成了受害者,而死者的身份,则是一方恶霸,在欺辱受害者的时候,突发癔症,猝死当场。
  
      死者的家祖在当地颇有势力,一番运作之后,地方县衙颠倒黑白,将原本的受害者认定为人犯,并且制造了人证和物证,很快便将之办成了铁案。
  
      京兆府衙见此案没有什么疑点,也便盖上了印鉴,移交刑部处理。
  
      若是寻常的案件,到这里也就结束了。
  
      但那受害者的家人不服官府的作为,竟然一纸诉状,将包括当地县令和京兆尹在内的数名官员告上了大理寺。
  
      此案涉及到京兆尹,大理寺将案件上报尚书省,尚书省很快做出决策,即刻将京兆尹钟明礼停职调查,至于那几位地方官员,也在第一时间被控制住了。
  
      这件案子看似合理,却处处充满了疑点。
  
      大理寺和京兆府衙不一样,大理寺只办陛下交代的案子,不接受民间的诉讼,那人是如何找上大理寺的暂且不谈,尚书省对于此案的处理,也不正常。
  
      京兆府尹,乃是正四品官职,就算有所失职,主要责任也并不在他,尚书省怎么会做出停职调查的决定……
  
  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一个圈套,针对岳父大人的圈套,或者是针对他的圈套。
  
      端王府,端王面露讥讽之色,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,这个忙你是帮还是不帮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