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幕后黑手

第八百八十四章 幕后黑手

    从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之后,唐宁重新看向四长老,问道:“你确定没有闻错,要不要再闻闻?”
  
      八长老走过来,说道:“辛衣外号毒婆子,她说是安神香,就一定是安神香。”
  
      难得的八长老居然愿意替四长老说话,看来四长老的毒术造诣的确很深。
  
      唐宁知道陈皇被失眠困扰多年,但他并不确定,陈皇用大量的安神香助眠,到底是他自己不知道此物过量是毒非药,还是被人故意下毒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前者,那么他大概是陈国有史以来,死的最为悲剧的皇帝了。
  
      别的皇帝不是老死就是病死,只有他是被自己作死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目前而言,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中毒的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毒能不能解。
  
      唐宁看向四长老,有些迫切的问道:“安神香的毒能不能解?”
  
      “那要看中毒多深了。”四长老道:“安神香本来就是药非毒,但是药三分毒,任何一种药物,过量服用也可致命,若是中毒尚浅,无须救治,也可自愈,若是中毒太久,毒入骨髓,即便是服用了解药,也难以复原到中毒之前的状况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中毒半年,这半年里,日夜用安神香呢?”
  
      四长老看了唐宁一眼,说道:“那他应该早就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道:“还没死,但是也快了。”
  
      四长老道:“半年时间,安神香便是每日用能够起效的最小剂量,也能置人于死地,他到现在还没死,要么是曾经中断过,要么是安神香中混入了其他驳杂的东西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皇依赖这种熏香入睡已久,不太可能中断,那么便是他用的安神香不纯,想不到买到假货,居然也有这种好处,要不然的话,怕是陈皇根本撑不到唐宁回来的这一天。
  
      唐宁重新看向四长老,问道:“我就问一句,能救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能。”四长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只要没死,就有救。”
  
      安神香本来就是四长老配置出来的,自然没有人比她更了解,唐宁从四长老口中得知,只需停止使用安神香,陈皇的身体便不至于继续恶化,接下来只要好好调养,身体就能慢慢恢复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中毒的时间太久,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坏,想要恢复到中毒之前那种活蹦乱跳的状况,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但陈皇是什么人,一国之君,他身边的太医,一个个都是养生高手,各种手段齐上,帮他续命十年八年还是问题不大的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前提是陈皇肯放下朝事,若是像他之前那样拼命的打理朝政,以他如今的身体状况,没几个月就真的要驾崩了。
  
      调配解药的事情要尽快,也要尽快通知陈皇,停用安神香。
  
      唐宁正打算再次进宫,晴儿从外面跑进来,将一封信递给唐宁,说道:“姑爷,有你的一封信,门房说是一个小姑娘送过来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小姑娘?”唐宁接过信,并没有直接打开,检查了一遍,发现此物并没有什么问题,才拆开信封。
  
      信封上的字很清秀,唐宁很熟悉。
  
      康王造反前夜,他便收到了这样一封信,信的主人告诉他,康王要在祭典上造反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那人告诉他,陈皇中毒了,下毒的人是唐家和唐惠妃。
  
      唐宁并不怀疑这封信的真实性,其实就在刚才,他已经想过,陈皇一死,既得利益最大的,显然是端王和唐惠妃。
  
      润王还年幼,陈皇不放心将皇位交给他,除非等到润王长大。
  
      但若是陈皇等不到润王长大这一天,端王自然会重新走进陈皇的视线。
  
      如果有人给陈皇下毒,想让他早早驾崩,此人非唐惠妃莫属。
  
      他不知道是谁写的这两封信,也不知道康王和端王做下这么重大机密的事情,他是怎么得知的,更不知道他为什么每次都找上自己,但他知道,这封信的主人,并不单纯的是想提醒他。
  
      他送这两封信的时机都太微妙了,康王造反前夜,端王毒杀陈皇即将成功之时……
  
      唐宁收到这两封信的时候,既不能提前阻止康王造反,也不能改变端王毒杀陈皇的事实……
  
      他唯一的能做的,就是及时止损,在最后关头救下陈皇。
  
      此人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,他不想让陈皇死,也不想让端王和康王有路可退,明日就将造反,康王怎么可能在前一晚反悔,端王毒杀陈皇的计划只剩半个月就能成功,他也早就没有了退路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也可能是唐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别人可能就是凑巧知道这两件大事,又不愿意以身犯险,将自己卷进这个漩涡,只能求助于唐宁……
  
      在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之前,种种可能都有之,不知为何,唐宁的脑海中,忽然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。
  
      康王造反被囚,端王毒杀陈皇,一旦事发,也不会有好下场,那么除他们二人之外的皇子,自然是最大的受益者。
  
      但若是怀王连康王和端王这种隐秘的事情都知道,也未免有些太过恐怖,夺嫡的两位皇子,像是他手中的棋子,任他摆布,甚至这棋盘之上,连唐宁和陈皇,都被他算计进去了……,此事细思恐极。
  
      虽然唐宁有此猜测,但自己也觉得此事不靠谱,心中只是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还是帮陈皇解毒,再晚几天,怕是他真的就要失去这位岳父了。
  
      今日天色已晚,进宫怕是来不及了,况且四长老调配解药也需要时间,最早也要明天下午才能进宫。
  
      从陈皇今日的身体状况来看,他应该不至于连今晚都熬不过去。
  
      月色皎洁,唐宁的书房中,唐宁仔细端详着三封同样笔迹的信件,陷入了沉思。
  
      怀王府内,同样在书房中,怀王看着暗处的人影,说道:“你不是去了黔地吗?”
  
      “黔地发生了一些变故。”那人嘶哑着声音开口:“我们要在京师停留一些时日。”
  
      怀王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安神香的毒,能解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不能。”暗中的身影道:“若是此时停用,他大概还能活半年。”
  
      怀王面色没有发生变化,身体却坐的更直了一些,缩在袖中的拳头紧握,眼中也浮现出一丝痛楚之色。
  
      他的这些变化,并没有逃过暗处之人的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希望他早死吗?”那人看着怀王,问道:“怎么,不忍心了?”
  
      怀王闭上眼睛,再睁开时,眼神已经恢复了漠然,说道:“二十多年前,他就该死了,他死了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注定要失望了。”那人语气一转,说道:“安神香是四长老辛衣所创,她现在就在唐宁身边,有她在,那人至少还有十年可活。”
  
      怀王脸上的表情依然未变,袖中紧握的拳头却悄然松开。
  
      “也好。”他淡然的开口,说道:“就这么让他死了,未免有些便宜他了,很多时候,活着比死更加痛苦……”
  
      暗中那人听出了他话语的森寒之意,也不免有些心中发凉。
  
      许久,她才压下心中的惊惧,开口道:“我帮了你这么多年,事成之后,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