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九十六章 试探

第八百九十六章 试探

怀王小坐片刻之后,便起身告辞。
  
  临走之前,他回头看着唐宁,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唐宁问道:“什么怎么样?”
  
  怀王问道:“报仇的感觉。”
  
  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怎么样。”
  
  怀王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不怎么样……”
  
  说罢,他便径直转身离去。
  
  唐宁看着他的背影,目光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。
  
  深藏不漏,一直是他对于怀王的评价,无论是他的身手还是心机,同龄人中,唐宁都没有见过能胜过他的。
  
  当然,要除过自己。
  
  怀王不傻,相反,他是唐宁见过的,最聪明的人之一,他怎么可能看着康王或者端王登上皇位,将自己推向绝境。
  
  从始至终,虽然他从来没有和康王以及端王争过什么,但他也遇事不惊,发生再大的事情,唐宁也未曾见他慌乱过。
  
  要么是他不怕死,要么是他知道自己不会死。
  
  康王,端王,怀王三人中,明面上是康王和端王在夺嫡,其实隐藏在暗中的怀王,才最可怕。
  
  如今康王和端王被淘汰出局,最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三位皇子,只剩下他一个。
  
  如果不是润王横插一脚,他已经是太子的不二人选了。
  
  怀王没有他看起来那么简单,是毋庸置疑的,但是赵圆也不是省油的灯,即便是没有了康王和端王,怀王也不可能争过他。
  
  要不是赵圆太小,要不是王相等人不想在历史上留下逼宫的骂名,现在润王已经坐上了那个端王垂涎已久的位置。
  
  怀王离开不久,小桃就又带着两人走了进来。
  
  唐宁站起身,看着唐靖夫妇从外面走进来。
  
  作为唐家唯一一位在这次的灾难中幸免的族人,唐宁知道,唐淮唐琦被处斩之后,是唐靖帮他们收尸的。
  
  唐靖看着他,面上闪过一丝哀伤,拱手道:“多谢唐相不杀之恩。”
  
  兄长和妹妹的死,让他看上去比以前憔悴了许多,他看向唐宁的眼神很复杂,有悲伤,有遗憾,有欣慰,唯独没有仇恨。
  
  唐靖与当年之事没有关系,甚至还在暗中给了爹娘很多帮助,他们是唐水的养父养母,这些年来一直在照料母亲,这些都是唐宁从怀王手里救下他们的原因。
  
  唐淮唐琦该死,但唐靖与他们不同。
  
  唐宁没有否认,对晴儿招了招手,说道:“晴儿,上茶。”
  
  “不了。”唐靖摆了摆手,说道:“马车在外面等着,我们马上就走。”
  
  对于他们夫妇来说,京师的确是个伤心的地方,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去江南?”
  
  她记得唐水的养母便出自江南苏氏。
  
  唐靖点了点头,说道:“想着走之前再见你一面,也有件事情,想拜托你。”
  
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  
  “水儿虽然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,但我们一直将她视若己出。”唐靖看着他,说道:“希望你日后能照顾好她。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唐宁会照顾好唐水,但绝对不是唐靖说的这一层意思,唐宁想要辩驳,张了张嘴,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,只是点了点头。
  
  “我们唯一放心的不下的就是水儿,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。”唐靖长舒了口气,说道:“我们走了。”
  
  唐宁跟在他们的身后走到门外,看到一辆马车已经在树荫下等待。
  
  唐靖扶着那妇人上了马车,正要上去,身后传来一道声音。
  
  “舅舅。”
  
  唐靖身体一颤,回头看着唐宁。
  
  唐宁看着他,笑道:“保重。”
  
  唐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你也是。”
  
  马车渐行渐远,最终消失在林荫道上,唐宁的目光却还是没有收回来。
  
  大仇得报,这个世界,与他有着生死大仇的人,都死了,然而他的心中,却没有一点儿大仇得报的快感。
  
  唐宁不否认,他是一个记仇的人,但他也承认,报仇的感觉,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很痛快。
  
