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九百二十章 西域局势

第九百二十章 西域局势


  西域很大,论面积,并不逊于陈楚任何一个国家。
  
  在这片荒漠之上,有着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国家,又有数百股马贼聚集,处处都是危险,再加上各国的语言不通,信息的传递,自然也不会像陈楚那么迅捷。
  
  唐宁短时间无法验证这侍卫的话到底是真是假,但细想之下,他似乎也没有理由骗他。
  
  而若是小宛真的和大月乌孙开战,边境陷入战火,唐宁不觉得他们十几个人能安然抵达小宛城。
  
  老乞丐和老郑虽然厉害,但他们是人不是神,能以一当十,当数十,甚至当百,却不能以一当千当万,唐宁见过真正的战场,在数十万大军的战场上,个人武力的影响几近于无。
  
  当然,如果老乞丐和老郑能在万军之中潜入敌帐,取敌将首级的话,个人武力还是有些作用的。
  
  此刻,唐宁坐在乌贪訾国的所谓“皇宫”之中,面前放着一方玉印,那位前国主已经被侍卫们关进了大牢。
  
  乌贪訾国的前前国主,大概在半年前,被那位前国主发动政变成功,夺权篡位,半年之后,唐宁也推翻了他的统治。
  
  他看着面前的乌贪訾国国主印鉴,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,又看向巴哈尔,问道:“你们西域人选国主都是这么草率吗,这会不会有诈?”
  
  巴哈尔急忙解释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我们西域的这些小国都是这样的,国主印鉴,就是证明国主身份的唯一证据,不管谁得到了这块印鉴,都能成为国家的主人。”
  
  他继续为唐宁解释:“像单桓和乌贪訾这样的小国,发动政变极其容易,造反也很频繁,这会使得国内动荡不安,百姓深受其害,为了稳定国本,便有了国主印鉴,那些逆贼就算是造反,得不到印鉴,也不是名正言顺的国主,其余诸国也并不认同他们,这样一来,反倒是很少有人造反谋逆了……”
  
  听巴哈尔解释之后,唐宁终于明白这国主印鉴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  
  此物其实就是一个象征,是西域这些国家互相认同的象征,持印鉴之人才是国主,百姓效忠的,也是被诸国所承认的国主,这样就算是有人想要篡位,得不到国主印鉴,不被诸国承认,也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  
  而即便是大漠上那些千人以上的马贼势力,人数比很多西域小国还要多,却也算不上是国家。
  
  国主印鉴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  
  巴哈尔看了看他,试探的说道:“公子不妨收下乌贪訾国的国主印鉴,以乌贪訾国国主的身份,您在西域行事,会方便许多。”
  
  巴哈尔的话让唐宁颇为意动,当然,他并不是想过一把皇帝瘾,三百人的皇帝没什么好当的,他在乎的,是多了这个特殊的身份,有利于他在西域行走。
  
  以后如果真的面对小宛,他乌贪訾国国主的身份,是和小宛国主相当的,他们的谈判,也是国与国之间的谈判,这无形中便会为他增加重量级的筹码。
  
  他思忖一番,看向巴哈尔,说道:“去将萨迪克叫进来。”
  
  萨迪克就是那个护卫首领,在唐宁拿到乌贪訾国国主印鉴之后,很干脆的宣布对他效忠的汉子。
  
  很快的,一道人影便从外面走进来,他一只手放在胸口,躬身对唐宁行了一礼,恭敬道:“萨迪克见过国主。”
  
  萨迪克的汉话说的还不错,倒是不用巴哈尔翻译,事实上,因为和陈国联系紧密的原因,西域诸国中,有不少人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话。
  
  唐宁这次倒是没有拒绝,因为他的确需要乌贪訾国国主这个身份,当然他也不会长久的做西域小国的国主,最多等到西域这边的事情结束了,再传位给其他人就是了。
  
  他看着萨迪克,问道:“乌贪訾国另立国主,需要西域其他国家同意吗?”
  
  “不需要。”萨迪克摇了摇头,说道:“诸国并不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,立国主一事,也只是乌贪訾国的事情,其余诸国,其实也经常发生叛乱,国主频繁更换……”
  
  唐宁也只是随口一问,他真正要问的,是另一件事情。
  
  他目光看着萨迪克,问道:“你刚才说,大月和乌孙集结十万兵马,联手对付小宛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萨迪克道:“这二十年来,小宛的扩张实在是太快,二十年前,小宛还是一个只有千余人的小国,可现在,他们已经佣兵十数万,反倒是乌孙和大月,在这二十年里,比以前弱了不少,他们觉得,小宛有统一西域的野心,必须遏制小宛的脚步,要不然,最后被吞并的,就会是他们……”
  
  唐宁在来西域之前,就已经做足了小宛的功课。
  
  这个二十年前,人口刚刚过千,如果不是因为国内盛产美女,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西域还有这样一个国家。
  
  但是如今,小宛已经成了陈国最大的敌人,拥有十几万的兵力,成为了西域真正的巨无霸国家。
  
  想来陈皇会很乐意听到小宛被大月和乌孙围攻的消息,他最喜欢看鹬蚌相争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,大月和乌孙虽然强大,但是对陈国,却从来没有不臣之心,如果西域落到小宛手里,在他咽气之前,恐怕都不能治好西域的这一块心病。
  
  萨迪克看着唐宁,问道:“国主一定要去小宛吗?”
  
  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非去不可。”
  
  萨迪克叹了口气,说道:“国主有所不知,西域越往西就越危险,在沙漠外围,只是有一些小国和小批马贼,再往大漠深处,就会出现人口数千上万甚至是数万的大国,马贼也开始出现大型的团伙,哪怕是倾尽乌贪訾国的全力,也无法护送国主前去……”
  
  因为和陈国接壤的原因,西域的边缘小国,相对安全一些,也没有大批马贼敢在这里放肆,西域深处的小国,历史上虽然也有,但却被时代淘汰在大漠之中,像乌贪訾这样人口只有几百的小国,在大漠深处,是没有立足之地的。
  
  然而,无论前路是怎么样的艰难,唐宁都不会改变主意。
  
  他心中想着这件事情,唐夭夭从门外走进来。
  
  萨迪克见到她,恭敬的躬身道:“萨迪克见过国母。”
  
  唐夭夭脸色一红,问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
  萨迪克道:“国主的妻子,自然就是国母和妃子们了。”
  
  唐夭夭脸色虽红,心中却在暗喜,国母是一国之母,是正宫娘娘,可她前面还有小如和小意,如果唐宁是皇帝,她最多只能算作妃子……
  
  然后她就想到,如果唐宁真的是皇帝,那也是三宫六院了,有些羞恼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国主大人,不知道你打算纳几个妃子啊?”
  
  唐宁听出了她语气中的醋意,知道唐夭夭还在怪他到处沾花惹草,导致她多了几个妹妹,摇头笑道:“入乡随俗呗……”
  
  乌贪訾国一共才三百多人,国主的后宫应该也不会有几个人。
  
  唐夭夭看了萨迪克一眼,问道:“你们前国主有几个妃子?”
  
  萨迪克掰着手指数了数,说道:“前国主有一位国母,二十九名妃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