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九百零五章 提防

第九百零五章 提防


  御花园内,陈皇被魏间搀扶着,在园内缓缓踱着步子,听完唐宁的话之后,转头问道:“你要离京?”
  四长老虽然为陈皇配置出来了解药,但他的身体也已经大不如前,整个人看起来,比半年前苍老了许多。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臣这些年四处奔走,想趁着内外安稳这段时间,陪夫人和家人出京游玩。”
  陈皇问道:“去哪里游玩?”
  唐宁道:“先去山南西道,臣这次去黔地,发现那里山清水秀,风景宜人,是个不错的赏玩之地。”
  “也好。”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几年,是辛苦你了,朝中的事情,有王相和诸位大臣,朕也放心。”
  唐宁拱手道:“谢陛下。”
  陈皇想到一事,又问道:“尚书左丞李奇被削官流放,左丞之位空缺,王相年迈,尚书省的事务,力有不能及,你可有推荐的左丞人选?”
  李奇本来是被唐宁遣往草原的,后来端王事败,他作为端王一党的核心人物,被从出使的路上召回,现已削官流放。
  尚书左丞空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臣想不到何人能填补左丞之缺。”
  朝中这么多官员,不是没有人能胜任尚书左丞的位置,而是朝中的高级官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填上尚书左丞的坑,势必会有另一个坑空出来,这几年朝堂经过一波接一波的洗牌,四品以上官员有许多都是新晋上位,根基未稳,自然不适合再动。
  陈皇似乎早有准备,闻言道:“尚书左丞的位置,朕心中倒是有一个合适的人选,京兆尹钟明礼,在位这几年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做出了不少成绩,应该能担得起左丞之责。”
  京兆尹和尚书左丞都是正四品官职,但前者充其量只是一个地方官,无非是管辖的地方是京师,后者则是尚书省的实权人物,监管六部二十四司,处理全国范围内的大小事务,行使的是副总理的职责。
  这也是端王控制了一个李奇,就能牢牢把持朝政的原因所在。
  一个京兆尹,就够岳父大人折腾了,让他入主尚书省,每日事务肯定会更加繁忙,出错的影响也更大。
  唐宁拱手道:“臣以为,京兆尹资历尚浅,不足以担任尚书左丞,请陛下三思。”
  陈皇挥手道:“只要有能力,资历不是问题,你年纪轻轻,不也在三年时间里就坐上了宰相之位?”
  唐宁没有再反驳,拱手道:“全凭陛下做主。”
  他知道,陈皇是要将岳父大人牢牢的捆绑在京师,他虽然大方的给自己放了长假,但其实还是在防着他跑路。
  陈皇看着他,说道:“你放心的去游玩吧,蔓儿朕会照顾好的,你也不用牵挂。”
  如果说提拔岳父大人为尚书左丞,是他控制唐宁的间接手段,他的后一句话,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。
  他的目的是告诉唐宁,他喜欢的赵蔓还在京师,他若是一去不返,便永远也见不到她了。
  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没什么事情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  唐宁拱手道:“臣告退。”
  “魏间。”唐宁离开大殿之后,陈皇忽然开口。
  “老奴在。”魏间急忙走上前。
  陈皇问道:“你说他是不是想走?”
  魏间想了想,说道:“唐大人这些年为朝廷做了很多事情,又是出使楚国,又是出使草原,还去了江南和黔地平乱,是应该走出去,好好休息休息,放松放松了……”
  陈皇眼神微凛,说道:“朕的意思是,他这一走,就不打算回来了。”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魏间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可是丞相,又是大将军,他怎么舍得抛下这些,一去不回?”
  “或许别人不舍得,但他舍得。”陈皇道:“他和睿儿一样,朕从他们的眼神中,没有看到丝毫对于权势的欲望,朕了解他们,丞相,大将军,甚至是皇位,在他们眼里,皆如敝履。”
  他有些自嘲的笑笑,说道:“我陈国最杰出的皇子,不想做皇帝,最有能力胆识的大臣,只恋儿女情长,朕这辈子,到底是造了什么孽……”
  魏间笑道:“依老奴所见,陛下多虑了,正是因为唐大人只恋儿女情长,只要公主在京师,他就一定会回来的……”
  “朕当然知道,不过,朕还是得提防着他。”陈皇看向魏间,想了想,吩咐道:“在唐宁离京之前,不许蔓儿出宫了,面得他又在朕面前耍什么手段……”
  魏间无奈的点了点头,躬身道:“老奴遵旨。”
  ……
  唐宁这次离京,是想要带赵蔓走的,但陈皇显然提防着他,想要悄无声息的带走她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  他从宫中出来,并没有回别院,而是回了京内的府邸,公主府的隔壁。
  他在府中等了小半个时辰,也没有等来赵蔓,唐宁脸上浮现出一丝异色,他和赵蔓早就约好了今日午时在公主府想见,她向来都是早到,从来没有迟到过这么久。
  唐宁足足等了一个时辰,终于断定一定是宫里出了什么事情。
  他走出唐府,向安阳郡主府走去。
  他可以进宫,却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去见赵蔓。
  很久以前,安阳郡主就成为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传声筒。
  郡主府,安阳郡主双手环胸看着他,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,是不是良心发现,想要再让给我一成利润?”
  唐宁道:“这个也不是不能商量,不过现在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拜托郡主……”
  安阳郡主虽然有时候很莫名其妙,但她做事却十分靠谱,听唐宁说明来意之后,当即便进宫帮他打探情况。
  这让唐宁有些不好意思,决定等她回来,就再让给她一成的店铺利润。
  唐宁一个人在房间里等待,门口有一名侍女探头探脑的,唐宁目光望过去的时候,她又表情慌乱的跑开。
  那侍女是安阳郡主的贴身丫鬟颦儿,唐宁也不是第一次见,并未在意,他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,门外再次传来脚步声。
  “安阳……”福王从门外走进来,看到唐宁时,愣了一下,脚步陡然加快,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,安阳呢?”
  “见过王爷。”唐宁对他拱了拱手,才道:“郡主有事进宫了,我在这里等她。”
  福王看他的眼神中,狐疑之色未减,女儿虽然朋友极多,其中不乏年轻俊杰,但她从来没有邀请任何男子进过她的闺房,更何况是三番两次的进入。
  他看了看唐宁,问道:“唐相找安阳有什么事?”
  他和赵蔓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诉福王,唐宁笑道:“一些生意上的事情。”
  “什么生意上的事情?”福王在他对面坐下,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。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www..com手机请访问: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