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九百三十四章 惊闻

第九百三十四章 惊闻

    小宛皇宫,一处宫殿之内,唐妤拉着唐夭夭和小小的手,殷切的说着什么,脸上满是笑容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,唐夭夭脸色绯红的摇了摇头,唐妤脸上的表情虽然有些遗憾,却还是温言轻语的劝慰着她。
  
      另一处,唐水则是用惊异的眼光看着唐宁,问道:“你真的成了那些国家的国主?”
  
      唐宁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,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她们,哪怕她们能让人捎个信回去,他也不用千里迢迢的跑来西域受这种罪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无理,毕竟从时间上推算,就算他们传信回去,唐宁也早已不在京师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件事不提了。”唐宁摆了摆手,想到她这次来西域的目的,问道:“找到你的爹娘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唐水点了点头,随后又摇了摇头,眼睑微垂,说道:“他们二十多年前就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见她神情有些失落,唐宁面色一变,急忙转移话题道:“对了,唐靖夫妇去了江南,他们临走之前,让我告诉你这个消息。”
  
      唐靖夫妇虽然是她的养父母,但对她却比亲生女儿还亲,唐水闻言,压下心中的伤心与失落,立刻望着他,问道:“爹他不是中书舍人吗,怎么会去江南的,是朝廷调任他去的吗?”
  
      两人离京去西域的这段日子,京师发生了很多事情,唐家也遭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唐宁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。
  
      他想了很久,才看着她,解释道:“你们不在这些日子,唐家发生了一些事情,他被削官罢职,现在已经是一介百姓。”
  
      “爹被罢职了?”唐水脸上露出震惊之色,问道:“爹向来遵守律法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其他人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其他人……”唐宁目光看着她,最终叹了口气,说道:“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死,死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仅是唐水,就连唐妤的身体也是猛地一颤,快步走过来,问道:“宁儿,你刚才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未免她们误会自己,唐宁深吸口气,开口解释道:“你们不在京师的这段日子,京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唐家和唐慧妃勾结,买通了陛下身边的宫女,给陛下下毒,意图弑君谋逆,事发之后,唐淮兄弟被抄斩,唐慧妃自缢于宫中,因唐靖并未参与此事,才得意保住性命,但也被罢了官职,从此永不录用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水和唐妤面色苍白,她们知道唐宁不会骗她们,然而她们从小在唐家长大,唐家对于她们,有着无比重大的意义,听到唐家如此的下场,心中还是难免的一紧,不由的落下泪来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唐妤,虽然唐家做了许多让她伤心失望的事情,但那毕竟是她的家,生她养她的家。
  
      唐宁站在她们身旁,此刻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。
  
      听闻兄长和姐姐的死讯,唐妤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,颤声道:“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,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夭夭和小小走过来,轻声的安慰着她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唐宁反倒不好开口,只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,希望她们尽早振作起来。
  
      某一刻,徐先生从门外走进来,走到唐宁身前,说道:“劳烦唐大人和徐某走一趟,国主已经等候多时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宁看了看唐妤和唐水,摇头道:“唐某现在有些不方便,稍后自会去拜访国主的。”
  
      唐妤擦了擦眼泪,目光望向唐宁,说道:“娘没事,你快去吧,别让你爹等久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宁身体一震,怔怔的看着她,惊诧道:“我爹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对于他在这个世界那位从未谋面的父亲,唐宁只是知道很少的信息。
  
      他曾经是江南才子,进京赴考之时,和母亲相识相恋。
  
      那个时候,唐家需要通过母亲进行一场重要的政治联姻,两人为了反抗家族,走上了私奔的道路。
  
      后来的事情便人尽皆知了,母亲被唐家抓回来,父亲不知所踪,虽然母亲一直坚持他还尚在人世,但唐宁心中对此并不乐观。
  
  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父亲,居然是小宛国主?
  
      接下来,唐宁便从唐妤口中了解到了一切。
  
      二十多年前,他们之所以能在唐家和朝廷的通缉之下,一路向西逃到灵州,就是因为有一位朋友的帮助。
  
      而他们的那位朋友,就是当时在国子监进学的小宛皇子,也是唐水的父亲。
  
      小宛使团虽然帮他们一路蒙混,但最终也没有瞒过陈国朝廷的爪牙,唐家带人找到他们时,与使团发生了激烈的冲突。
  
      在那一场冲突中,母亲被带回了唐家,唐水的父母身故,临死之前,将国主印鉴交给了他最好的朋友,也就是唐宁的父亲。
  
      他在唐家的追杀之下,好不容易才逃回西域,凭借手中的国主印鉴,与几位小宛使臣,成功的当上了小宛国主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唐宁便都知道了。他心中的种种疑团,也都彻底解开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小宛为什么对陈国如此的敌对,也知道徐先生为什么卧底在康王身边,鼓动他造反。
  
      这是对陈皇的报复,报复他插手当年之事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唐宁的所有疑惑,仿佛都有了解答。
  
      唐妤看向他,说道:“快去吧,你爹也一直在念着你。”
  
      和徐先生向更深出的宫殿走去时,唐宁沉默了许久,才开口问道:“这就是你卧底在康王身边的理由?”
  
      徐先生没有否认,说道:“一直以来,国主都以为你遭遇了不测,他这些年带着我们南征北战,不断的发展壮大小宛,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将夫人接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看着唐宁,说道:“但是我们没有想到……,这件事情,少国主比我们更快的做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得知了这一切之后,唐宁就没有再开口了。
  
      即便是他,也不能很快的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陈国如今最大的敌人,西域小宛国的国主,居然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父亲,康王造反,小宛犯边,也都是他在背后授意……
  
      两人又走过一处拐角,徐先生指着前方的一处宫殿,说道:“就在前面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此时,在他所指的宫殿之内,一名青衣儒衫的中年男子站在窗前,负手而立。
  
      宫殿的几面墙壁之上,挂满了字画,若是唐宁看到这墙上的字画内容,想必会有些讶异,因为那字画上所书的诗词,皆是他几年前从另一个世界搬过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呢……”中年男子目光望着前方,轻声道:“这么多年了,那扇门,终于还是打开了……”