  苏如从里面走出来,站在他身旁,抬头看了看他,牵着唐宁的手,与他十指紧握。
  
  “小宁哥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这不怪你。”
  
  苏如抬头看着他,说道:“他们做错了事,就要受到惩罚,娘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  
  唐宁知道他的心思瞒不过苏如,轻轻的抱了抱她,说道:“知道了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怀王府,府内的小湖边。
  
  一道人影坐在湖边,已经呆坐了三个时辰,手中的鱼竿轻轻的抖动着,两个时辰前,便有大鱼上钩,挣扎了两个时辰,水中的鱼儿也早已精疲力尽,浮在水面翻了白。
  
  湖边的人影却全然不知,只是坐在湖边发呆。
  
  怀王妃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之色,正要迈步走上前,却被一道身影拦住。
  
  那女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让殿下一个人静一静吧,他小时候便是这样,心里有事,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不喜欢有人打扰。”
  
  怀王妃脸上的心疼更浓,许久,才抬头看着她,说道:“姐姐,你能不能和我讲一讲他小时候的事情?”
  
  “当然可以。”那女子点了点头,指着湖边的凉亭,说道:“我们去那边吧。”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怀王终于将鱼竿收了回来,将那铜制的鱼钩从大鱼的嘴上解下来,将那条鱼放在水里。
  
  入水之后,那静静不动了一个时辰的鱼儿,忽然猛地摇了摇尾巴,转瞬便游到了深水之中。
  
  怀王嘴角勾起一丝笑容,一名下人走上来,小声道:“殿下,陛下召见。”
  
  养神殿。
  
  殿内门窗大开,早已没有了这些日子来烟雾缭绕的样子。
  
  陈皇靠在床上,面色依旧苍白,气色却比前几日好了许多。
  
  怀王将一封奏表呈上去,说道:“惠妃娘娘自缢,宫女紫珠自尽,唐家兄弟已经斩首,关于此案的详细细节,都在这奏表里,请父皇审阅……”
  
  “这件事情,你依律处理就好。”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朕不看了。”
  
  怀王将奏表收起来,说道:“父皇好好休养身体,朝堂还需要父皇稳固。”
  
  陈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目光望向怀王,问道:“朕年轻之时,一心扑在朝政上,疏于对后宫的管理,使得你们母子在后宫吃了不少苦,你恨朕吗?”
  
  怀王躬身道:“儿臣不敢。”
  
  陈皇道:“朕知道,朕对不起你们母子,你恨朕也在常理之中。”
  
  怀王跪在殿中,抬头道:“父皇明鉴,儿臣从未恨过父皇!”
  
  “好,好……”陈皇看着他,微微点头,片刻后,目光注视着怀王,开口道:“康王和端王造反,伤透了朕的心,如今朕的身边,也只有你能挑起重担,朕想立你为太子,理政监国,总领朝事,你觉得如何?”
  
  他说完之后,目光便死死的盯着怀王的脸。
  
  怀王跪在地上,面色没有一丝意动的表情,摇头道:“儿臣何德何能,万万担不起这个重担!”
  
  陈皇道:“论能力,十个康王和端王也比不上你,若是你为皇帝,和唐宁君臣合璧,定能为我陈国再开拓出一片天地来,那时候,朕就是死,也能瞑目了……”
  
 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,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天,目光却依旧放在怀王脸上。
  
  怀王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有父皇和唐相在,陈国迟早会有那么一天的……”
  
  陈皇目光望着他,问道:“你难道不想当皇帝?”
  
  怀王抬起头,目光坚定的说道:“儿臣不想。”
  
  陈皇看着他的眼睛,想从他的眼里看到哪怕是一点儿对于权力的渴望,但令他失望的是,他连一点儿都没有看到。
  
  他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你呀,你的性子简直和你福王皇叔一模一样……”
  
 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,眼中的那一丝异色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
  怀王站起身,说道:“父皇好好休养,儿臣告退。”
  
  闭目养神的陈皇并未看到,怀王转身之时,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丝锐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